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合一的大红酸枝椅子 明朝得到进一步成长

  • A+

如果时间能回到7000年前,那张来自浙江余姚河姆渡文化遗址的芦苇席肯定想不到,7000年后它会长成如今这“百花齐放”的样子,并且还被人类赐予了新的名字——“椅子”。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一张席子的升级史,也可称之为中国椅子成长史,当然还可称之为国人离地面越来越远之时间简史。
 

夏商周

“不单纯”的席子



在物质贫瘠的夏商周时期,古人本来是可以直接坐在地上的,不过后来他们发现直接坐在地上实在是咯的慌,于是开始仰仗自然这位大佬,在它身上找来茅草、树叶、树皮或者兽皮之类铺着,这就是最早的坐具——席子。

 

文明的开始:夏朝二里头遗址陶文


按理说这席子质地如此原始,所谓“席地而坐”更应该怎么舒服怎么坐,少受点儿罪才是正理。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秉持着“条件可以艰苦,礼仪不能将就”原则,到西周这个礼仪发展的重要时期,统治者已经根据席的优劣与装饰特点规定了严格的“五席”制度。


 

《周礼·春官·司几筵》记载:“掌五几、五席之名物,辨其用,与其位。”这“司几筵”负责的就是这五种席垫的名称和品质,辨别其用途以及陈设的位置。


后来他们给这“五席”分别取名:莞席、藻席、次席、蒲席和熊席,在日常使用中还以席的多少来体现等级差别。

 


不管席子本席愿不愿意,总之它就成为了日常生活表现礼节规则的象征。“席不正不坐”、“君赐食,必正席而尝之” 等礼制由此而来。

 

再渐渐的,席子变得“不单纯”了,它不再只是一张拿来坐的席子,而是被赋予了更多的文化内涵,并成为影响“椅子”进化的重要因素。

 

春秋战国

席子的竞争者


在“席子”安稳度过几千年漫长时光后,到春秋战国时期,虽然它还是坐具里的主角,但地位已经受到了“床”的冲击。因为床它并不想做一张简单的床,它想发挥的作用已经不局限于睡眠,它还可用于聚餐会友、办公议事等等。

 

鲁班来了~


另一方面,此时“文明”也已经进入了新阶段,“美学”早已萌芽,对生活用品的装饰祖先们已经迸发出热情的势头。髹漆技术就被运用到床、案类等家具的装饰上。绚丽无比的色彩加上浪漫神奇的图案,使此时的床充满着浓厚艺术感的酷炫。



与此同时,自然这位大佬在人类面前的威慑力正在减弱,人们开始关注现实生活和人生哲理。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此时的生活用品也一改风格,不再那么神秘和沉重,而开始体现一定的理性以及审美情趣,出现了精雕细琢、奢侈豪华的气象,其装饰特点也有了重大改变,集绘画、雕刻于一身。



漆案


于是此时席子的使用正在受到冲击,床的地位日益突出。这高于地面一点点的变化就是人类文明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秦汉

一个最大的意外 


秦汉时期青铜器本较为流行,后来大家用着用着发现了一个问题——它们真的是又冷又笨重,实在是不方便。于是青铜器就慢慢被打入“冷宫”,取而代之的是木质家具,其中床榻依然是“明星”用具。

 


到汉代,床的使用范围更加广泛, 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活动,如宴饮、待客、游戏、读书和睡 眠,乃至朝会、办公都在床上进行。


如果没有意外,“床”的主角之位应该会始终坚固。然而人生如果没有“意外”那得多无趣呀,于是“胡床”来了。

 

汉时胡床


东汉末年,北方游牧民族的坐具——胡床悄无声息潜入中原。不同于床的大和不易搬动,这胡床是轻而便携,实用起来更加方便。于是一经发现就广为流传。

 

汉时胡床

《后汉书·五行志》记载汉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胡坐”,乃至“京都贵戚皆竞为之”。除帝王以外,将令、官吏、学者甚至村妇,各种身份的人都在使用胡床。


它也自然而然的对中国古代高型家具发展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魏晋

“椅子”的萌芽



一聊到魏晋时期,肯定就会想到“竹林七贤”,风流不羁,动不动袒胸狂奔。其实那时社会风气也是如此,相当开放,文化多元。

 


人的本质还是不愿意受束缚的,有这么好的社会条件大家也就不客气了,这坐姿是想怎么坐就随便坐,蜷腿坐、盘腿坐等等见怪不怪,也因此在“胡床”的启发下出现了扶手椅等新式坐具。

 

敦煌莫高窟西魏第285窟

这种扶手椅让魏晋人民坐上去之后就发现垂腿坐比其他更舒服,于是就潜移默化的促进了高坐具的发展。


不过这种高坐具的出现和流行,虽然对传统席地、床榻有一定影响,但总体上低矮床榻还是占主导地位,只是床榻的高度有所增加。

 

北魏孝子石棺局部拓本  大床

于是此时坐具的种类也增加了,有筵、席、床、榻、胡床,同时受佛教文化与文人思想的影响,其风格多隽秀清雅,淡泊自然,极富山水之气, 一改汉代的正气之风。



隋唐

“椅子”出道


在经过漫长的酝酿之后,历史终于进入文化艺术呈百花齐放、繁荣景象的隋唐时期,这也是我国家具出现大变革的时期。“椅子”就在这个阶段终于登上历史舞台。

 


唐代《济续庙北海坛祭器杂物铭·碑阴》记载:“绳床十,内四椅子。”由此可知,唐代已有了“椅子” 这一称谓。
 


这一时期的椅子有什么特点呢?想想唐时期的审美标准就知道了,它必然是浑厚、丰满、宽大、稳重的,且注重构图的均齐对称,造型雍容大度,色彩富丽洒脱。

 


这一时期的椅子发展还受佛教及波斯影响,垂脚式、高脚背椅得以进一步流行与发展。


然而“大爷”的地位也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这时期床、塌的地位依然坚挺,椅子想成为主角,这个艰巨的任务还是得靠“宋”来实现。

 

走入寻常百姓家


在中国椅子成长史里,宋代是个特殊又重要的年代,它起着承前启后的重要作用,责任相当重大。



此时广大人民的智慧已经发散的很全面了,椅子种类已趋于齐全,有靠背椅、带扶手的靠背椅、五足靠背、宝座、肩舆形椅等等。


其中最出名的还属交椅,毕竟大多数人都知道《水浒传》,也知道其中梁山好汉“坐头把交椅”。


 
南宋佚名《蕉阴击球图》中的交椅

椅子的地位也在此时从配角上升到主角,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至于风格,这一时期受道家“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的思想影响深远,家具呈现了更人文、更工艺、更科学的文化气质,总体风格呈现出挺拔、秀丽的特点,在装饰上偏好朴素、雅致,重局部点缀以求画龙点睛的效果。

 


这么描述是不是有点熟悉?没错,这种风格一直延续到明朝,最终成就明式家具不可替代的经典位置。

 

成就经典


在宋朝这位大哥的基础上,家具在明朝得到进一步成长,也可谓是集大成者。其型、材、艺、韵无可挑剔,这综合艺术成就甚至影响到西方。

 


简单而言,这时期的椅子有两个很重要的特点:一是,擅长利用木纹与原木色增添家具美观,让自然美与人造美完美结合,是道家“天人合一”思想的生动体现。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