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传统的泰国大红酸枝 金木雕探秘

  • A+

形象逼真的金木雕狮子

华素有“工匠之乡”的美誉,最具代表性的主要有金木雕、石雕及竹制工艺。据五华县志记载,五华金木雕源于“木雕之泰国大红酸枝乡”潮汕。清同治年间,五华县安流镇洑溪村村民胡新佑,拜一潮汕木雕老艺人为师,艺成后便在当地承领祠堂、庙宇等木刻装饰。1965年10月,胡新佑的后人在五华办起了工艺美术厂,开始生产传统的雕刻工艺品。翌年,产品开始进入国际市场。金木雕工艺传到现在足有150年了。

《八仙骑八兽》曾获国家最高奖

一间约 40 平方米 的当街店铺,店内墙上挂满了各类雕刻工艺品,花、鸟、虫、草、人物、神像、动物等木雕成品或半成品散落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樟木的清香味,一块“工艺精湛”的牌匾挂在正门上沿。这是近日笔者在五华县安流镇五华金木雕“始祖”胡新佑的后人胡志雄家中见到的景象。清同治年间,五华县安流镇洑溪村村民胡新佑,因家贫前往潮汕谋生,拜一木雕老艺人为师,艺成后便印度大红酸枝在当地承领祠堂、庙宇等木大红酸枝床刻装饰。1965年 10月,胡新佑的后人胡云姐、胡云华与18名木雕艺人,在五华办起了工艺美术厂,开始生产传统的雕刻工艺品。翌年,产品开始进入国际市场。

五华金木雕工艺品按造型设计,用手工精雕细刻成型后,涂以生漆,贴上含金量95%的金箔而成。产品主要有花、鸟、虫、草、树木、山、水、对联、寿匾及人物等共200多个品种。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蟹笼》、《龙虾蟹笼》、《八仙骑八兽》、《四季花鸟》。其中《八仙骑八兽》曾获全国工艺美术百花奖的银杯奖(最高奖),1991年被广东工艺美术珍藏馆珍藏,《四季花鸟》被北京民族文化宫收藏。

据胡志雄介绍,其爷爷胡云姐是五华工艺美术厂的总设计师,同时也是《四季花鸟》和《八仙骑八兽》金木雕的设计者和创作者,是他们祖祖辈辈的骄傲。“听我爷爷讲,1979年,我爷爷作为五华金木雕创作设计的代表人物,参加了广东省工艺美术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时任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省委第二书记、副省长杨尚昆出席了大会,并与参会者合影留念。”胡志雄自豪地告诉笔者。

今年46岁的胡志雄,17岁起就跟其爷爷胡云姐学习雕刻工艺,已近30年。如果从其16世辈先祖胡新佑算起,到他这一代已整整8代,如果每代人以20年计算,传到他这一代足有150年了。

一件金木雕要经 10道工序

金木雕的雕刻技艺主要有通雕、圆雕、浮雕等,同时也分南派和北派,南派以通雕和浮雕为主。南派金木雕技艺是五华金木雕的主要流派,且又以通雕为主。笔者了解到,不论是哪种雕刻技艺,制作一件金木雕普遍要经过10道工序的精雕细琢才能完工,主要工序有绘画、雕刻成粗坯、打磨、上油、上生漆、贴金箔,其中打磨、上油这2大红酸枝办公桌道工序需反复进行3次以上。

据胡志雄介绍,通雕主要是以镂空的手法,把多余的材质去除掉,凸显出立体效果,给人一种动态感、立体感和逼真感,栩栩如生。金木雕作为一种高级工艺美术品,不管是通雕还是浮雕,在材质选用方面都很有考究。在五华传统金木雕生产中,樟木以其木质细密,质地坚韧,不易折断,也不易产生裂纹,还能防虫防蛀的众多优点,成为雕刻工艺的首选材料。这就是笔者在现场闻到清香味的原因。

雕刻自然离不开刻刀。笔者在工具箱中看到,方刀、圆刀、三角刀以及挑刀等刻刀,分类而又整齐地放在一起,每一种刻刀又分大、中、小、长、短共10多把,整齐一套刀具足有60多把。在刀具箱的旁边,摆放着形态各异的8块磨刀石,其中一块被磨得只剩下1厘米了,早已没有了轮廓。胡志雄告诉笔者说,他跟其爷爷胡云姐学习金木雕工艺足足5年时间才出师,其中必须经历磨刀这一最艰难的阶段。

经济发展与文化传统的双重碰撞,为山东红木古典家具产业提供了了巨大的生存与发展空间。山东现已形成了济南、淄博两大主产区,产生了大量的红木家具实力品牌。另外,在济南、青岛、烟台等地相继建成了颇具规模的中心卖场。生产基地与消费市场的重合发展,加速了山东红木家具市场的全面崛起。

一、产业概况

过去30年间,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以红木经济为基础创造了城市发展的奇迹。位于淄川的千年古镇——西河镇,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家具制造历史。据了解,西河镇古典红木家具制造要追溯到明朝崇祯年间,西河人翟凤翀时任兵部左侍郎,返乡时从宫廷带回了老红木圈椅、紫檀木月洞床、黄花梨亮格柜、红酸枝书橱等红木家具,首次让西河人真正认识了古色古香的红木家具。之后,四方工匠纷纷探访学习,各家作坊悉心研究红木家具制作工艺,而西河也逐步发展为鲁作红木家具基地,闻名遐迩的“西河大床”正是当时西河红木的代表作品。

“每一种刀的磨刀手法都不同,磨方刀要将刀与刀石保持一定的倾斜角度,磨圆刀需要不断地调整角度,同时要把握好换刀石的时机,长时间用粗刀石容易损坏刻刀,长时间用细嫩刀石则耗时费劲。”胡志雄告诉笔者说,不管是方刀、圆刀、挑刀还是三角刀,都先磨粗刀石,再磨较为细嫩的刀石,北京大红酸枝家具最后才是细嫩刀石共三道磨刀工序,他一上午的时间才能磨好4把刀。但磨刀不误砍柴工,学会磨刀是金木雕雕刻工艺的基本功。

笔者在现场观摩了胡志雄的雕刻过程。只见他席地而坐,将雕大红酸枝餐桌刻样品放在地板上,双脚左右两边夹紧样品,右手拿刀,左手按在雕刻部位,手中的刀,刀刀击中“要害”,恰到好处,干净利落,展现出娴熟的手法,犹如演绎武侠小说中“人剑合一”的绝世武功。

金木雕价值不菲亟需传承

笔者在连日来的走访中了解到,五华金木雕虽然没有批量生产,五华工艺美术厂也于2009年正式关闭,但曾经在工艺美术厂从事木雕工艺的工人,还在继续发挥余热,在水寨、安流、河东等镇进行家庭式作坊生产。胡志雄作为五华金木雕的“嫡系”,除继承祖传的金木雕技艺外,还将金木雕技艺延伸到泥塑工艺,在寺庙建设领域颇受欢迎。

金木雕在五华经历近一个半世纪的洗礼,其雕刻形态、工艺及表现的题材,也逐渐融入了五华特有的社会色彩。

同时,金木雕作为一种高级的工艺美术品,其经济价值不菲。一幅100cm×230cm 的浮雕《百鸟朝凤》,市场价在7000元以上。而《八仙骑八兽》和《四季花鸟》,更无法用货币衡量其价值。

据了解,目前,金木雕的订单相对较少,但不时还有华侨回乡时在寻觅《蟹笼》等高级金木雕工艺品。金木雕作为五华传统的高级工艺美术品,其蕴含着五华社会发展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和经济价值,对研究五华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需给予很好的保护和传承。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