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古代家具的椅子是从古典家具发展雕刻装饰

  • A+

明清家具研习社 |

  研习君语 

古代家具以古埃及家具为开端,希腊早期家具都曾受到埃及的影响。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家具随其文化的高度发展而出现了新的形式,进而影响到罗马家具的发展。



- Western Furniture -


第一章 | 西方古代家具
(公元5世纪之前)


 古 埃 及 

Ancient Egypt

在查找资料时发现了这样一段话:
“古埃及是西方家具的发源地!在中国古代是没有椅子的,都是席地而坐。因此中国后来的椅子也是由古埃及传过来的。”

你觉得呢?



有人说是埃及人发明了家具,并在家具中使用了中国人引以为豪的榫卯结构。

榫卯结构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古典家具结构的灵魂,也是比汉字更早的手工智慧,而距今大约6-7千年的河姆渡遗址中就发现了大量使用榫卯建筑结构的木质构件,包括有今天常见的凸型方榫、圆榫、双层凸榫以及燕尾榫等。

并不想证明榫卯到底是中国人发明的,还是古埃及人发明的,只是想说,很多手工技艺其实是世界性的,出现的只是先后问题,而作为今人的我们,也应该有胸怀去看待这些文化和技艺。




制作家具,因为没有钉子,使用只能使用榫头和木楔子,这个大概是榫卯最早出现的原因。而埃及因为缺少木材,所以到今天,我们看到的埃及文化好像都是以石头为代表。

但木制家具早在4、5千年前就开始使用了,而大约公元前2800年,埃及人发明了椅子,到了第三王朝,椅子已经做的非常漂亮,并出现了高背椅,以及装饰物,第四王朝的时候,椅子开始出现扶手。(这种高坐的生活方式比我们要早了很久)




意大利都灵埃及考古博物馆保存的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约公元前1358~前1348,这个时期大约相当于中国商代的盘庚迁殷,中国在这个时期有很精美的青铜器,但现在没有发现家具的遗存,1962年曾有西周(公元前1046年)木胎髹大漆嵌螺钿器具出土。)的家具,已有了十分精致的床、椅和宝石箱等。







《后汉书》曾提到:“灵帝,好胡服、胡帐、胡床.......”。这里的胡床被认为就是后来的交椅。椅子最早的图像出现在北朝的一些造像中,五代《韩熙载夜宴图》中椅子的样式就已经非常成熟了。最后是皇家安大略的辽代椅子,是存世较早的中国椅子实例。


椅子既有可能是传自异域,也有可能是独立衍生,想想凭几加上独榻就很像椅子了。



折叠椅

在众多古埃及家具中,最重要的要算是木制折叠椅了。最早出现于公元前2000~公元前1500年,由两个交叉的直木杆与皮革的座位构成。

因为折叠椅方便携带,所以军队指挥官才使用。后来的王座从折叠椅发展成为带有了装饰花纹与扶手的座位,还用到象牙装饰。



虽时隔数千年,但我们可以看到古代埃及家具的木工技术却已达到一定的水平,已经能够加工较完美的裁口榫接合和精致的雕刻。

极富特色的动物腿造型让人印象深刻,如狮爪足:



这种设计充分显示了古埃及人征服自然界的勇气和信心,同时也充分体现了使用者权威与地位。



床用植物纤维编织而成,与条状的皮革编织在一起,或者干脆用木板,常用动物的头或脚来装饰。



木制的盒子和箱子通常是精心绘制的,被用来储存衣服、家用织物、化妆品和仪式所需的精致假发。


埃及人会使用石枕或木枕,便于空气流通,材质和款式都与炎热的天气有关。枕面一般呈弧形,边角浑圆,使用时会覆盖织物使之更加舒适。


新王国时期 头枕 佛罗伦萨埃及博物馆藏

有些枕头还会刻绘各种神明形象、咒语纹饰,避免在入睡时受到梦魇的侵扰,或在来世将死者重新唤醒。 

此时期的家具整体外观较为严谨,其造型遵循着严格的对称规则,华贵中呈威仪,拘谨中有动感,充分体现了使用者权势的大小和其社会地位的高低。

强调家具的装饰性超过了实用性,常用金银、宝石、象牙、乌木作为装饰材料。



图坦阿蒙殡葬床

特别是宫廷家具,常施以金箔装饰,即先把灰泥涂在丝柏之类木器的表面,再涂上有粘着性的兽油或树脂,然后贴上金箔。

古埃及家具的代表作品有:黄金扶手椅和黄金床、图坦阿蒙椅、桌类和贮存类。

其中雕刻装饰最精致的是吐坦哈蒙黄金王座椅、吐坦哈蒙法老神殿祭祀用椅、吐坦哈蒙座椅等家具。特别是吐坦哈蒙黄金王座椅,这件大约距今3200多年的家具,其精湛雕刻技术令人叹为观止。

吐坦哈蒙黄金王座椅



王座椅腿为雕刻动物腿,两侧扶手为狮子身,靠背上的贴金浮雕是表现主人生前生活的场景,即王后正在给坐在王座上的国王涂抹圣油。


天空中太阳神光芒四射,正好照在国王和王后的头部。人物的服饰都是用彩色陶片和翠石镶成,整个场景构图严谨,表现了雕刻技术的高度精密性。


由此可见,远在三千多年前,埃及人即能采取艺术的形式,将他们各种具有纪念意义的象征性标志刻在家具上,这的确是一件惊人的创举,当我们憧憬古埃及文明昌盛的情景时,金字塔是这个历史上最古老帝国富强壮大的象征,从具有精美雕刻装饰的家具艺术成就里,我们还可以了解到当时社会的繁荣和生活的富足。



西方几千年以来的家具设计的基本形式都未能完全超越古埃及设计师的想像力,尤其是跟随拿破仑参加埃及战争的艺术家,记录下了这些家具的图样并将它们带回欧洲,这对19世纪初的欧洲家具设计再次产生了强烈影响。

埃及家具不论从数量上还是从质量上都可以被称为是西方古代家具最遥楷模,并为后人研究埃及艺术史提供了丰富的史料。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