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文人气质的宫廷红木家具草拐子纹床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清式家具是指出现于清康熙年间,盛于乾隆时期,具有典型清式工艺美术风格的家具。


清初

 时代的召唤


清式家具的起起落落可以说与清王朝本身的命运相同,几乎同步经历着由兴起到鼎盛,最后到衰败的过程。



1644年,清帝国定都北京了。但在清初战乱不止、百废待兴的社会环境中,还谈不上发展手工艺,直到清圣祖康熙皇帝继位后,国力才日趋强盛。

 

康熙帝在军事、政治、经济各方面都有所建树,巩固了清王朝的统治基业。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工艺美术有了生息发展的环境和条件。



就家具而言,这一时期尽管明式家具继续流行,其主体结构和风格依然如故,但在局部的工艺手法和某些部件上变化日益增多。究其原因,是由于社会环境的改善和生活习俗、艺术趣味的变化所致。


然而明式家具无论如何变体,始终还是不能从根本上满足统治阶级和社会时尚的需要,客观上要求有新式家具取而代之。

 

于是,从装饰风格到装饰手法都与明式家具截然不同的“清式家具” 应运而生。

 


康熙

 重要时间点:康熙六十一年

从清式家具开始萌芽到其初成体系,大致是从康熙早年到晚年的约四五十年之间。


 

众所周知,清王朝的建立,并不是历史上汉族之间的朝代更替,而是少数民族统治阶级对多数人民的征服与统治。

 

在面对一个有着悠久文化传统和艺术渊源的庞然大物,清统治者一方面为几千年辉煌的汉文化与文明所倾倒,另一方面,对于自己的民族文化和自身的审美情趣又不忍割舍。


黄花梨百宝嵌蕃人进宝图顶竖柜


正是在这种心态下,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要将两者最大限度地调和起来。清代各类工艺品风格的形成,包括清式家具的特有风格,不能不说与此有关。

 

例如,清代皇家制作的一些鹿角椅,取材于猎物,虽是按明式圈椅的结构和造型制作而成,却体现了满族游牧民族豪爽粗狂的气质。


康熙帝御制鹿角椅

 

它与汉文化孕育出的具有文人气质的明式圈椅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是两种文化交融的典型产物。

 

已掌握的文献资料证实,康熙在位的六十一年是清式家具诞生和蓬物发展的时期。从刊刻于康熙前期的书籍插图和绘面中,可见到一些式样新奇,风格不同于前代,装饰性较强的家具形象。


它们似乎可看作是清式家具的雏形,只可惜,传世家具中,有此时期年款者实为罕见,难以进行实物印证。


清 康熙皇帝像轴


清康熙 金漆三足凭几

 

而版画和民间绘面,因不能排除画家杜撰,夸张及为符合他的需要以致违反真实的可能,故只能作为多考。

 

然而一些传世的宫廷绘画,尤其是写实的宫廷绘画,例如清代帝后肖像和反映皇家生活的行乐图中常有家具的形象,和一般的民间绘画有所不同,它们写实性强,可作为研究和考证清式家具起源、发展和演变的可靠材料。


《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

 

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一套十二张绘画,为研究康熙晚年清式家具初成时的风格式样,提供了丰富的依据。

 

这是一套有可靠年代可供研究的写实绘画。画中的家具,结构描绘准确,比例恰当,对家具所用木料的纹理都予以逼真的再现。可以确信、这些家具绝非杜撰。


这套绘画还明确地显示出清式家具形成的一个重要外界因素。

 

由于当时室内装修和陈设,以至各种工艺品的装饰手法和艺术风格,都进入了一个注重富贵华丽、推崇装饰性的时期,简洁、朴素的明式家具已不能与这种环境相适应。

 

清康熙 黑漆嵌软螺钿加金银片山水花卉纹书架


清康熙 黑漆嵌螺钿花蝶纹格



雍正

 艺术价值最高


到了雍正继位,稳定的社会环境、繁荣的经济,为家具业的兴盛提供了更为有利的条件。

 

遗憾的是,雍正在位时间较短,迄今为止,传世的家具中,无论宫廷的还是民间的,尚未见写有雍正年款并确认无作伪之疑的制品。


《胤禛行乐图册·围炉观书》

 

所幸雍正年间的《养心殿造办处各作成作活计清档》,至今基本保存完好,为研究这时期的宫廷家具提供了丰富翔实的第一手资料。

 

著名学者朱家溍先生通阅过此档,对雍正一朝的家具制作活动进行了文献考证。经查考,从雍正元年至雍正十四年,养心殿造办处制作的家具有近千种,其中很多都是别具特色的制品。

 

许多创新家具至今仍保存在故宫里,如黑漆描金靠背荷,紫漆彩绘镶斑竹炕几等,虽无年款,但对照档案查证,均为雍正时期制品。


紫檀席心描金扶手椅


黑漆描金五蝠云纹靠背椅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木器制作的档案中多处出现怡亲王、海望、年希尧等人,他们在指挥工匠设计制作家具上起了重大作用。


怡亲王允祥,雍正朝第一重臣,首席大管家,精通文玩;海望,雍正三年总管造办处,直接参与木器家具的设计。

 

既有掌握实权且精通艺术的领导者当统帅,又有造诣颇深的艺术家任管理,还有从全国挑选来的工匠高手埋头实干,人才济济,集四方之精粹,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为清式家具的最终成形提供了必要和充分的条件。


黑漆描金卷草拐子纹床


雍正一朝虽然只有十三年,却如同它在历史上对清王朝发展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一样,在清式家具,至少是清式宫廷家具的形成与发展上,也是一个承上启下、创作活跃的重要历史时期。

 

当今的一些传世的清代家具,结构考究,用料精选,属清式风格且无纤琐繁缛之弊,虽无年款,但相信是制作于雍正时期,当属清式家具中艺术价值最高者。

 


乾隆

 精致好看就是不耐看


到了乾隆时期,清帝国已臻于极盛,达到“康乾盛世”的顶峰。这一时期的清式家具,不仅也同步达到顶峰,而且反映出当时上层社会的思想特征和气质。



尤其是这一时期的宫廷家具,具有两个显著特征:

 

其一,不惜功力、用料,工艺精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这一时期家具品种之多,工艺水平之高,均已超出清朝其他历史时期,是清式家具的鼎盛年代,也是清式家具制作数量最多、工艺最精湛、品种最丰富的一个时期。


清乾隆 黄花梨嵌牙木雕山水宝座 


其二,装饰力求华丽,注重与各种工艺品的结合。

 

使用了金、银、玉石、宝石、珊瑚、象牙、珐琅器、百宝镶嵌等不同质地装饰材料,追求富丽堂皇。


清乾隆 紫檀嵌玉宝座


清乾隆 紫檀嵌珐琅宝座

如今,走进北京故宫,从按照乾隆和嘉庆年间陈设档记载所布置的房间里陈设的家具,可以想像当时上层社会奢华到何种程度。


 

遗憾的是,乾隆年间的有些家具,由于过分奢靡,走向了反面。

 

就装饰而言,家具上过多的非功能性装饰部件显得繁琐累赘,过犹不及,破坏了整体效果。

 

就品种式样的变化而言,为了追求奇巧,一些器物做得越来越不实用,以丧失使用功能为代价去追求变化,竟成为一种摆没或纯粹用于炫耀的奢侈品。



乾隆 紫檀木楼三套转人钟


精致有余却缺少内涵,初看似“奇”却不耐看,工匠们主要是按照预定的基本模式来进行“创作”。

 

这种“模式”和这一时期家具制作中出现的不良倾向,固然有其社会原因,但不可否认,乾隆皇帝本人的好恶起了不小的导向作用。



通查乾隆年间《造办处活计档》,会发现乾隆皇帝对家具制作极有兴趣,积极参与造办处的家具设计、制作和修复,式样如何、尺寸大小、怎样更改,常有明确指示。

 

宫中每件家具的制作几乎都有他的干预,尤其是乾隆中期,几乎每天都有涉及家具制作的圣旨。


清乾隆 旅行文具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