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脚牙板壸门曲的明式家具古典椅子曲线雕塑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美就是自然秘密规律的呈现,如果没有人去把这种规律揭示出来,它就永远是不可知的。






明式家具经典 / 椅 · 下


昨天给各位介绍了圈椅,今天我们说说官帽椅。官帽椅有两种,分别是四出头官帽椅和南官帽椅,前者的搭脑和扶手四处均有出头,后者则没有。


官帽椅之所以经典,是因为它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中国味”,它是土生土长,由中国的文人亲自参与设计,然后发展至巅峰的一把椅子。




01 扇面形南官帽椅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紫檀扇面形南官帽椅

座面前宽75.8厘米、后宽61厘米、通高108.5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 见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第93页



如果谈到现今被仿最多,和圈椅比肩的,就应该是这件“扇面形南官帽椅”了。

 

原因很简单,王世襄《研究》一书的封面家具就是它,而翻开书的扉页,读者首先看到的就是这把椅子上浮雕的那窼牡丹纹团花,十分经典。





在我国传统中堂椅具陈设中,一般来讲,八椅四几称为一堂,四椅两几称为半堂。上海博物馆藏的紫檀扇面南官帽椅,却是个特例,四椅称为一堂。



上海博物馆明式厅堂


此款“扇面形南官帽椅”可谓名家公认经典之器。


王世襄先生的《明式家具研究》里大多为四平八稳的学术语,但却对这把官帽椅却里里外外充满溢美之词:

 

设计者特意采用回婉的曲线,使上下和谐一致。管脚枨不但用明榫,而且索性出头少许,坚固而不觉得累赘,在明式家具中殊少见。它可能是一种较早的造法,还保留着造大木梁的手法。


此椅四具一堂,尺寸硕大,紫檀器中少见,造型舒展而凝重,选材整洁,造工精湛,不仅是紫檀家具中的无上精品,更是极少数可定为明前期制品的实例。

 

王世襄对它的评价很高,不仅使用了“无上精品”一词,在《明式家具研究》一书的封面上也选用了此器,便可看出它在王世襄先生心目中的份量了。


 

后来这把椅子连同其余家具共七十九件,经手香港庄贵仑,都捐献给上海博物馆。2002年,王世襄先生在接受《中国书画》杂志“大师访谈”时又说:


七十九件中有明代一堂的牡丹纹紫檀大椅,是举世知名的最精品。


上博的明式厅堂一共有四把,四把雕花不尽相同,有好有差,以《明式家具珍赏》上的那朵牡丹为最好。



靠背板的牡丹纹浮雕


一直说它朴实,唯一的装饰可是没有实用功能或结构需要的富贵荣华。从椅子靠背上最重要的位置,小圆窗内长出来,分明在说:朴实只是选择,牡丹才是不经意流露的富贵本色。


整件造法除了有结构的功能外,更有完美合适的细节,使整件产品有更长久的阅读趣味。巧合与不是巧合的比例,令看似平淡的南官帽椅显得不简单。




先从尺寸上看,这是件尺寸较为硕大的官帽椅。座面足够宽大,盘腿而坐也可,这是除禅椅外一般椅子不可实现的。



明紫檀扇形南官帽椅(右)  


椅子下大上小,四根柱脚逐渐向上收拢,形成梯形立方,以增强椅子的稳固感,券口牙条的曲线与柱脚直线形成内柔外刚的动静对比。


圆材本身不妨碍制作各式榫卯,同时亦是让人自然接触的最理想形态。鹅脖与扶手均配合手形做有机的扭动,既自然且舒适。




纤细的联帮棍,却要动用上比它厚重得多的大料来制造,这种含蓄的“耗料”手笔,令本来平实的造型透出一种“贵气”。




前后四条椅腿,通常是一木连做。坐盘上前腿引申作扶手的部分做鹅脖处理,看起来像是上下分造的样子。这样椅盘以下便显得更加可靠,而扶手部分又不至于呆滞。


最为有趣的是,椅子的管脚枨不仅用透榫还出头少许。此种造法来自于建筑上造大木梁架的手法,颇具古意,在明代家具中很少见。




细品扇面椅,不得不佩服古人选择将扇面融入家具设计的巧思,满足家具实用性的同时,也像很多传统手工艺品一样被赋予了“器以载道”的文人理想。


人体在正常端坐时,双腿会自然左右开立,左右膝盖与臀部的连线呈倒三角形,而采用扇面形的椅盘,则正好与人体坐姿的倒三角连线相吻合。



 

在《明式家具研究》的附录二收录的《明式家具的“品”与“病”》一文中,王世襄还把这把椅子收为第四品“凝重”的示例。


指出它侧脚出挓的做法,让其获得舒展的间架结构和稳妥的空间布局,是很大程度上塑造其“凝重”品韵的主要因素。


业内对它的仿制品很多,但真正能还原其风神气韵的却很少。仿制者一般都会对它的造型“动手脚”,比如:


改变其体量规格,以迎合当代的家居环境;

管脚枨弃明榫而采暗榫结构;

忽略原件座面前后的宽窄变化之大而做得前后一致;

还有的仿制,只仿它的雕饰纹样,把它应用到其他款型的坐椅上。

 




市场仿款


总之,这堂紫檀扇形南官帽椅造型舒展凝重,宽厚且素雅,造型古朴精致,在明清家具中占据重要的地位,王世襄先生断:


是极少数可定为明前期制品的实例。

 

王世襄先生将它断代为明,在当今业内也还有不少争论,认为他断的太早,王正书先生在《明清家具鉴定》一书中认为该椅子应断代为清,并且应为清后期的作品。


 

我们姑且不论这把椅子的年代到底应为何时,就这件器型而论,确实是一把经典的椅子。




02 高扶手南官帽椅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明 黄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

座面56×47.5厘米、通高93.2厘米

颐和园藏 /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第91页



另外一件南官经典款,是颐和园藏的明黄花梨高扶手南官帽椅。它们四具成堂,被王世襄先生收录于《明式家具珍赏》和《明式家具研究》书中。

 

在《珍赏》图版解说里,王先生称赞它们是艺术价值很高又保存得较好的明代家具”,并将其陈列的颐和园排云殿西配殿紫霄阁内景照片,作为为数不多的《珍赏》全幅彩色图版之一,而书名内扉页通页,也使用了这张照片为背景,足见王先生对它们的偏爱。


颐和园排云殿西配殿紫霄阁内景


椅用三段攒成,上段用瘿木落堂作地,嵌镶雕龙纹玉片,雕工审是明制。中段平镶黄花梨板,下段镶落堂卷草纹亮脚。三段上、下落堂而中段平镶,是从适宜倚靠而有此设计的。

鹅脖另木安装,联帮棍略不用,扶手后部特高,仅比搭脑稍低,几乎接近圈椅,成为此椅的造型特点。椅盘以下,四面用素直券口牙子,也不多见。软屉编织细密,未经修补改换。

此椅尺寸不大,而工艺细腻谨严,线脚明快利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

 


矮靠背,扶手前低后高,搭脑、扶手弯度甚大,整体浑圆,充满张力,让人过目难忘,王世襄先生亦认为这是一套艺术价值很高的家具。

 

这种造型的南官帽椅,属于苏作明式家具之经典制式,在民间也有类似者,多为榉木制作,高档硬木制作者绝少。


 

从整体造型分析,充满弹性的搭脑使整个椅具内蕴力量,为神来之笔。搭脑的烟袋锅榫与后腿采用斜接的方式,这是一种合理而科学的取料方式。

 

扶手前低后高,后端安装位置去搭脑烟袋锅榫不远,与搭脑走势贯通,S形曲线柔婉灵动,至前端烟袋锅榫处微微停顿,又与鹅脖自然衔接。



造型蜿蜒的扶手和鹅脖围成的空间空灵而灵动,如同椅座上的一件曲线雕塑。然而从结构上分析,这个结构对受力点的牢固度要求甚高,最薄弱处自然是鹅脖与座面的交接处,无论是倚坐时承担手臂,还是不合理搬运时提拉扶手,都会形成较大的力矩,处理不当,极易损坏。


制作的匠师显然早已了然于胸,鹅脖采用透榫,穿座面而出,而且是圆进方出式榫头,要比常见的闷榫牢固很多,自然无虞。


明式家具的制作者们在造型塑造的同时,都注重结构的科学合理,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家具可以数百年流传至今,仍然可以正常使用。


 

中间素板的设计,使得椅具整体素雅含蓄,上部开光多以委角方形、委角长方形、圆形、如意形为主,其内多浮雕图案,以螭龙纹、螭凤纹、夔龙纹、卷草纹等纹饰为常见。

 

螭龙、螭凤、夔龙等多成双出现,一大一小,在开光内盘旋,具有很强的动感。



亮脚牙板壸门曲线柔美自然,圆润的阳线至两端变化为卷草叶,一叶回卷如钩,一叶贴附牙板边缘,如衣褶般波折变化,生机盎然。


亮脚牙板与夔龙纹开光,隔着中间素板遥相呼应,一繁一简,一实一虚,是官帽椅周身唯一有雕饰之处,雕刻精致而图案紧凑,是点睛之笔。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