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的红木家具和精致典雅的明清家具价格升值

  • A+

    放眼商业老挝大红酸枝家俱价格市场和收藏领域,中国传统红木家具一直都在价值和份额上雄踞一壁江山。担载着人文家具、艺术家具的盛名、肩负着保值升值的重责,红木家具早已脱离家具的自然属性,转而在艺术之路上一去难回头。在社会需要静思,市场需要冷却的当下,喧嚣的人心也应转入思考,我们是不是该理性还原红木家具的本真了呢?

红木家具

    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刚就是这样的思考者。他的本职工作是与馆藏的数百件明清家具亲密接触。近距离地欣赏把玩、更多的时间和机会,让他对这些世人眼中的宝贝有更超然理性的认识——椅子就应该是坐的,床就应该是躺的,精致典雅的明清家具也不能推卸它作为家具的功能性。

    精妙的结构、超凡的工艺、传承的历史、纷乱的市场、投资与收藏……关于中国古典红木家具,专家刘刚告诉我们很多。

    (匡彧)

    清·紫檀有束腰马蹄腿三屏风式罗汉床

    红木家具即优质硬木家具

    谈红木家具,首先要厘清的是什么才是真正的红木。在上博家具展厅入口印尼大红酸枝处,立着几根实物样板,分别是紫檀木、黄花梨木、酸枝木、乌木、鸡翅木。每一根都有横剖切面显示,方便观众看清木材的内里乾坤。

阔叶黄檀家具哪个品牌做得好?东阳哪个交趾黄檀家具的厂家有保证

    刘刚解释称,所谓红木家具,并不是某一特定树种的家具,而是明清以来对稀有硬木优质家具的统称。自明朝嘉靖、万历年间开始,流行用硬木做家具。这一时期,城市商品经济繁荣,住宅和园林建筑兴起,特别是东南亚硬木的大量输入,为当时家具向高层次发展提供了先决条件,而在此之前,江浙一带有钱人家一般选用榉木制作家具。

    明代是传承中国传统最好的朝代,明代文人崇尚自然,顺理成章地将这种审美追求带入家具设计中。而明式家具的造型与硬木的纹理、质地又最为相宜,既和谐委婉又隽永古典。刘刚称,明中期的家具制作很好地继承了宋元以来的传统木作技术,但还处于模拟宋元的阶段,家具款式比较复古。到了明中期以后,明式家具的拙朴特点才逐渐显现出来。

    清代古典家具讲究宽绰的用料,凝重的体态,求多求满的装饰,加之受外来文化的浸透影响,使得清代家具形成迥异于明代家具的艺术风格。

   “明清两代家具结构上的科学性和装饰上的高度艺术化,使中国古典家具的制造水平达到鼎盛。”刘刚说。

    清·黄花梨大脸盆架

笔者记述了九件堪称天价的紫權家具拍品,并据此得
出紫在上期的拍坛中,家具在近七年来实属拍坛其实,  “木分花梨紫檀”,素有“木中之后”之称的“标王”的结论,但对黄花梨家具则可
能相对有所不公。其实,
黄花梨,  武福而言毫不逊色。在当前红木市场上,无论是涨幅还是质位,黄花梨更是都已远远超过紫檀,一跃成为红木行情中真正的 “价
格之王”。

自入场拍卖以来,黄花梨家具也直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成交价格一直稳定上扬。从最初几年的千万元到目前的近七千万元,黄花梨家具的拍卖成绩屡屡被刷新,特别是在近四五年中,各大拍卖公司更是轮番上演黄花梨家具的拍卖传奇,促成了罕见的黄花梨“天价”家具扎堆成交的“并喷”现象。这些“天价”表现业已成为黄花梨家具跻身世界级重要拍品行列的标志,也是古典家具市场当之无愧的“晴雨表”和“风向标”。

那么,回顾近些年的拍坛,我们又当如何品评这些黄花梨家具拍品呢?其“天价”之下到底有着怎样的艺术价值?为此,与紫檀拍品类似,笔者也挑选了排行前九名的经典黄花梨家具拍品,并整理了相关的拍品图录资料来逐加赏评。

    明清家具造型装饰各树一帜

制作工艺-水磨法

今天绝大部分的木作工艺已经被机器所代替,但是有些传统手工艺不能丢失  要采用和遗忘,即使是在机械化的今天,它们二十世也是机械替代不了的,仍然需要学习和  进入中.传承,对于一些高超技艺就更需要传承  但是对和发展了。工艺和技术在很多方面很难  而出现有明确的界限区分,就中国传统家具的头打虐制作和修复来讲,无论是工艺还是技艺  磨,这都离不开对木性的了解。如果说工艺是  只不文化的技艺,那么其所蕴涵的文化是悠  家具白久而深厚的,体现了中国匠人的心灵美,  轮片白展现了做人的美德与哲学。现代部分人  对平i在工艺和技术上作伪的行为与之相比,难  具的i道不是德行上的差距吗?“德" 文化在中  何打|国也有三千年以上的历史了,作为传统的  迹的中国古典家具和红木家具,其制作工艺程  灰、,
作用,与大家交流。家做一个明确的阐述,联是什么呢:我愿意将我所知道的向大还望指正!以起到抛砖引玉的  发展的鬃修复些化

和中国传统明木家具制作工艺水磨法
到工具在唐代前,具发展的制约,我国的家具制作由于受用石磨方法进行细加工,家具制作打唐都是即便是费尽力及经这里时也一些化祖气也达不到现在这种光滑程度,因此船漆和披麻灰工艺。
      中日本手持小电动工具      进入中国,地二十世纪七但是对于硬木家近祖现象”,几年又具的打磨在个别厂家反得到进一一步发展,退回到了用石而出现了心出如手持电动砂轮片打头打磨的磨,这和用石内年代。义打磨家具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改为电动的了。从木性与优质家具的意义上讲,手持石磨远比电动砂轮片的打磨效果要好得多,起码是平面对平面:而砂轮是以某一个点来接触家具的面,平整度就差多了。但是无论如何打磨,光泽度都不能达到不留凹凸痕迹的效果。因此,现代常用刮腻子、披灰、做固化剂、做漆等工艺将木质自身的鬃眼填平,但它是否适合现代环境的发展呢?抽涨系数是否相同?是否便于修复?其可修复性又有多少呢?而且有些化学工艺是否环保,很值得商榷。

      红木家具的制作工艺和技术随时代及经济发展等多种因素也在不断地改变。这里有传承,要遵循传统;有发展,同时也有商业性的工艺进来。本文要介绍一些工艺,这些工艺恰恰是应该作为文化被传承下去的,同时也是现代机械所不能取代的传统工艺。

 

    明代家具一直以追求神韵为宗旨,风格典雅,朴实大方。这一时期的家具品类齐全,而且形成了鲜明的艺术特色,它外观形体简朴对称、线条流畅,天然材色、纹理宜人,在制作过程中常采用雕刻、榫卯、镶嵌、曲线等传统工艺,特别喜好用攒斗和雕刻手法,在家具醒目部位加以点缀。

    刘刚进一步举例说明,明代的工匠已能充分运作多种多样的线脚来体现造型的完美,具体表现在置物的平面和承重的腿足上。如桌面都采用“冰盘沿”或上下对称的线脚,腿足无论方圆,其断面方非一式,圆非一相,形式非常丰富。比如三弯腿,工匠将桌类家具的腿柱上段与下段过渡处向里挖成弯折状,弯腿家具的足部多为内翻成蹄形。到了明末清初,中国家具已在造型和装饰上对欧洲产生重大影响。欧洲宫廷家具中的沙发、桌、柜等,很多都是借用明代家具的三弯腿造型,这种风格至今还流行大红酸枝走势不衰。

    在一般人的认知中,明代家具结构简洁,线条流畅,旗帜鲜明地走极简风,“这是一种误识,明代也有很复杂的家具。”刘刚解释说。从上博收藏的传世之物和各种文献资料考据,明代不乏制作繁复的家具,只是流传下来的以简约风格为多,所以人们才有了这样的认识。

    明代家具简练质朴的结构特征一直到清康熙时期都得到很好的传承和保持。到雍正、乾隆至嘉庆年间,随着经济迎来繁荣昌盛,国力也逐渐走强,奢靡之风随泰国大红酸枝之流行。宫廷、权贵转而喜好纤琐繁缛的家具,以此来炫耀富足华贵。所以,清代家具注重体量,提倡繁纹重饰,在装饰上求多求满,雕刻、镶嵌等多种工艺与多种材质结合,形成富丽豪华的重彩风格。还有一点,刘刚特别指出,大红酸枝圈椅价格清代受外来文化影响最多,满人本身审美就与汉人不同,后来又有传教士来华,欧洲风格随之进入中国,这也导致此时期的家具追求豪华,欧洲洛可可艺术风格非常明显。可惜的是,清代晚期自道光至清末,国力走衰,精雅的人文生活不复兴盛,统治阶层对奢侈品的需求从数量和质量上都在减少降低,由此直接导致中国传统古典家具业走向衰蔽。此时期,上乘佳作已难觅踪迹,家具不论形式还是做工,都趋向庸俗和粗陋。

    明清两代在家具取材上也存在明显的不同。刘刚称,明代家具的潮流是贵黄不贵黑。黄即指黄花梨,这种木质的家具经清水擦蜡后,会露出漂亮的木纹肌理,自然中透出文人气质。至清代,潮流转变为贵黑不贵黄。黑即指紫檀,清代皇宫中的御用家具非紫檀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