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行业不同技艺拱肩下浮雕云纹

  • A+



一年四季属于红木行业的季节应该是秋季,每年此时各区域皆有大型盛事举办。


比如刚结束的“第七届中国(仙游)红木家具精品博览会”以及十月底谢幕的 “第十四届中国(乐从)红木家具艺术博览会”。

 


可喜的是“两木”在这两个大型博览会上皆有收获。继创始人林锐群先生在家乡荣获“十佳仙作工匠新星”称号之后,“两木”又收到佛山传来的佳讯——林锐群先生作品“朱漆马蹄腿条桌”荣获“第十四届(乐从)红木家具艺术博览会 红木区 特别艺术奖”。

 “两木”朱漆马蹄条桌于2017年正式出品。自面世之日她便因用料实诚、造型高挑清雅、走线明快流畅、整器光素无饰等优点被广大红木家具藏家及红木家具爱好者认可、喜欢。

 



 

人们更无法拒绝她身上因以朱漆为饰而散发出来的传统文化底蕴,及在简洁之中透着的那一股庄重。这样的红,是热情,也是敬畏。

 



谈起大漆,时光也许要回溯至七千年前。那时的生存环境放眼过去是一片绿,本着好奇以及生存本能,祖先们将每一类树种都“研究”了一遍过去。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一把刀砍在了漆树上,从此以后一扇新的大门就这样为人类敞开了。



也是自大漆被发现之日,人类的创造力跟着提升了好几个Level 。因为祖先们在实践中发现大漆真是好东西。它健康、环保,还耐磨、耐腐、耐酸等等各种耐,并且绝水又富有光泽,简直集美、实用、可保存收藏等所有优点于一身。

 


于是大漆就这样被越来越广泛的运用到生活中。它不仅可用来画画,还适用于制作一切生活器物,让原本平凡无奇的器具变得更为艺术。

 


故宫博物院古器物部主任张荣女士对漆器情有独钟,她曾说过:“假如玉器代表中国人的高雅非凡,瓷器象征中国文化的精髓,那么漆器就是当仁不让的古代奢侈品。”

 

禽兽纹俎(春秋)
 

历史典籍中亦有记载:“漆之为用也,始于书竹简。而舜作食器,黑漆之。禹作祭器,黑漆其外,朱画其内。”


由此也印证了我国是世界上发现和使用大漆最早的国家。纵观历史长河,每一时期留下的漆器精品比比皆是,令后人膜拜瞻仰。

 

樽(战国)


变形鸟纹奁(秦)


彩绘宴乐图漆盘(东晋)


密陀彩绘漆器(唐)

剔红观瀑图圆盒(明)

剔彩山水人物琮式盒(清)


朱漆马蹄腿条桌是林锐群始终走在复苏、发扬中国传统手工艺这条路上的实践作品,对漆器的偏爱亦是家乡生活文化对他的深层影响。



在工业与科技还未深层影响到仙游这座小城时,漆器一直是本地的重要生活器物。


经济条件稍好的人家都以置办以漆为饰的家具为荣,比如以漆画为饰的眠床、朱漆八仙桌、透雕描金脸盆架等等。平日也常见人家请老师傅上门为家具上漆,乡间小道上常飘着漆香。

 

仙游描金脸盆架  (摄影:张力)
 

而每到传统佳节祭拜之日,莆仙人家所用礼器也多有上漆。最常见的要属“担盘”及桌上的“果馔盘盒”,它们基本以漆为外饰,且家家户户可见。

 果馔盘盒


漫长历史所沉淀下来的深厚文化以及传统中式生活赐予了漆器非凡的内涵,为她平添美、文化、艺术与礼等诸多色彩。


生活因此也因为有了漆器而变得更为庄重,更有仪式感。两木的朱漆马蹄腿条桌因此而生,另有工笔大漆彩绘承隐盘与描金万富纹扶手椅亦是如此。

 

大漆彩绘承隐盘



承盘在中国文人心目中,代表志同道合的文人思想,是承载对生活信仰的仪式行为。此套承盘有7件,形状尺寸各异,风格从纷繁到自然各有奇妙。这使得承盘更诱人,各有风情。





在工艺上,此套承盘饰以大漆彩绘宋代工笔画,每一道工序都需自然干燥后,方可进行下一道工序,这是对时间和耐心的考验。大漆的粘稠性以融合金、银等稀有材料,既焕发光彩,又存世长久。但也因其粘稠性,在木质上绘画,一笔一线不像水墨勾线顺畅,更是对技艺的考验。




但也因为有这样的用心,使得这套承盘不仅拥有古朴质感,更被大漆彩绘唤醒了岁月的声色。



描金万福纹扶手椅



此椅为经典清式座椅代表,以传统描金技艺与家具相结合,衍生出极具视觉感和体验感的华贵座椅。




该椅椅子靠背、扶手皆以小料攒成拐子纹,靠背中心为描金卍字纹,边框上满绘蝙蝠、西番莲纹,寓意“万福”。座面下束腰浮雕绦环板,上饰花卉纹,下承托腮。牙条正中垂带透孔洼堂肚。拱肩下浮雕云纹,展腿拐角处安卷云纹角牙,腿足雕回纹内翻马蹄。乍看满目琳琅,再看却十分悦心释然。



“古人早有错以瑶英,镂以金华,或以物为本,著之华章,不同技艺彼此摄持曲和奏雅,相互间的美妙反应是传统文化给予当代艺术自信的表达。”该椅可为典型。

选择一件漆器

让生活更生活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