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老家具的未来十年价值全部期待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黄花梨老家具的价值体系之下,新做黄花梨的价值仍然是一个洼地,但这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恰恰证明了黄花梨家具在未来保值、升值的巨大空间。




及木-明清古典家具专场/解读

- SPRING AUCTION -

南京正大2019春拍明清家具专场与往年最大的区别在于,近当代的黄花梨明式家具成为了新的焦点,且在拍品选择上,不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可圈可点,看点多多。



如果您持续关注古典家具拍卖市场的话就会发现,这一发展趋势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而是自2013年以后整个家具市场处在相对下行阶段的新趋势,南京正大又一次展现出行业“风向标”的信号指引——古典家具市场、家具拍卖市场面临着20年未有之大变局。



现当代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的兴起应当缘起于王世襄先生的两本著作,时间是20世纪80年代,在此之前,老外大规模搜罗明式家具珍品倒运回国,构建起了以西方为核心的明式家具研究体系。


与此同时,几乎没有中国人问津家具一事,而在王世襄先生《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出版以后,家具开始逐渐受到国人关注,家具研究的阵地逐步转移回国内。


九十年代中期,国际及国内拍卖行开始涉足古典家具的拍卖业务,开启了古典家具的拍卖时代,距今不过25年历史。


不过九十年代的家具拍卖更接近于试水,嘲讽者有之,专注者有之,旁观者有之,观望着有之,在大家谁都看不清、看不明古典家具未来的境况下,我们跨入了21世纪。


《明式家具研究》英文版


2003年到2013年前后,明清家具尤其是黄花梨家具的拍卖成交可谓一天一个价,这是一段充满剧烈变化与无限可能的岁月,也是明清家具拍卖史上的“黄金十年”。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样辉煌而去,南京正大拍卖就生在长在这样的大环境中,见证了古典家具拍卖的辉煌十年,同时,这也是南京正大在家具拍卖行业扬名立万的关键十年。


2010年,南京正大秋季拍卖在北京亚洲大酒店举锤,当场最高成交明代黄花梨交椅加买家佣金高达6944万元人民币,创下当时古典家具拍卖最高成交记录,这把交椅也被业内称为“第一把交椅”。




明 黄花梨交椅 成交价6944万人民币

2010年南京正大秋拍 


以“第一把交椅”为代表的古典家具拍卖黄金十年是所有拍卖人提起都会心生骄傲的十年。古典家具从杂项中分离出来,独立门户,以“明清古典家具”的名字和字画、瓷器等肩齐列,俨然成为拍卖的一大门类。


2013年以后,随着拍卖市场开始陷入停滞下行的境况,古典家具首当其冲,甚至有人称“寒冬”已至。同时,随着拍品征集越来越困难,2013年后的家具拍卖市场虽偶有佳作,但整体而言乏善可陈,于是,我们就发现拍场上出现了两大拍卖的倾向。



常见的一种是换仓和出货。即老藏家把之前不满意的作品出手,或是精品在行家手中换着玩儿。最常见的就是藏家之间的你买我卖,你卖我买的车轱辘游戏,除了不断溢价之外,似乎找不到对市场的意义何处。


第二种倾向则是近当代黄花梨紫檀高端家具的拍卖,这样可以有效补充拍品的数量,但在质量上由于每家拍行的眼光不同,所挑选家具的档次也有所差别。南京正大即是此路的开拓者。



在“黄金十年”的强大影响下,市场上已形成了一种家具拍卖“必老”的观念,对近当代的家居精品视而不见,以一刀切的态度统统冠以“新”的罪名。更有甚者,将老等同于好,将新等同于差。


事实是否真实如此?


从朱家溍、王世襄老一辈先生到胡德生、周默等当代家具专家,没有一人持此观念。王世襄先生列“十六品八病”,意在说明明式家具的优劣等差之分,胡德生先生也常言,并不是所有的老家具都好,新做家具也有很多精品可以收藏。


我们即将走过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这十年对于家具拍卖行业来说,并非坦途,各种各样的暗流涌动,各种潮流如狼烟峰起,从业人员、爱好者、收藏者更是经历了一次大换水,就好似25年前古典家具拍卖刚兴起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看不清、看不懂。


面对即将到来的21世纪的第三个十年,研习君可以预测,家具拍卖市场将依旧是黄花梨的主场,而且是明式黄花梨的主场。


过去二十年的时间,黄花梨家具在拍场的表现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俨然已经发展出一个新的收藏门类——黄花梨收藏,相较于字画拍卖市场的大幅缩水,黄花梨被公认为拍场中保值增值最强的艺术品门类。



黄花梨三围屏独板罗汉床


我们还可以从黄花梨家具收藏人群的转变就可以看出,未来十年黄花梨家具一路看好的趋势。


相较于那些老皮壳、使用痕迹明显、包浆醇厚的家具来说,新藏家更愿意选择清漆和烫蜡工艺的近当代新做家具,反而那些老家具对于他们而言会有使用的心里负担。


他们把家具回归到了第一本元——“用”。



经过长时间的接触,研习君还发现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现在消费黄花梨的新藏家人群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他们的个人意识相当强烈。


举个例子说,一件明代的黄花梨家具收藏回家,我们只是代为保管一段时间,这件旧物有他的来处,也有它的归处,我们与之相伴,已是很大的荣幸了。


但是对于一件新黄花梨家具来说,我们是从零开始用起,我参与了它的历史,它也参与了我的历史。新藏家会想着用自己的生活和情趣赋予这件家具以历史和内涵,而不是听人讲一段老家具的故事然后被故事打动买回家收藏,他们更加强调自我的本质力量。


新做黄花梨明式家具恰恰符合了这一部分新藏家的全部期待。



黄花梨圆角柜(一对)


“黄金十年”带给我们无尽的骄傲,也带给我们无尽的羁绊——唯老是尊、听新色变。其实这些都是过去十年的疑虑,相信未来会云开雾散。


但是令研习君痛心的还有一点,就是在黄花梨老家具的价值体系之下,新做黄花梨的价值仍然是一个洼地,但这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恰恰证明了黄花梨家具在未来保值、升值的极大空间。


黄花梨镶瘿木云纹牙头夹头榫带屉平头案

南京正大2019春拍“及木”专场中臻选的40余件黄花梨明式家具均是近当代家具中的翘楚之作,每件家具从制式规格、选料选纹、雕刻打磨均取法传统明式,代表了当代黄花梨家具制作的最高成就。


如果有可能,研习君将挑选几件为大家逐一品评,请持续关注研习君,关注南京正大2019春季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