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具中常用卷草纹花瓣样式的自由曲面

  • A+

象征性要素应用

人工环境中的自然体验也常常以抽象性的或象征性的形式出现,传统中式家具通常用谐音联想、暗示或隐喻的形式来表现主观愿望与自然事物之间的关系,从而使人在与家具接触的过程中获得心理享受与自然体验,如传统家具中常用卷草纹、灵芝纹及龙凤瑞兽等都具有特殊的象征寓意,人们在对这些元素的热爱中也常常会激发出对自然的感悟与想象,尽管这些元素有时并不受人们关注或理解。现代中式家具虽然不需要采用这些装饰化、修饰化和图案化的元素来反映自然的特点,但同样需要在家具造型、结构及工艺上形成某种自然的象征性,使人能够从中获得强有力的自然情感与想象力。相对于人工制造出来的规则形式或几何形态,人类更偏爱自然界中具有象征意义或联想性的质感、动感、可塑性或曲线形、圆形或球形表面等,正如庄子所说:“天地有常然。常然者,曲者不以钩,直者不以绳,圆者不以规,方者不以矩,附离不以胶漆,约束不以绳索。”(《庄子·骈拇篇》)这也就为我们的家具设计提供了赋予造型象征性意义的基础。现代家具设计也往往通过抽象性地融入自然界的外观、形式以产生间接的自然体验,如从藤蔓植物中抽象出的曲线线条,花瓣样式的自由曲面,乃至生物细胞的内部组织结构等,其重在从中剥离出体现自然生命意识的形式要素,并在家具

1598596904572901造型中进行转换应用(如图3-67)。现代中式家具设计同样需要这种对自然生命力的表现,进而将家具赋予自然的象征性,而不再是单纯的“物”。如从传统中式家具造型中的曲线、弧线及圆融过渡等形式入手结合自然物的体貌特征,在家具中赋予各种线条以生命的节奏与律动感;或通过对自然物形态的提炼和抽象,使其形成新的象征意义以适应家具的表现形式。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象征性形式的设计不只靠对自然物的模仿或移用,更重要的是在认识并理解自然物本质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构思与创造,创造出的新形式并不依赖于某一自然形式而存在,并具有更深层次的象征性。 图3-67 现代家具设计中的象征性要素 Fig.3-67 The symbolism elements in modern furniture design

现代中式家具设计系统的中观层次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