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式家具变革后兴起 工巧传礼仪之邦美名

  • A+

  耳濡目染:精雕细刻中的旧时光

  吴圣东的父亲吴慈是宁波颇负盛名的收藏鉴赏专家。吴圣东笑称,记忆中,小时候,家里隔三差五就会搬进来一些“破烂”,这是父亲吴慈四处收购来的甬式家具。当时家里除了带电的东西是现代设备,其余的都是收购来的老家具,有些还缺胳膊断腿,需要再加工修复。

  还记得有一次,父亲收购了一张甬式木床,家里实在腾不出地方放,就把吴圣东睡惯了的铁床拆了,让他睡在这张古董床上。起初,他十分不习惯,却只能硬着头皮闻着“异味”睡。就这样,古旧的家具散发的浓郁陈腐的味道伴随了吴圣东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如今,不闻这股陈腐的味道,吴圣东反而睡不着觉。

  高中毕业后,吴圣东走上了与父亲一样的道路:潜心收藏甬式家具。一开始,父亲带着他四处登门搜寻,后来,他渐渐悟出了门道,一有空就独自出去“捡破烂”。

  在吴圣东看来,这些“破烂”,浸透着一个民族在发展过程中方方面面的历史遗痕,魅力十足。

  2000年,父子俩用多年的经验和心血汇聚成了一本书《古玩鉴别十八法》。可是,那一年,吴圣东说,家里穷得几乎揭不开锅了。新书出版当天就接到6个讨债电话。为了收藏甬式家具,他们不仅花光了积蓄,四处向亲戚朋友借钱,甚至借过高利贷。

  收藏研究:千年皂色留芳馨

  数千年来,甬式家具以其特有的精致和空灵,耐久与气势,厚朴与美感,以及精湛的工艺技术,自成一派,千百年保持其无可取代的地位。

  吴圣东说,如果大家知晓甬式家具里所蕴含的博大精深的文化,就会理解他“一掷千金”的疯狂。

  光从镶嵌技艺来讲,为海内外熟知的是“宁波骨嵌”,其实何止骨嵌,还有象牙嵌、螺钿嵌、金属嵌、瓷嵌、石嵌、玉嵌和木嵌等。甬式家具最常见的嵌镶是木嵌和骨嵌,木嵌大都为黄杨嵌镶,多见于橱门,俗称“纱橱”,多与红木板配合,乌黑的红木嵌以金黄色的黄杨木,特别醒目传神。多数嵌花卉翎毛,人物纹的不多见。题材常见的有梅、兰、竹、菊,精美的骨嵌灵气四溢,有飘动之感。

  文字装饰是甬式传统家具的又一大技艺,与其他的图案结合更是相辅相成,自成一艺;其表现形式主要以镶嵌和清雕(阳刻、阴刻)为主。文字纹与家具珠联璧合,雅俗共赏。明清时期文字纹盛行,往往在屏风、床围和橱门上,用各种书体写上唐诗、宋词、格言、吉祥语以及名家名句,笔法灵气飞动,如行云流水,令人观看后大开眼界。

  而镶嵌和文字装饰只是甬式家具“十六大技艺”其中的一二。

  吴圣东对甬式家具的研究,是在多年的收藏实践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真知灼见。他和父亲的最新研究成果是“千年皂色&r大红酸枝五斗柜简介dquo;,他介绍说,如果说十里红妆是小姐的家具,千年皂色就是先生的家具。

  对于甬式家具,吴圣东“只买进,不卖出”。问其缘由,他说:“现在明清时期到民国时期的甬式家具已经很稀罕了,收一件少一件,有很多人高价向我们买,我们都不卖,这是宁波的文化瑰宝,是无价的。”

  制作传承:礼仪之邦有知音

  在甬式家具传承基地,吴圣东向我们展示了他最新作品———船鼓。船鼓在宁波民间重大庙会活动中是不可缺少的器物,一场庙会的档次,也往往以船鼓的水平高低作为衡量标准。

  这架船鼓(上图)长3.20米,高3.38米,由红木、樟木、黄杨木、牛骨等木材组成,整架船鼓用黄杨木雕、朱金木雕、骨雕、金属雕、骨木镶嵌和彩绘玻璃等组合制成。船头是龙头海水,两边是狮子戏球、鹤鹿长春、龙凤呈祥,船尾是凤戏牡丹,均漆朱贴金,光彩照人。

  船体上端每层栏杆嵌镶花草纹,挂面用漂白的朱骨片锯雕出雷云纹、回纹、菱形等多种纹饰,环绕整座船身,像一条条绚丽逶迤的“长廊”,黑白相间,高低起伏,煞是好看。

  更让人惊叹的是船身自下而上均有精雕大红酸枝方凳细刻,一至八层,每层用252块黄杨木雕花板组成一幅幅画面。第一层是过去宁波老百姓的生活场景,如春耕、雨归、锄禾、闹龙舟等。第二层是官场生活图,有官员出巡、衣锦还乡、官府审案等。第三层是以《三国演义》为主的戏曲人物,如“孔明六出祁山&rdquo老挝大红酸枝鉴别;、“三气周瑜芦花荡”等。第四至八层除雕刻花鸟虫草、飞禽走兽外,主要是彩绘玻璃装饰,色彩斑斓,光可照人。顶部是30~60厘米高度不等的亭台楼阁,华贵多姿,熠熠生辉。

  这个作品获得了第十一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这是中国民间工艺的最高奖,也是鄞州区第一件获此殊荣的作品。大红酸枝圈椅价格

  吴圣东介绍,这架船鼓并非原创,而是仿制中的创新。说起这个作品的制作历程,吴圣东笑称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几年前,吴圣东听说宁波地区还保存有两架船鼓,分别在溪口博物馆和阿育王寺。为此,他至少去了十次阿育王寺,前两次,他长时间驻足欣赏、触摸,别人只以为他是痴迷的游客。第三次去时,他正要举起相机,管理员走了过来阻止:“你是不是想临摹制作?这是不可能的,造这船的功夫,相当于造一个大雄宝殿,怎么可能完成?”在他的再三请求下,管理员终于让他拍了照。回去后,吴圣东画出了细节图和分解图,带领12个工匠,设计、打样、选料、制作骨架、雕刻、油漆、贴金、镶嵌,用了5年时间,终于打造而成。

  历史沿革:沧桑变迁非为梦

  对于甬式家具的辉大红酸枝一吨煌与沉寂,吴圣东娓娓道来。

  甬式家具的基础结构是卯榫,其渊源可以追溯到7000年前的河姆渡,那时的先民们已经创造出了榫卯木构件的器物。

  唐宋时期,甬式家具制作已声名远扬。南宋时,根据木家具样式制成的石椅,可窥探出其榫卯工艺。明代,甬式家具集木、雕、漆工和书画名家集名材于一体,艺术水平和制作难度达到了新的高度。

  到了清代,甬式家具中的桌、椅、橱、床造型基本定型,如房前桌、镶嵌扶手椅、纱橱、红橱、七弯床、三弯床等浙东地区的手工艺术形成了独特风格。无论是闻名遐迩的“十里红妆”、“千工床”、“万工轿”,还是浙东老百姓日常使用的桌、柜、椅、凳等日用家具,无不精美绝伦、工艺独特。甬式家具在当时被视为财富的象征。

  到了民国时期,甬式家具更是一度风靡。

现代社会中,红木家具受到了消费者的热捧与收藏家的青睐,这与其用材考究、工艺精湛以及蕴含深厚的中国文化密不可分。

独特用材:令红木家具迷人出众

红木家具选用质地优良、坚硬耐用、纹理沉着、美观大方、富于光泽的珍贵硬木即红木制作。不同种红木材质,生产出来的红木家具也各有特色。

比如,被誉为“木中之后”的海南黄花梨,花纹柔美、色泽细腻、香气清新、材质坚硬,是明清硬木家具的最佳用材。其特有的“鬼脸纹”也令红木家具在外观上别具一格。而称誉“木中之王”的小叶紫檀为紫檀中的精品,坚实厚重,细细抚摸还有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尤为特别。

还有,目前市场上较受欢迎的越南黄花梨、大红酸枝、刺猬紫檀、微凹黄檀等红木材质,制成的家具都给人以各种不同的感受。

精细雕工:令红木家具赏心悦目

红木家具讲究“三分材,七分工”。一件品相出众、质量上乘的红木家具,与精细的雕刻技艺密不可分的。红木经过干燥、开榫后,送入雕刻车间,由机器进行简单的初步雕刻。但是,再先进的机器也无法替代雕刻师傅的心灵手巧。

在雕刻师傅娴熟技艺下,人物的一颦一笑与景色中的春华秋实巧妙地刻画在红木上,让人仿佛感受到红木家具中人物的喜怒哀乐与美景的花开花落。这正是红木家具的独特之处,也是其它家具无法给予的视觉享受。

红木家具组装不用钉子、不用胶水,仅以榫卯结构将各家具部件相连接,经久耐用,甚至百年不朽。集实用、观赏、保值于一身的红木家具,已渐渐获得海内外收藏家们的青睐。

中华文化:令红木家具韵味十足

红木家具历来被视为家具中的“贵族”,自身传承了中华文化的内敛、大气、含蓄、包容的特点。

比如,圈椅的端庄、简约,体现了明代家具的典型风格。其周身贯彻的“园”的理念,不仅符合人体学的原理,增加舒适感,也与中华文化中“天圆地方”遥相呼应。官帽椅的造型中曲中带直、寓刚于柔,强调了内敛、刚正的君子气质。外形上呈S形柔美曲线的官帽椅,既扩大起坐空间,也适应人体坐势与体型需要。

除此以外,俗称“第一把交椅”的交椅和家具中唯一以官职命名的太师椅都具有较高的艺术气息与文化内涵。

  改革开放后,随着西式家具的进入,人们对家具的审美发生变化,甬式家具精细而繁复的制作工艺濒临失传大红酸枝八件套。

  2008年6月,“甬式家具制作技艺”被入选“省级非遗名录”。

  提到传承现状,吴圣东皱着眉说,现在市面上,真正明清样式的甬式家具已经很难寻觅了,只有一小批热爱的人还在坚持。惟其如此,对甬式家具的收藏、研究与保护才显得有意义。

  专家观点:

  变革后的甬式家具正在兴起

  市文保专家杨古城最近也在着力研究“甬式家具”,他认为,甬式家具没有濒临沉寂和灭绝,反而以崭新的状态发展着。虽然在现代家庭中,实木家具只占到1/2,但通过变革和创新后的甬式家具,正在悄然兴起,市场和销量反而比20年前增加了十倍。相关数据表明,1996年前,甬式家具的消费对象主要是宁波人,出口量很小,不到1000万。1996年之后,在宁波,生产甬式家具的大小工厂公司达到近100家左右。

  杨古城说,现在的甬式家具只是在仿制古家具的基础上,变革了式样、色彩、用途和使用对象。式样上,更符合现代人的生活,并吸收其他流派传统家具的风格,如制作可放电视机、电脑的橱柜,甚至有西餐柜,茶道家具等,适应各个国家人群的需要;色彩上更丰富,不拘泥于红色或黑色两种颜色;使用对象也从原来的有钱人家“飞入寻常百姓家”。

  链接:

  中国四大家具

  苏式:苏式家具的特征,一是格调大方,素洁文雅,没有什么繁杂的雕刻、镶嵌,即便有雕刻、镶嵌也很古朴,富有传统;二是结构整体,线条流畅;三是比例尺寸合度;四是圆润,给人一种自然的美感;五是精于造材。

  广式:风格绚丽、繁缛、豪华、富贵,多是沉穆的深暗红颜色,多选用紫色檀木,形成了特有的流派。

  宁式:宁式家具集雕刻、镶嵌、漆作、书画于一体,极具地方特色。

  京式:造形以广式为主,线条则以苏式为主,用料比广式小比苏式大,并渐渐融入西洋式家具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