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的家具注重材料的质地八仙桌透视平衡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明式家具是中国传统家具的集大成者,经过历代的更替、经济的发展以及各民族文化的融合,明式家具达到了相当高的艺术成就。

它不仅注重材料的质地、颜色和纹理,而且善于运用线条的起伏变化和构件的精巧设计来体现家具的简洁明快和典雅柔美,同时也善于用结构来体现中国之“礼”以及对意境的追求。

它所体现的工艺风格,已成为传统家具艺术的划时代标志。






明式家具


什么是明式家具呢?至今仍未有一科学准确的定义。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一书中认为明式家具可以从广义与狭义两方面理解:

广义的明式家具:包括所有制于明代的家具,不论是一般杂木制的民间日用的,还是贵重木材、精雕细刻的,皆可归入;就是近现代制品,只要具有明式风格,均可称为明式家具。


狭义的明式家具:指明至清前期材美工良、造型优美的家具。




从狭义讲,明式家具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①  造型简洁、优美、清新;

②  结构科学、合理;

③  文人参与家具的设计,“明式”又有明显的“文人家具”之特征;

④  不尚雕饰,注重材料的自然颜色与纹理;

⑤  注重线条语言;

⑥  木材以榉木、黄花梨为主,次之为紫檀、铁力、乌木、黄杨木、榆木、柏木等,特别是明式黄花梨家具可为明式家具之标本,即所谓“匿大美于无形,藏万象于极简”,这是对“明式”的最好诠释。


明末及清前期,无论宫廷、士人还是文人、老百姓对于家具所用材料的选择都趋向于黄花梨。


这是崇奢的结果之一,更主要的还是明末文人好文、好色、好奇,追求放达、飘逸的人生及审美趋向发生根本性改变的结果。




我们现在能涉及到的明式家具,主要是指国内外藏家的藏品或拍卖的或博物馆里珍藏的经典黄花梨家具等。


而从这些黄花梨家具来看,精美优秀者多为明式风格,也多出自明及清前期。


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


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巴黎吉美博物馆


从家具发展史的角度出发,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将明及清前期,称之为“黄花梨家具时代”并不过分。如果有人问哪一种木材所制家具可以作为明式家具的代表,黄花梨应当之无愧。

 

优秀的明式黄花梨家具,也可为明式家具之代名词。这一说法可能会遭到一些人的批评,但想找出第二种木材来代替黄花梨也是很困难的。



黄花梨及黄花梨家具作为我国古代家具发展到顶峰时期的产物,其地位与意义也就在于此。

 

 


黄花梨与明式家具

- Classic Chinese furniture -

 


黄花梨是制作明式家具的主要材质。





明式家具的复兴,得益于杨耀、艾克、王世襄三位先生的学术成果。可以说,如果没有三位前辈的奠基,明式家具的回归还要推迟很多年。


关于明式家具,王世襄先生总结了十六品,即: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秾华、文绮、妍秀、劲挺、柔婉、空灵、玲珑、典雅、清新。


十六品,也就是明式家具的十六种审美境界。


明末 黄花梨一腿三牙高罗锅枨八仙桌 局部


我们大家喜好的明式家具,不论是简素还是繁华的,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即心知肚明,每一个细节之处都展现出不一样的美。


比如很多明式椅子桌子,其腿足均有外挓,这可以理解为透视平衡,但更多是人文寓意,下宽上窄的纵向形变,预示着向上气韵。



明 黄花梨一腿三牙高罗锅枨八仙桌 局部


同样,明式椅子的很多腿杆均略有下粗上细,其内在精神的预示尤如竹子的外形,有向上节节生发的寓意。至于搭脑翘头或罗锅枨的上位(宁上不下),均含有挺拔向上的形意。



明 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局部


圆制圆包圆凳椅家具,或桌柜及圆角柜等,稍喷出的面枋与腿杆的侧挓,形成的收放。


清早期  黄花梨透雕花板圆角柜


桌案型器具与隶书一样,气质劲挺舒展,意爽明快。


明晚期 黄花梨龙纹翘头案


特别是较为人文气质的香几或琴几,其面枋与腿的构架比例以及上下势韵,造型干净利索硬朗,没有过多杂赘碎物,明靓简明清爽,在传统家具中,深受人们的青睐。


明末清初 黄花梨五足香几


束腰的缩放,面枋边沿的喷与收,垛边及托腮的棱方劲显,均有其精神气质的提示,或厚重、或硬朗。即使三弯腿,硬拐子,二字枨等,共内在旋律与书法一样,潜藏着逻辑关系。


明 黄花梨方凳


明晚期  黄花梨三弯腿长方凳

 

黄花梨与明式家具的融和之美,是人与自然的包容之美,是人寄情于物,一切绚烂都归于平淡的天趣之美。

 



颜色与纹理

- Color & Texture -


 

我们从遗存下来的明式家具中所看到的黄花梨家具多为一木一器,即一件器物用一根黄花梨原木解析而成,其颜色、纹理致或接近,这是黄花梨家具设计与制作的难点,也是至高的境界。


明 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


我们几乎没有发现较早的黄花梨家具采用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颜色的黄花梨,也许黄花梨本身的颜色与纹理足够使人陶醉,没有必要再画蛇添足。


即使在黄花梨大料充足的明朝或清前期,黄花梨家具的所谓一木一器,也是十分讲究颜色与纹理的组合,除了同色以外,所有边框或腿足均采用径切直纹的材料。


明晚期  黄花梨百宝嵌龙纹罗汉床


除了力学方面的考虑外,首先还是考虑黄花梨家具的审美,柜门及案心多采用弦切且纹理对称的黄花梨,当然也有不少径切直纹的。


明末清初 黄花梨螭龙纹三弯腿炕桌


标准的黄花梨家具极少违反这一原则,如果边框或腿足均采用花纹美丽的弦切,或心板为径切直纹,边框、腿足用弦切,则眼花缭乱、秩序颠倒,尽失黄花梨家具的自然之美。


明末清初 黄花梨圆角柜


随着黄花梨资源减少,黄花梨大料的来源也十分困难,如何处理黄花梨家具的颜色与纹理则需十分慎重。


一件家具或一组家具尽量使用同色的黄花梨,如果达不到这一要求,则边框或腿足使用深色的黄花梨,心板及其他部位采用浅色或纹理优美的黄花梨。


这一秩序不能颠倒,否则头重脚轻,色彩混乱。


明晚期  黄花梨弧面玫瑰椅 局部

黄花梨明式家具的审美情趣除了其形外,颜色与纹理的组合更能彰显其神形兼备、飘逸张扬的个性。这也是明式家具之范例。

 

 


与其他材料的结合

- Integration with others -


 

明式家具惜料如金,多裁一寸显得局促,少裁一寸显得臃肿。这种审美态度,既是对珍稀材质的敬畏,也是对家具本身人文精神的钟情。


清早期 黄花梨透雕花板凤头脸盆架 局部

 

黄花梨柜类家具之顶板、侧板、背板、抽屉板一般采用较轻的木材,如杉木、柏木、银杏、松木、楠木。


柜门心采用竹簧片、斑竹片,或颜色近似的瘿木,如楠木瘿、桦木瘿,桌案类家具之面心也多采用颜色近似之瘿木,如楠木或楠木瘿、花梨瘿;桦木瘿、豆瓣楠木、花楠,也采用蛇纹石、绿石、五彩石、大理石、黄蜡石、乌拉石及其他文石。




明末清初 黄花梨瘿木面鼓凳



清早期  黄花梨嵌理石芯小炕桌一对


这些不同的材料增加了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