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以透雕和浮雕的仙作家具艺术美感

  • A+

    仙作家具对造型艺术、装饰风格和色彩上非常考究,艺匠们以雕、镂、嵌、绘等巧妙的装饰手法,将丰富多彩的纹饰图案融于其中,创作出秀美的家具重器。我大红酸枝红木们不难发现,他们在繁简之间拿捏得当,线条富有节奏,装饰手法别致,纹饰、题材富有韵味,形成了迥异的风格,并突显出清雅质朴的艺术特色。

    仙作家具同样会根据家大红酸枝屏风具的不同形制而采取不同的纹饰,以达到实用、精美的效果。勾顶藤纹、蝙蝠纹是普遍流行的装饰纹样,常常被装饰于桌案椅凳的苏州大红酸枝腰部,在腿足间的牙板上常雕以卷草纹、双龙戏珠等等来体现美感;仙作的拔步床、架子大红酸枝躺椅床以及富有现代气息的高低床等,除了雕饰牡丹、喜鹊或鸳鸯等吉祥之物外,也会采用一些简单几何纹样来装饰,配以透雕和浮雕;透雕的龙纹系单独雕刻后,嵌装在背板上;而多宝大红酸枝罗汉床价格纹、螭龙纹、植物纹等雕花造型亦常用于太师椅、靠背椅等此类家具中;顶箱柜、沙发十一件套、屏风等家具形制,则更注重实用和装饰,常见的有,梅兰竹菊、四大美人、先贤人物、福禄寿图,或者云中仙鹤等题材。

破头楔

    破头视,也叫挤模,使用在透棉的棉头上。备楔是家具棉卯结构中的补充,属于棉卯结构范畴。但备楔这一结构的使用方法针对白木家具和红木家具有不同之处,同时也因家具的结构、部位和大小的不同,使用起来有所区别。

      白木家具大多使用破头楔。因为它材质相对较软,所以大多采用椰卯结合后用凿子将明榫头凿合,再将木楔凿入椰头的方法(破头楔需要使胶) ;而红木材质较硬,所以在组装家具x。  前就要先将榫头宽面的中间挖缺、拉掉,预留破头楔的位置,

内特  在组装后将楔直接备入预留的榫头上。破头楔应该使在榫头的所以  中间部位,使在两头是不科学的,在力学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所修  只能暴露出榫卯结构的不严紧。如果所备的破头楔在使用中很

      快被挤出来,则达不到长久牢固的效果。所以破头楔的长度不应低于整个棉头的一半,这样的备模结构才能增加家具的牢固性。试想一下,如果直桦、直卯眼的样头与卯眼宽度一致,怎么备双三角形木楔?如背单楔将极易使框架窜角。即使当时不

      更何况三角木木楔与直的神头排列在卯眼窜角,日后也会窜角,

      达不到长久牢固的程度。内势必形成W形,导致木楔被挤出来,  一定范围内形成燕破头楔主要是通过楔的支撑力使榫卯在一    尾,对于较大型家具透眼较宽的榫头,可在榫头均分备两个棒,这一一科学、合理的工艺是非常值得传承的。


      我在2007年为崇文区的一位朋友修复黄花梨方凳时,大徒弟按常规方法一-直没打开, 为了使他学艺更加认真,我以打水为名将他支走,然后做了个和榫一样大的木头并在背楔处挖缺一部分,利用反作用力的原理将木楔退了出来。徒弟回来后很惊奇,我这才把道理告诉了他。在此提示修复人员,当你遇到透榫打开非常吃力时,也就证明了该破头楔结构的使用是非常合理的。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生打,不是把木边打折就是将榫头打断:我们需要在透眼的顶端用较硬点的木材做成榫头大小的挨打木,并用挨打木在家具的备楔部位按相应尺寸将破头楔的部位挖缺,这样逆方向打榫头时,由于预留了破头楔的部位,样头往外出而破头楔会反方向通过力量的振动形成反作用力,从而成功打开这件家具,而且毫发无伤。


    除了器型上的考虑之外,创作明式家具时,更多的是注重木材本身的纹理,或光素手法,或在局部以双环卡子花、夔凤纹等单一、简练的纹饰为主,凸显出一种简约之美。对于清式家具,则通常多处雕以各式纹样,构图细腻,精工细做,塑造出一种雍容典雅的气质。总的来说,仙作家具对于纹样的装饰上,遵循于传统,又不拘束于传统,别有一番新意。

    此外,在纹饰的雕刻上,则力求饱满刚劲,一气呵成气韵贯通。比如魑龙的龙首双目圆睁,刻画出炯炯有神之风采;抑或荷叶,叶脉清晰逼真,线条的雕刻看似简单,实则难上之难。题材之美,生动传神,余韵动人。传统家具纹饰图案,在中国文化上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历史上题材众多,但每个年代,人们喜爱并采用的家具题材基本上大同小异。从中,我们足以窥见古典家具的隽永的艺术魅力大红酸枝顶箱柜。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