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经典古代卧式床 独板围子罗汉床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人们越是远离一个年代,越是对那个年代怀有神秘感,越发向往那个年代的时代性。


古典家具正是用于寄托这一神秘情怀的物件。





明式家具经典 / 床


近年来,一股中国古代家具热,正在海内外悄然兴起,大有方兴未艾之势。


在国外,中国古代的家具艺术,日益受到重视,明、清家具已成为国外收藏家的热门货。在国内,古风今渐,旧式家具的陈设已成时尚。


然而存世的古典家具数量毕竟稀少,于是仿制经典款明清家具成为如今红木家具市场的主流。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探讨和研习目前被仿制最多的经典款床榻制式,我们甄选了三围独板罗汉床曲尺纹罗汉床月洞门架子床



01 三围独板罗汉床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罗汉床,是我国古代卧式家具中的典型代表,是古老的汉族家具,称之为床,其亦为榻,被王世襄先生称之为"最理想的卧具"


罗汉床可坐可卧,一般正中放一炕几,两边铺设坐褥、隐枕,榻前常置榻凳或踏几,放在厅堂待客,作用相当于现代的沙发。


明清两代的厅堂,常以罗汉床为中心,是最为尊崇的私享领地。明式罗汉床更是文人雅士的最爱,较之头把交椅更为闲适随意,独处宴乐两相宜。


明《五同会图》中两位官员坐在罗汉床上聊天


▲《韩熙载夜宴图》中可见以罗汉床为中心的待客场面。身份地位最高的韩熙载以及最尊贵的客人一同坐在三面围子的罗汉床上观看歌舞表演。


穿过历史的尘埃,无论时光如何流转,罗汉床中最为经典的明式三围屏独板罗汉床至始至终深受藏家喜爱。


其简练的线条和自然质朴的木材纹理,犹如两宋五大名窑的瓷器,以优雅的造型和清丽的釉色见长,绝非花里胡哨百花争艳的媚俗。


三围屏独板罗汉床我们介绍两个经典款式,第一个是藏于美国纳尔逊美术馆的黄花梨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黄花梨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美国纳尔逊美术馆藏


黄花梨独板透着金黄的粲然底色上,花纹优美天成,胜似人为的描摹,将明式人文家居亲近自然的内蕴展现的淋漓尽致。


无怪乎王世襄先生称赞纳尔逊馆藏的罗汉床,为其所见第一。


被玩家泰斗王世襄先生称赞为第一的独板围子黄花梨罗汉床,收藏于堪萨斯纳尔逊艺术馆,位列于明示家具展厅的重心位置


整床朴质简练,采用有束腰鼓腿彭牙式,大挖马蹄,兜转有力。


▲鼓腿彭牙虽然光素,以腿部弧线的兜转有力取胜,自然吸引人的眼球


三块独板,上角有柔和的委角。素冰盘沿,牙腿沿边起灯草线。



乍看边抹似嫌偏薄,和整体不匀称。但体会制者意图,似在用束腰作一分界,取衬托的手法,借减轻上面的分量,使下脚显得愈加雄厚,收到极其稳重的效果。


最为难得的是各部位都选用了纹理生动醒目的黄花梨,更加锦上添花,仿佛穿上了华美的外衣。


▲独板围子黄花梨底色粲然,花纹优美天成,胜似人为的描摹攀附,无疑是最大的亮点


明代学者曹昭在《格古要论》卷八,这样描述黄花梨木

“其有鬼面者可爱”。


可见黄花梨之美,自古便极受文人所爱。而这张罗汉床的正面独木围板上,遍布着可爱的“鬼面”。


大大小小的天然之眼,不仅多姿多彩,更组合幻化成种种奇异的图案,或似狐面,或似外星来客,任由你天马行空的联想。


迎面的一块围子,有风起云涌之势,使任何精美的人工雕饰,都不免相对失色。


业内对这件罗汉床的仿制,可以说是前后相继。早期用黄花梨,黄花梨用得差不多了,紧接着就拿红酸枝、白酸枝等不同材质来仿。


▲现代仿制款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仿来仿去,最大的弊病不在于用材,而在于如何规划上下的用材比例。


原件家具的上部用材虽然稍薄,但巧妙地利用束腰衬托,便让上部不显单薄,下部愈显雄厚,就这一设计意图,很多仿品都没能做到。一味重材厚料,恰恰可能头重脚轻。


然则若论追求简约的极致,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中收录的明紫檀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可谓展现的淋漓尽致。


▲紫檀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与纳尔逊美术馆收藏的罗汉床略显刻意的鼓腿彭牙造型相比,这件更加简素的不斫刀斧,不露痕迹。

▲现代仿款


此床宽窄介乎榻与罗汉床之间,以独睡为宜,难得的是全用紫檀制成。


三块厚板,不加雕饰,十分整洁,只后背一块拼了一窄条,这是由于紫檀缺少大料的缘故。不过用料如此,巳属难能可贵。


▲紫檀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收录


床身为无束腰直足式,素冰盘沿,仅压边线一道。腿足用四根粗大圆材,直落到地。四面施裹腿罗锅枨加矮老。



此床从结构到装饰,都简练之极,却使人在视觉上得到满足,得到享受,无单调之嫌,有隽永之趣,允称明代家具精品。



02 曲尺纹罗汉床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佛经的开卷语有一句:“如是我闻”。大概意思是:佛经里记载的事,都是我曾经听佛祖说的。


传统家具里,也有一款“如是我闻”。它就是——“曲尺罗汉床”。曲尺罗汉床,是明式家具的代表之作,也是最具现代感的古典家具。


众所周知,罗汉床有很多种,三围独板式、雕花式、曲尺格纹式,形式多样,不一而足。



唯曲尺纹兼具清雅与时尚之感,雅俗共赏。


和其他的罗汉床相比,曲尺纹罗汉床最大的区别就是床围的 曲尺纹结构 


曲尺一词来源于鲁班发明的工具——角尺,因其一边长一边短也称之为曲尺,是钳工、木工的常用工具。



就是这样一款测量工具,它的造型却被人们运用到了古典家具之中。以曲尺为原型的纹饰称为曲尺纹。


作为一种常见的家具装饰纹样,曲尺纹又称“曲折纹”、“波折纹”、“三角折线纹”、“曲带纹”等,取自北魏时期已经出现在石窟栏杆上的形制,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吉祥意义的几何图案,以连续线条折曲而成。


▲曲尺纹


在传统家具当中,曲尺纹属于一个比较特别的例子。为什么这么说呢,历来,中国的传统的文化,都属于比较感性的一派。


比如经常读《道德经》或者《论语》《孟子》等书的朋友会发现,里边的哲学,大多都以生活中的具体范例为主,相当形象,而像古希腊之后的哲学,则很多都以数学为基础,出现的是康德一类的理性哲学。



而这个哲学反应在家具上,一个区别就是,中国的家具装饰,大都也是具体的各种纹路,梅兰竹菊,喜鹊蝙蝠,这是我们国家的美学;而西方家具的装饰,则多的是抽象的几何搭配。


▲古典家具上的喜鹊登梅纹


所以,稍微熟悉一点明式家具的人第一次见到曲尺纹这种纹饰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惊奇的。不用雕刻,不用修饰,只用榫卯攒接方格,这种美学,在家具中比较少。



围子以曲尺纹装饰的曲尺罗汉床,因其经典器形被王世襄先生收录在他的名作《明式家具珍赏》中,至今仍是仿古家具企业仿制最多的一款。


明 铁力床身紫檀围子三屏风罗汉床

上海博物馆藏 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收录


现代仿款曲尺罗汉床


 材质 而言,原件家具分由两种材质做成,床身是铁力木,围子是紫檀。之所以如此,王世襄先生曾考虑过两种原因:

可能是因为床身鼓腿彭牙大挖腿的结构,紫檀很难有这样的大料相匹配,所以才不得不用动用两种木材来配合制作,


但也终难排除床身和床围是由两张床配合到一起的可能性。

 款型 而言,这张床最大的特点在于围子攒接的曲尺式棂格,显得空灵秀丽,富于观赏性。床腿的大挖马蹄,则造就其舒展稳重的感觉。



罗汉床本身笨拙厚重,搭配上空灵的曲尺纹,是重和轻、实和空的调和;


而与罗汉床比例大小相近的曲尺纹融入,其实也在造型上整体增加了罗汉床横放的稳定感,因而看上去异常舒服。


这款曲尺罗汉床之所以成为经典,不仅在于形,更在于韵。



中国古典的东西,始终就带有一股禅意,“简素空灵”,造就了明式家具的质朴典雅、意蕴悠长的气质。


试想在这样一张罗汉床上,正中置一炕几,既可依凭,亦可放置茶具。将其陈设在厅堂上,素雅端庄,光润莹亮。



或盘腿而坐,品茗对弈;或置于高斋,酣然入梦,明式家具中所展示的明清一些文人“自心是佛”、安静闲恬“清净心”的遗韵,也随着和缓的清梦悄然而起,让人心境安逸,心悦神怡。



03 月洞门架子床

- Ming style furniture Classic -



宋代以前的床是没有架子的,简单地说,就是躺下以后仰面朝天。到明代有了架子床以后,中国的起居文化发生了重大变化。


中国人的睡觉用具有了大睡和小睡之分。所谓大睡就是夜间睡觉,小睡就是午睡、休息。我们一般情况下,大睡是在架子床,小睡是在榻上,或者罗汉床上完成。


但是,大睡的床不用来待客,我们不能把客人拉到大睡的床上去。除非家里来了贵宾、亲戚,你愿意让他到你的床上睡觉,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不能作为待客的一个标准。


▲黄花梨架子床 局部


架子床出现的年代不算太早,但是短短的几百年间,无论从制式上、造型上、功能上、文化上,应该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


最基本的式样是三面设矮围子,四角立柱,上承床顶,顶下周匝往往有挂檐,或称横楣子。


▲明16 / 17世纪 黄花梨四柱架子床


南方匠师因为这种床有四根柱子,故曰:四柱床。《鲁班经匠家境》有《藤床式》一条,似即这种最简单的架子床。


较上稍微复杂的一种,在床沿加“门柱”两根,门柱与角柱间加两块方形的“门围子”。


▲明末/清初 黄花梨六柱架子床


还有四面围子与挂檐上下连成一体,除床门外,形成一个方形的完整花罩,称“满罩式”架子床。北京匠师称之为“月亮门”式架子床。


▲明 黄花梨镂雕螭龙纹月洞门罩式架子床


随着明代架子床的风靡,样式也随之不断地丰富,但作为从明代到清末这段时间,架子床的发展都有一个统一的主题——“一个门”。


这也是中式床与西式床在本质上的不同。


▲法国枫丹白露宫 西式床


这个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们的床有先后、有主次、有尊卑。而西式床没有,愿意从哪边上来就从哪边上来。所以,西方人的男女平等比我们早,由床上就开始了。


而我们不行,老爷得睡在外面,而夫人则要睡在里侧,为什么呢?


▲坤宁宫东暖阁


首先这是男人对女人的一种保护。太太如果半夜起夜,按照礼制,老爷要坐起来,太太从身后下去,不允许从老爷身上跨过去,那是不礼貌的行为。如果太太总起夜,老爷这宿就算麻烦了,也得陪着起来。


老爷睡在靠边的主位上,太太睡在里侧次位上。因此,中式床的主次、尊卑都有了。这就是中国的床跟西方的床相比,我们多了一层“文化”的内容。


▲现代仿制款月洞门架子床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观念的更新,现代月洞门架子床开“两门”,在传统家具的基础上,进行更符合现代生活的设计创新


今天我们重点介绍故宫博物院所藏的明黄花梨月洞门架子床,这也是当下家具厂仿制最多的一款架子床。


明 黄花梨月洞门架子床

故宫博物院 藏


首先材质不多说,能把海南黄花梨用得如此阔绰在一件家具上,已是很不得了!而门罩又开月洞式门,故称它为“黄花梨月洞门架子床”。


▲苏州园林里的月洞门


床的门罩由三扇拼成,上半为一扇,下半左右各一扇,连同床上三面的矮围子及挂檐,均用四簇云纹,其中再以十字连缀,图案十分繁缛。


由于它的面积太大,图案又是由相同的一组组纹样排比构成,故引人注目的是规律而匀称的整体效果,没有繁琐的感觉。


▲四合如意纹


床面以藤蔑编成胡椒眼软屉,藤席下衬棕屉两层。


▲床面软屉


面下束腰前后各以竹节矮老隔出了五个空间,展示连环画式的组图。从右向左看:1.喜鹊石榴图;2.喜鹊登梅图;3.鸾凤如意图;4.鸳鸯莲叶;5喜鹊寿桃。


▲喜鹊寿桃


托腮下为牙板,边缘镂出壸门,并与腿足里口交圈。牙板上又以浮雕的手法雕饰螭虎龙和三只子龙,间布卷草流云纹。


▲牙板


腿肩为象面纹,顺三弯腿下垂至足底成“象鼻卷珠”纹。腿之正侧,有一条少见的“正面双目”式螭龙纹。


“正面双目式”大螭龙纹前为一条回首小螭龙,一大一小,其旁又饰一个螭凤头,组合意味深长。


▲“正面双目”式螭龙纹


这件架子床是明式家具中体型高大而又综合使用了几种雕饰手法的一件,其雕工豪华秾丽,可以称得上明式黄花梨家具发展到巅峰时期的典型代表。



古典家具热的兴起,无论是收藏还是仿制,都说明我们的传统文化正在回归,且久经岁月检视而经典不衰。


但同时,我们也应意识到,古典家具有很深的文化底蕴,体现着深入中国人骨髓的一种审美倾向,我们不应一味地去仿制,必须加以继承和创新。


让祖先遗留下来的精髓得以弘扬,做传承古典家具文化脉络的主人。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