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紫檀分辨

  • A+
尽管对称形式天然就是均衡的,但是人们在实际应用中并不满足于这种过于严谨或刻板的均等,而且常常探索并采用不对称的形式来实现均衡的效果,均衡虽然不大红酸枝家具具有对称那样严格和规则的制约关系,但却在形式构成上更为活泼和灵活,实际上,均衡也普遍存在于自然物和人造物之中,正如美国现代建筑学家托伯特·哈姆林(Tolbort Hamlin)所说:“在视觉艺术中,均衡是任何欣赏对象中都存在的特征,在这里,均衡中心两边的视觉趣味中心,分量是相当的。” 而在现代设计中受西方绘画及艺术审美的影响往往在形体中采用均衡的表现形式,格罗皮乌斯在《新建筑与包豪斯》一书中更是直接认为:“现代结构方法越来越大胆的轻巧感……古来难于摆脱的虚有其表的中轴线对称形式,正在让位于自由而不对称组合的生动有韵律的均衡形式。” 这虽然是针对建筑形式发展趋势的一种分析,但也表明随着科技的进步和人们审美观念的发展、变化,尤其是受现代时尚和后现代主义观念的影响,均衡形式的应用更能体现出统一秩序中的变化性和灵活性,因此在现代中式家具的设计中应综合运用并表现“生动有韵律的均衡形式”,尤其是在存在多个单体组合的家具造型中,如组合柜、衣柜、电视柜及架格等,同时在系列家具的陈设和布置中也需要应用均衡的构图,既包括在纵向立面上的均衡,也包括在横向平面构图上的均衡,总体上看,均衡形式的表现主要分为两种:(1)等量均衡如图5-27所示:①、②为联邦家私的座椅设计,采用松木材料,以使用功能为主,无装饰内容;③为潘志刚、陈坚佐设计的单人沙发,靠背板曲线和软体座面增强了座椅的舒适性,偏重于家具友好性设计;④、⑤为嘉豪何室的“中国红”系列中的圆台和卧床,在造型上分别提取了古钱币和马褂的造型,赋予中国式的情趣内涵;⑥为春在中国的长椅设计,将马扎的形式转化为托几与长凳组合,显出别出心裁的个性化与新奇感;⑦为春在中国“赞直”系列的红堆红直腿高柜,极简的造型配以精美的工艺和传统特色的装饰纹样,突出了家具艺术化品质,是设计师情感体验的体现。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