传世的黄花梨 似云形角牙展腿式条桌

  • A+

       古人出于对器物的保护,常常采用各种方法来延缓其使用寿命。古代家具上用托泥、底座、承足等方法,减少地面潮气对腿足的侵蚀,才使得少量家具遗存至今。有些造型上不便加设托泥等,就将腿足部以铜活包裹,如同给家具腿脚穿上鞋子,俗称“铜靴”。


       还有一种比较少见的方法,是在足端套上鼓墩形足套,或直接将足制成比腿足略粗的鼓墩,亦称宝瓶足。


       今春中贸圣佳《斫木》专场的一件黄花梨条桌,就属于这类做法,并且宝瓶足为活套。通过资料查阅,我们发现这类“穿鞋的桌子”存世数量极少,而且桌腿上部的造型均带有展腿。借此拍品,本文就该类家具做一初步分析(清式紫檀三弯外翻马蹄式,不在此例)。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称此类造型的桌子为“矮桌展腿式”。顾名思义,其由矮桌(炕桌)演变而来。这类桌子腿足有活动和固定两种形式,活动的桌腿可拆卸,称为“两用桌”,多见于方桌。可拆卸的条桌则甚为罕见,目前仅知香港刘柱柏教授,所藏黄花梨展腿霸王枨条桌,为四足活拆(《晏如居藏品选----明式黄花梨家具》页184)。


       朱家溍先生在《雍正年的家具制造考》中提出,炕上地下两用的折叠腿活腿桌,是清代家具制作的倾向。意即两用桌产生于清代(朱家溍《故宫退食录》页127),并列举了雍正四年造办处活计档中,“传做楠木折叠腿桌一张”等记载(同上页122)。


       张德祥先生则认为,可拆卸的展腿式桌,早在元代就已经出现;清初也曾流行过这种地炕高矮两用、可拆装的展腿式桌;但后世的许多此类桌子已演变成为一种腿子“一木连做”的款式(张德祥《张德祥谈家具收藏》北京出版社,页97)。



       传世的黄花梨展腿式条桌,由简至繁有5种形式。

       其一无枨式,如故宫藏冀朝鼎捐赠的条桌(下承饼足)、94年纽约苏富比拍品。



       其二为罗锅枨式,未见有直枨的。如88年、93年及15年纽约佳士得拍品各一例,89年纽约苏富比拍品一例,以及上海藏家司孝战先生经手的一件。



       其三为霸王枨式,如嘉德11年拍品、香港两依藏冯耀辉先生藏品、香港晏如居刘柱柏先生藏品。



       上述三种形式的展腿条桌,均未见有宝瓶足,基本为直圆足落地。当然,现在无法排除活足套遗失的可能性,但基本可以看出,上述形式与本次拍品的最大差异在于足部。

       而目前已知带有宝瓶足的展腿式黄花梨条桌,公私所藏仅有7例,均带有斜枨(角牙)。斜枨的形式基本分为两种:一为龙形,这一类多带有灵芝形霸王枨。如上博王世襄旧藏品、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品、03年纽约佳士得拍品、88年纽约苏富比拍品:



       攻玉山房藏有一件与上述4例极类似的条桌,目前所见未带有宝瓶足,不排除遗失的可能。

       另有一例国内拍品,尚需查证。


       另一类斜枨为两卷相抵类似云形角牙,除本场拍品外,尚有两例:嘉德2011年春拍侣明室旧藏品,以及香港陈胜记旧藏品:



       同类型而疑似丢失宝瓶足的,一例为故宫藏李敦白捐赠的条桌,卷牙反向相抵于中部,直圆足包铜靴(《故宫藏明清家具全集》卷8页628)。另一例见于96年《拍卖图鉴》:



       本次中贸圣佳的拍品,是7例带有宝瓶足的其中之一,与其几乎完全相同的侣明室旧藏品,于嘉德2011春拍上,以805万元成交。这样的价格,与其稀有程度不无关系。

 

       笔者曾经有缘数次上手这件条桌,每每被其灿然纯熟的枣红色包浆和简约明快的造型所吸引。

       品相完美的黄花梨条桌,另有一处细节与众不同。其八只角牙中,正背面的角牙内外均为指甲圆曲面。而两侧角牙的内侧,则为平面。应是设计之初,特意为之。


       上述5例均不带霸王枨,相较于前述龙形角牙的条桌,整体装饰风格简约,应是不同地域制作的产品。


       今年嘉德春拍,也有一件类似的条桌:


        纵观各式展腿条桌,制式有别却相对固定  形式上可能存在一定的传承关系,尚需进一步研究其产地及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