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具样式之美挖空形成居住的空间

  • A+

    以有机建筑(Organic Architecture)概念而使西方现代建筑学家至今仍无法回避的近代著名建筑大家Frank Lloyd Wright(1867-1959)认为:“直至今天(1940年代),古典建筑都是致力于外部雕琢,然后将里面挖空形成居住的体积。现代建筑的实体应该是在屋顶和墙壁的空间里,问题是直到今天建筑师都没有意识到。我理解到这是对整个古典建筑传统的挑战……有一天,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的文字:‘真正的建筑并非在它的四堵墙而是存在于里面的空间,那个真正住用的空间。’正是我的‘有机建筑’的观念,作者是比耶稣早五百年的中国哲学家老子。原来在几千年前已经有人作出同样的判断……经过一阵子的沮丧之后,我开始意识到,老子的哲学何尝不是在证明我对建筑的观念,是符合一个历千百年而不变的客观事实”(The Anatomy of Wrigat’s Aesthetic, Architectural Review, Maccormac,1968)。

    显然,有机建筑的概念与老子思想的不期而遇并非偶然。

现代中式家具风格界定与相关研究
4.1 现代中式家具概念界定
4.1.1 现代中式家具中“现代”的所指
“现代”不是一个绝对的词语,而是具有相对性的,它是相对于“传统”而言的。“现代(modern)”一词本身是对后期拉丁语中“现代”一词的沿用。可以发现,公元6世纪的拉丁词modernus有希腊文neo(新)的意思。Modernus把现代与逐渐衰逝的古代相区别,当古代或世界之初越来越远地退入一个与现代相对的时代时,这种用法便愈加流行。 《辞海》对“现代”的解释为:“眼前的、现有的、正在进行中的意思。”《韦氏词典》将“现代”解说为:现时存在的事物,非属于某一遥远时代的事物。《牛津大辞典》亦然。显而易见,“现代”一词是一个动态的概念,有着极强的时代性,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时髦与流行(modish, fashion)以及现在的与新式的(modern, newstyle)。实际上,自17世纪始为人所用以来,“现代”一词派生出“现代性”“现代主义”“现代化”“现代感”等等描述性短语,以致它不再是单纯的一个词或一个短语的组成部分,而是代表着某一整个文化。

在艺术与设计领域,自1851年“水晶宫”世界博览会以来,“现代”或“现代主义”成为与“传统”和“保守”相对立的词汇或理念,并与“先锋”“进步”等意义相关联,具有了典型的时代特征,带有强烈的“革命性”。20世纪上半叶的现代主义设计基本上是与工业化、技术化、民主性和经济性等反传统特征紧密相关的,而到90年代后现代主义设计则倾向于新材料、新结构与新技术的多元化应用,融进了诸多人性化要素。“现代”与“现代主义”的概念也随之扩展,而与时代文化、经济、科技等相联系,强调所表征内容的时代性,以及与“传统”形成区别和差异化,但并不强求二者的割裂和断层。就家具发展史来看,现代家具的萌芽通常被认为是始自索内特曲木家具。迈克尔·索内特着力于单板模压技术和弯曲木技术,并推行批量化机械生产,设计并制造了一系列简洁实用的家具,其中包括最为著名的“14号椅”(如图1-26)。而后随着工艺美术运动、新艺术运动、现代主义运动在艺术、建筑、设计等领域的开展,家具生产逐渐应用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材料,而且在设计理念上追求简洁质朴、重视功能性、反对装饰的风格特征。在此基础上,德、美、北欧、意大利及日本等先后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现代家具风格,如北欧现代家具更具亲和力,坚持完美的结构和卓越的品质,注重高贵优雅的创意与恰如其分的功能的结合;意大利家具更具个性化和时尚感,造型形式更加多样化并具有现代的浪漫情调;日本则专注于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表达,在先进的制造技术和工艺的基础上彰显民族的文化特征。总之,现代家具是基于工业革命和机械化大生产基础之上,在造型、结构、材料、工艺和生产方式上与传统相区别的并且较之更具时代特色的新家具形式。所谓“现代”,主要是与传统家具样式或古典家具样式相区别,而且与所处新时代的生活方式相配合,并符合流行时尚的审美需要。大红酸枝家具价格

    

就其风格特征来讲,现代中式家具应是在现代条件下创造出的具有中国文化内涵和中国文化神韵的家具。具体地讲,是“吸纳民族传统艺术精华,以中国优秀传统家具为蓝本,巧妙地把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和时代潮流相结合,同时又与现代的中国居住环境、生活与工作方式相协调,在造型上吸取传统的严肃造型和文化符号,使其既有古典家具幽雅清秀的艺术效果,又具有现代国际家具的简约风格,将东方的审美情趣与西方的艺术品位融为一体。” 
现代中式家具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其一,家具必须是现代的,是继承和发扬中国传统风格和文化内涵的,能满足现代的生活方式需要,符合现代审美要求。而历史遗留的古典家具,或者是修复的传统家具,或是古木重构的艺术装饰家具等均不属于现代中式家具的范畴;其二,家具必须是中式的,是由传统家具式样经探索创新设计的。所谓“中式”,不只局限于家具的传统造型式样,它可以是传统家具造型的某一要素的重现,可以是几种家具造型的有机组合,还可以从其他的传统造型物,如中国传统建筑、陶瓷器皿等中寻求造型要素,甚至还可以糅合西方传统或现代的造型要素,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的主题是中国的,富有中国文化内涵的

    一幅为人津津乐道、流传有序的中国水墨画,画家首先考虑的是留白,即虚空。笔大红酸枝大床触之处即为实。知白而守黑,是艺术修养深厚的画家的基本功,也是最难把守的。而明式家具的实与空也如水墨画一样,虚空的处理也是最难为人的。第一本研究中国明式家具的专著《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作者:德国Gustav Ecke,地震出版社1991年10月中译本第一版)第136页之黄花黎靠背椅,其特点为方圆组合、严谨规矩。搭脑、弓背牙子、腿、枨圆润而纤柔,座面与管脚枨之间、靠背与后柱腿上节之间均大胆地留有足够的虚空部分。特别是靠背为浓墨重彩、神来之笔。明式家具中的黄花黎靠背椅之靠背一般为光洁无饰之素板、鲜有动作,而图中直搭脑正中镶弧形靠背板,靠背板中部所嵌黄花黎瘿子十分醒目养眼。令人击节之处还在于其上下不同的开光:圆洞式与海棠式,与苏州园林之通景窗形成的移步换景之效果有异曲同工之妙,无声而生动。这款靠背椅可谓十六品之简练、文绮、妍秀、柔婉、空灵之代表作。

    另一款为黄花黎带柜垫圆角柜。圆角柜,即柜框四角呈圆形的一种柜,外型上窄下宽,柜门面也是上窄下宽,柜顶出沿,与四腿垂直。柜面为一木而成四片,颜色、纹理完全一致的黄花黎,注重外表对称对应之美。开启柜门,框内安两个抽屉以隔出上下两个较大的空间用以放置四书五经,彰显主人的内涵与品位。独具匠心的是圆角柜四足之下完全可以移向别处用以垫高的柜垫,无意之间在外表厚朴的圆角柜下露出两个透光的巨大空间,一扫拖踏、沉闷之感,给人以圆浑、玲珑、典雅、清新之快觉。这就是空也即“无”的作用与价值之体现。

    刘勰(465-522)《文心雕龙》曰:“奇正虽反,比兼解以俱大红酸枝饭桌通;刚柔虽殊,必随时而适用。若爱典而恶化,则兼通之理偏,似夏人争弓矢,执一不可以独射也。”文物鉴赏家张汉先生认为“无”就是“有”。明式家具中的“无”也是其大红酸枝罗汉床价格“有&rd大红酸枝餐台quo;的有机组合部分,“无”与“有”的统一才是明式家具之美具有震撼力之本。老子认为:“有无相生,难大红酸枝一吨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向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有无相生”,不仅仅为“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更重要的是体现“有无相生”、“道器一体”、自然和谐之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