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式家具的发展 加强明大红酸枝八件套式

  • A+

苏作家具

苏作家具:苏作也称苏式,形成较早,在明式家具中,苏式家具占很大比重。苏式家具是宋代家具艺术的代表,随着明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它影响了京作家具。

我国在明代时,尚无流派可言。当时的家具制作,主要集中在以江苏省为中心的长江下游一带。随着时间的推移,江苏省的苏州、扬州和松江一带的家具大红酸枝根雕制作名望越来越高,这时候不论是皇宫里用的家具,还是官邸私宅用的家具,都是从这里源源不断地流向四面八方,人们冠以“苏式”的称谓。所谓“苏式”,就是在明代出现的,是明式家具的发源地,所以也可以说是“明式”。换句话说,名扬中外的明大红酸枝八件套式家具,即以苏式家具为主。

苏式家具的形成和发展与当时社会经济与文化的发展是分不开的。明、清时期,有“天堂”美誉的苏州,是我国江南地区经济发展的中心,清代孙嘉淦《南游记》写道:“阊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水流,列肆招牌,浑若云锦,语其繁华,都门不逮”。明清两代,苏州地区生产的丝织、刺绣、印染、红雕漆器、琢玉、家具和桃花坞木版画等,遐迩闻名。明张瀚(松窗梦语.百工纪》记载;“江南之侈,尤莫过于三吴。……吴制器而美,以为非美弗珍也。……四方贵吴,而吴益工于器”。文献呼大红酸枝方凳所谓“三吴”,指苏州与吴州、长洲,合称三吴,以苏州为首。所谓&ldquo大红酸枝罗汉床;制器”,自然包括家具制作。

除了经济因素外,苏式家具的发展和风格的形式,还与苏州地区高度发展的文化艺术及特定的文化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国古代绘画史上的吴门画派,就诞生于此地,明代吴门派四大家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都在苏州生活过很长时间。

而今,在当地党委及政府的积极引导下,承袭西河红木久远文化,突出品牌制作,形成了极具发展特色的中小产业集群,“儒雅鲁作、红木西河”品牌效应逐步扩大,唱响“鲁作”红木家具文化新乐章。2007年,西河镇被授予“山东省红木家具之乡”,2009年6月被评为“山东省特色产业集群”,2009年12月被授予“山东省十佳品牌乡镇”。2011年荣获“中国古典红木家具之乡”的荣誉称号。此外,行业展会的成功举办,也有效地加强了山东红木家具产业与外界市场的交流合作,树立了鲁作家具的良好形象。 2010年4月在西河镇隆重举行了“首届鲁作红木家具论坛”,“儒雅鲁作、红木西河”的特色红木家具制造文化正逐步成型。如此良性的发展势头,促进了山东红木古典家具市场销售额逐年增长,同时也吸引了大量外地品牌的踊跃进入。

二、市场分布

淄川西河是山东红木家具产业的重要生产基地,目前拥有40余家红木家具企业的中小型产业发展集群,产品销往上海、北京、天津、青岛、济南等全国各大城市,并且出口到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年销售收入超过10亿元。

为实现红木家具产业的跨越式发展,西河镇投资5亿元建设30万平方米的“鲁作红木文化广场”,重点建设鲁作红木工业园区、山东省红木家具艺术馆、红木家具科技研发中心、红木家具博物馆、红木家具文化体验馆、鲁班纪念馆、红木家具检测中心、红木人才培训中心等。其中,红木工业园区占地200亩,建设成为一个从产品设计、原材料加工、零部件生产、五金配件、家具涂饰到家具装配、展示、运输都完备的家具生产专业化、协作化程度非常高的加工中心,引进建立大型家具企业,推动传统家具产业的工业化进程。此外,西河镇计划建立原辅材料加工基地和木材交易市场,缩短家具生产的运转周期,降低生产成本,使现木材的流水线作业和专业化生产,为红木家具生产企业提供坚实的后勤保障。

明清时期,苏州地区园林密布,秀甲天下,一时文人荟集,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诚如沈朝初《忆江南》所写:“苏州好,城里半园亭”。《吴风录》也写道:“虽闾阎下户,亦饰小山盆岛为玩。”造园成为苏州的一种时尚。明清时期苏州城乡共有园办二百多处,为全国之首。其中不少为文人所构筑,如唐寅(桃花庵)、文震亨(香草垞)、段玉裁、汪琬、吴嘉淦、薛雪、袁学澜等皆在苏州有园。这些文人士大夫追求高逸脱俗的意境,寄情山水花草,对苏式家具产生潜移目默化的影响。特别是明代文震亨的《长物志》、屠隆的《考盘余事》及清代李渔的《闲情偶寄》,这三部书对明清家具进行了品评和总结,推动了苏式家具艺术水平的提高。苏式家具之所以脱颖而出,流风弥漫,确实可以说是这种文化背景之下孕育的结果。现存姑苏庭园中的明式家具,无不造型简练,朴素大方,古趣淡雅,似有小桥流水,江南人家的韵味。

举世闻名的明代苏式家具主要有以下特征和风格

一是格调大方,素洁文雅,没有什么繁杂的雕刻、镶嵌,即便是雕刻、镶嵌也很古朴,富有传统。并主要表现在箱柜和屏联上。以普通箱柜为例,通常以硬木做成框架,然后按漆工工序涂生漆,糊麻布,上漆灰打磨平整后,上漆两到三遍,最后上退光漆待阴干后,大红酸枝衣柜开始装饰图案。先在漆面上描出画稿,再按图案形式控槽,再以事先按图做好的各种质地嵌件镶在槽内,用胶枯牢,即为成品。苏式家具中雕刻也大多用小块堆嵌,整版大面积雕刻的极为少见,常见的镶嵌材料多为玉石、象牙、罗甸,各种颜色的彩石,各种木雕,木雕中以鸡翅木较多。这种镶嵌手法的优点是可以充分利用材料,那怕只有黄豆大小的石料碎渣或罗甸沙碎屑,都不会废弃。

二是结构整体,线条流畅。苏式家具制作时采用一木连作,上下贯通,不像清代家具那样各部件显分离状。具体说来,苏式家具的大器物多采用包镶手法,即用杂木为骨架,外面粘贴硬木薄板,这种包镶作法,虽然费时费力,技术要求也较高,但好的包镶家具,不经过大红酸枝交椅仔细观察和用手摸一摸,就很难断定是包镶作法。其目的是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通常把接缝处理在棱角部位,而使家具表面木质纹理保持完整,既节省了材料,又不破坏家具本身的整洁效果。为了节省材料,制作桌、椅、凳等家具时,还常在暗处掺杂其它杂木,这种情况多表现在器物里面的穿带的用料上。现在宫中收藏的大批苏式家具,十之八九都有这种情况,而且明清两代的苏式家具都是如此。苏式家具大都油饰漆里,目的在于使穿带避免受潮.以保持面心不至变形,同时也有遮丑的作用。

三是比例尺寸合度。明代苏式家具的一招一式,空间尺寸,都经过反复推敲,达到增一分则长,减一分则短的地步。即使是陈设,也有一套相互适应的规范。

四是圆润,所谓“明圆清方”,不论是部件断面,局部图案,还是整体造型,都呈圆浑柔润状态。给人一种自然的美感。

五是精于造材。苏式家具的主要用料是黄花梨、紫檀木、铁力木、鸡翅木、瘿木等优质硬木。由于这些木材有质地坚硬、色泽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