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出头扶手椅 黄花梨官帽椅搭脑平切

  • A+

       中国古代艺术品回流是个大趋势。


       香港嘉德今秋,有三场拍卖涉及古代家具,其中一场《美材成器--新加坡鲁班庄藏明清古典家具精品》,上拍32件明清紫黄家具。为筹备此次专场,嘉德特意挑选了部分拍品,于去年仲秋香港首届明式家具研讨会期间展出。今年五月在港时又看过一遍,对其中一些细节记忆犹新。尤其有些局部特征是只看图录照片不易察觉的,在此絮叨几句,以备有些不便去港看实物的爱好者们参考。

四出头两两不同,搭脑平切,扶手则蔸圆。


       稀有而另类,但绝不代表不可能存在。古代设计师也要有设计创新的,有的就此形成地域风格也不尽然。


       软木椅类见过多具这样的情形,即便是硬如黄花梨者,也能数出一二三。大都会博物馆靠墙摆着的那张刀牙画案前,搭脑与扶手出头一平一圆,只不过搭脑扶手都弯曲圆转,与本品的率直,呈现不同的意趣。



       另一例成对,拍安思远那年另一场佳士得的,现栖身皇后大道中瀚明家具。不知有多少业界大藏家大行家们,坐在这椅子上谈成了多少千万的大买卖。

       还有一款出现在1978年的东京明式家具展。

       至于这样的四出头,与两出头扶手椅之间,有何关联,尚待探索。

 

       本拍品另一看点,是椅面与腿足下截的线脚。外沿的委角线与中间的印刻棱线,夹着两段打洼弧面,方中见圆一静一动,比常见的一炷香类的线形,更加的爽利明快。


       前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馆的馆刊中,曾提到一件据说是赛克勒旧藏的四出头,与本品高度基本一致,应是成对器。



      广作家具是以广东为中心、广州地区为主制作的家具。因广州地区强制开放通商较早,可以说是我国门户开放的最前沿,是东南亚优质木材进口的主要通道,同时又是我国贵重木材的重要产地。

      在清朝中期以后,广作家具异军突起,成为清式家具最著名的产地。广作家具的用材粗壮,造型厚重、大气:用料清一色,互不掺用,豪华气派。值得提的是, 广作家具中的镶嵌技艺独特, 可谓一绝,其代表为8件套、 12件套的嵌理石的春秋椅、客厅椅、罗汉床的成堂系列等。广作家具最明显的特征是不用生漆,“素面朝天” 。广作家具传世作品很多,内容多以山水风景、 树石花卉、鸟兽、神话故事及反映现实生活的风士人情等为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