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式宫廷家具装饰精致 具有皇家气派均多样化

  • A+

    1 前言

    民俗家具是民间生活不可缺少的用具,与广大民众的生产生活相伴相生,以满足人们最基本生活需要为目的,反映生活文化。民俗家具放置在民间居所、街坊、商铺、祠堂等,空间一般相对低矮、狭小,所以其造型简洁、质朴自然,尺度适中,与普通的民居生活环境相适应。

    宫廷家具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为满足皇帝、皇宫、皇权的需要而制作,反映宫廷文化。它们配置在宫廷建筑中,如紫禁城、圆明园、避暑山庄等。这里空间高大宽敞、气势恢宏,所以宫廷家具尺度超大、厚重威严、富丽堂皇,与金碧辉煌的宫廷环境相适应。

    2 文化形态比较

    2.1 文化类型

    民俗的本质是文化,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大红酸枝鼓凳。民俗家具所承载的文化,是民间智慧的物化结晶。它与当地的自然环境、生活方式、风土民情、审美情趣、消费方式、价值观念密切相关。其流传和发展始终与当地的民族风情,人文习俗相融合,因而更具有地域文化和传统文脉特色。所以说,民俗家具文化是民间文化、乡土文化、地方文化、局部文化。相对于上层文化来说,属于“基础”文化。

    宫廷家具为皇帝及其皇室贵族特权阶层服务,满足皇帝、皇宫、皇权的需要。皇帝是国家的象征,是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核心,大红酸枝茶桌以皇帝为核心的宫廷是国家的中心。因此宫廷家具所承载的文化是官方文化、皇家文化,或者说是宫廷文化、封建政治文化。无疑属于大传统,属于“上层”文化。

    2.2 文化特点

    民俗家具与各种民俗活动相结合,人人传习、用以自我教化,体现了民俗的根本属性。任何民俗都是“人相习、代相传”,依靠的是习惯势力、传袭力量和心理信仰,所以具有传承性、稳定性的特点。民俗家具还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改变,而本身又能创造新的生活方式,具有变异性的特点。它与当地的自然环境、生活方式、风土大红酸枝龙椅民情、审美情趣、消费方式、价值观念密切相关,其流传和发展始终与当地的民族风情,人文习俗相融合。立足于地方传统,是当地文化的缩写,是民间智慧物化的结晶,因而更具有地域文化和传统文脉特色。它反映了平民文化,具有原发性、传承性、地域性的特征。

    宫廷家具反映了以皇帝、皇宫、皇权为核心的帝王文化、皇家文化,皇帝是国家的象征,是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核心,以皇帝为核心的宫廷是国家的中心,其文化不是局部的,也不是地方性的,无疑属于大传统,是上层的文化,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最有代表性的象征物,从一定的意义上说是经典文化。皇帝贵为天子,这种供封建帝王享用的家具,为了显示皇权正统和惟我独尊的地位,宫廷家具追求华丽、威严、气派,以炫耀自己至高无上的思想感情和威慑一切的力量。因而宫廷文化具有独特性,整体性、象征性的特点。

瑞丽的转变,可以说,令世界惊艳。它从一个毫无红木家具流派沉淀、技艺基础的边塞小城,完成了由名贵木材“中转站”向西部“红木之都”的转换,一跃成为云南最大、西部最具竞争优势的红木家具、红木工艺品产销集散地。以此同时,作为后起之秀,瑞丽红木家具产业坚持走精品路线,以高起点、高品位、高信誉走高端市场,推动集群的快速、健康发展,以低交易成本、低运输成本和低加工成本,提高“瑞丽红木”的产业竞争力,这是瑞丽政府的产业导向,也是目前云南众多的红木企业的共识。

近年,行业活动和展会的相继举办,为瑞丽红木家具产业发展带来新活力和无限商机。2012年4月,瑞丽首届红木文化节拉开帷幕,来自北京、广州、深圳、香港、浙江、福建等地60多家知名红木企业进行了交流商洽;2013年10月,“红木十年·走进瑞丽”中国红木家具核心产区回顾展望大型纪念活动暨第二届瑞丽红木文化节在云南省德宏州瑞丽市盛大开幕。借由活动的举办,成功地把瑞丽塑造成西部的重要红木产业基地,开辟了一个有着瑞丽特色的全国红木产区。

    3 设计制作比较

    民俗家具的设计和制作一般是由同一个工匠完成,在自家院子或在当地作坊制作。其构思、规划、制作、上色等均由民间工匠决定。工匠自由创作,没有刻意的约束和限制,形成了民俗家具形态丰富多彩,规格多样化的特点。

    宫廷家具大部分规定在宫廷内指定地点打造,如清宫内务府造办处。宫廷家具的设计必须按照一定的模式,有一套严格的审批程序,每件家具的施工、验收以及修改过程均记录在案。特别是帝王的直接参与设计,制作分工极细。造办处有许多装饰部门,使得木工工艺与其它工艺相结合,形成了清代宫廷家具的新形态。

    总之,民俗家具是民间匠人自由创作,形态规格均多样化,宫廷家具往往有皇室参与,规矩颇多,制作精细。

    4 选材与用材比较

    4.1 选材

    民俗家具一般为就地取材,以“杂木”为主。从经济、实用的角度出发节约资金,实现运输和流通环节的低成本性。

    如陕西关中的民俗家具,主要选用当地广泛栽植的榆木、椿木、槐木、桐木等。皖南民俗家具主要选用当地盛产的杉木,松木、樟木、银杏木及竹材、藤材等。山西民俗家具一般选用当地的核桃木、楸木等。这些都反映了民间勤俭节约的美德和就地取材的价值观念。

    宫廷家具的服务对象是宫廷和王宫贵胄,在制作规范和审美趣味各方面深受宫廷奢靡风气的影响。为了皇家显示皇权和惟我独尊的地位,家具追求华丽、威严、气派,以“硬木”为贵,多选用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珍贵硬木。明式家具以黄花梨为首选,清式家具以紫檀为首选,用料讲究清一色,各种木材不混用。

    4.2 用材

    民间家具的用材原则是量材使用,大材大用,小材小用,不同材种搭配使用,下脚料拼接使用。民间有一些相关的口诀:楠配紫(紫檀);乌木配黄杨;高丽镶楸木;川柏配花樟(樟木瘿子);榉木桌子杉木底,榆木柜子杨木帮。如陕西关中民俗家具的主体部分常用榆木、楸木等,而装板、抽屉等次要部分用桐木等材质较软的材料。皖南民俗家具的雕刻部大红酸枝沙发价格分和次要部分也用不同的材料。

    清式宫廷家具用材讲究,不惜使用大料、好料。常常一木整挖,很少拼接。有些大料必须拼接时,也是精选精配,纹理走向保持一致,颜色和谐统一。宫廷家具全部采用大红酸枝茶台珍贵木材,用料铺张,反映了统治阶级挥霍浪费的价值观念。

    家具除了主要用材外,还有些辅助材料。其中,民俗家具的辅助材料多用当地出产的大漆、桐油、绘画颜料等,都是就地取材,成本低廉。而清式宫廷家具,装饰种类繁多,如嵌骨、嵌玉、嵌象牙、嵌石、嵌瓷片、嵌百宝等,装饰材料主要从外地购进,工艺复杂,价钱昂贵。

    5 品类比较

    民俗家具的品类总体来说是形形色色,众态纷杂,并无定则。而宫廷家具品类丰富,追求精致与豪华,一些特殊功能的家具具有礼仪性质,如皇帝的宝座,是皇帝的专用家具,品种和形态独特,还需要一系列的配套陈设来衬托。

    民俗家具的品类主要与当地的生活方式、生活习俗相关,具有地方特色。受经济条件的限制,民俗家具尤其注重功能,如陕西的大炕、炕桌、炕箱、枕箱、板柜、条凳等。

    宫廷家具的品类具有规范化、系统化特点。明代宫廷家具的品类就已非常齐全。坐卧类家具有宝座、榻、架子床、拔步床、罗汉床、灯挂椅、圈椅、交椅、南官帽椅、四出头官帽椅、玫瑰椅、屏背椅、方凳、条凳、鼓墩等;凭倚类家具有平头案、翘头案、花几、香几、茶几、琴桌、方桌等;储藏类家具有柜、橱、箱等;还有各式支架类家具,如衣架、盆架、巾架、灯台、镜台等和屏风类家具。宫廷家具在清代到乾隆时期品种盛极一时老挝大红酸枝图片,品类繁多,出现了折叠式书桌、多宝格等。

    6 造型与装饰比较

    民俗家具讲究实用,因此家具造型简洁、质朴,装饰相对较少,装饰的工艺相对简单,装饰主题大多寓意吉祥如意、富贵平安,如陕西关中民俗家具。主要的装饰类型有髹漆、雕刻、彩绘等,以局部装饰为主,装饰图案来源自然界(动、植物等),与几何图案相结合,题材大多反映吉祥文化,如祈求富贵平安、多子多福、家丁兴旺,多福多寿等。

     清式宫廷家具造型雄浑,尺寸宽大,用料粗壮,装饰精致,具有皇家气派。清式宫廷家具采用最多的装饰手法是雕刻、镶嵌。喜用龙凤图案,多用蟠纹、螭纹、兽面纹、雷纹、蝉纹等。以龙、凤最为常用,如“云龙纹”、“双龙戏珠”、“龙凤纹”等图案。

    清式宫廷家具为了追求富贵豪华的装饰效果,利用各种装饰材料,擅用不同的工艺技法。同时借鉴金漆描绘、雕漆填漆、螺钿镶嵌、玉石象牙、珐琅瓷片、银丝竹簧等,造成富丽大观的效果。但到晚清时多数流于繁琐、细碎,反而影响审美效果。

    7 结语

    通过民俗家具与宫廷家具文化的比较研究,可以清晰地了解到我国传统家具发展的轨迹。中国历来讲究器物载道,广大民众创造了不计其数的优秀民俗家具,其意义已远远地超过了自身的使用功能,而成为民俗文化的载体和象征。明清宫廷家具吸取了民俗家具文化的精华,提炼并升华,经多元文化融合、中西文化交融 ,创造了时代的辉煌,发展到鼎盛。通过二者的比较研究,足以吸取其中教益,作为现代设计的借鉴,从而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家具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