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彩绘雕刻贵妃榻和罗汉床的明代家具

  • A+

幽人高志,器物相喻,器物的神形亦反映着人的性情。但器物本身,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


所谓:“ 物必有其情,盖造物者性情所致,生发有源,或隐隐、或堂堂,由里及表。”



本期我们就来盘点最有“白富美”气质的五大家具。


NO.1 屏风


▲香奈儿心心念念的中国屏风


屏风和美人,好像天生就有不解之缘。


何处春先到,桥东水北亭。冻花开未得,冷酒酌难醒。就日移轻榻,遮风展小屏。不劳人劝醉,莺语渐叮咛。



▲唐开元末韦氏墓壁画六扇屏


宋代李昉的《太平广记》就写过画上美人“真真”的故事:


唐代一进士因看中了屏风上丽人,相思情切,在白日呼唤下,美人竟从屏风中活了过来,但进士却听信谗言,令美人伤心“携其子却上软障,呕出先所饮百家彩灰酒。睹其障,唯添一子,皆是画焉。”



▲明代 仇英 汉宫春晓图 局部


类似的传说更有千百,远的“画壁”不提,像《杨太真外传》中屏风上的褒姒、西施、虞姬、绿珠、潘玉儿、张丽华……忽然全都化作真人,来了一场跨越古今的顶级美人盛宴,沉睡在故纸堆里的故事,顿时活色生香了起来。


但屏风带给人的不仅是对画屏美人的遐想,而是遮与掩,藏与窥,进与退之间的朦胧意向。





不论是纱白素屏后的缥缈身影,还是大家小姐芳心萌动后隔屏探婿,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娇奢丽人,总是少不了那么一扇屏风。


作为挡风、间隔、遮蔽之用的屏风,在座屏的端严与曲屏的婉转中,极尽形式之美。



而它的材质,更是想怎么讲究都可以,像云母、水晶、琉璃象牙、玉石、珐琅,翡翠、金银等贵重物品,多能在屏风上见到,可谓极尽奢华。

NO.2 三弯腿香几




弧度本身就是一种美,既是颜值上舒适的观感,也是体验中顺滑的手感。


其中尤其以S型的弧度,最具有妙不可言之美。而传统家具之中,尤以三弯腿香几将这种美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西晋时期盛行曲形凭几,有‘曲几三足……以丹漆之。’其形扁园呈二足条状;下有三高足,足端向外移,仿兽腿形,其功能与椅子的靠背,供坐卧扶靠用。”



三弯腿,又称外翻马蹄腿,整个脚型成S形弯曲,由腿部从束腰处向外膨出,然后再向内收,收到下端,又向外兜转,形成三道弯,以形取名为“三弯腿”。


其线性设计独具匠心,或抑或扬、或张或驰、或刚或柔,极具韵味,对比直足香几,更能看出她的柔婉。




而三弯腿香几,通过考究的弯向、比例、细长与末端扩大成粗壮的马蹄,彰显无穷内劲;腿弯又与横向s型壶门牙板一气呵成,极其流畅圆滑。


外翻部分更是点睛之处,常使用的装饰图案有外翻如意云头足,足端雕卷叶纹或卷草纹等,或上翻雕镂空花叶,足下端承圆珠,落在几座或托泥上,极尽装饰美。




不论是近看还是远观,就如同宋代莳花弄草、拜月焚香的世家贵女,充满着袅娜多姿的韵味,在一收一放之间,散发纤细曼妙的流动感,令人回味不已。再配合以几面以及足部的装饰,更带来了强烈的视觉效果极其强烈。


NO.3 玫瑰椅

 黄花梨镶大理石插屏式座屏风

溯源:这件屏风出在泉州西街的一户人家, 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由广东新会的李姓古董家具商购得。后者依原款一比-复制了几件仿品后,将其卖给在港的简姓商人,随后便流出国外,藏列于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1996年,纽约佳士得举办“中国古典家具”专场拍卖,这件屏风以110.25万美元(折合当时人民币000多万元)成交,创当时中国古典家具最高纪录。

王世襄先生管经写过这件屏风,指出它的造型及制作手法均与故宫收藏的一件明式插屏式座屏风很相似,并据此推测它们可能是同一地区、同一时代,甚至是同一作坊的产品。造型上,它以厚木做墩子,墩子上树立柱,并以站牙抵夹。立柱间安三根枨子,中间用短柱“品字型”界分,嵌装透雕螭龙纹的缘环板,底安八字形披水牙子,浮雕螭龙纹。屏风从立柱里侧槽口插入,因规格较大,便做成可装可卸。屏风外以边、抹做大框,内以子框隔出屏心,在它周围再用短柱界分,也嵌装透雕螭龙纹的缘环板。屏心镶大理石,纹似山川,王世襄考证它很可能是原装。雕饰上,与故宫那件屏风一样,它各处的绦环板都做双面透雕,但因用材较厚,所以更接近圆雕手法,在王世襄先生看来,这种手法正是清代匠作《则例》提及的“玲珑过桥”,素以丰映饱满见长。就造型的开张雄伟,雕刻的饱满精1巧5,品貌的恢弘大气而言,它都堪为古仙作家具的典范,值得大家深加探讨。(图中家具依原款高仿制作邓雪松收藏)

      宽181cm深105cm.高214cm




玫瑰椅,听名字便有一种“白富美”的气息扑面而来。而它名字的来历,更是颇具浪漫气息。


一种说法是,从“玉文化”中取“玫”“瑰”二字,以彰其美。




另一种说法是,在北方,“鬼”有时可以形容可爱,而这种椅子小巧俊秀,所以被称为“美鬼椅”(美丽的小椅子),便是为女子(尤其是小姐)所坐。


后因“美鬼”与“玫瑰”有点谐音,也更可以展示女子的婀娜多姿与万种风情,所以“美鬼椅”后来便更名为了“玫瑰椅”。




玫瑰椅的坐屉与扶手高度与平常椅子一样,靠背高度比平常椅子低矮,因靠背与扶手高度相差无几,很适合身形娇小的闺阁小姐所坐。


在闺房内的梳妆台前,或者绣楼廊下的窗边,都可以灵活的摆放,在居室中的陈设非常方便。


▲清早期 黄花梨松竹梅纹玫瑰椅


而且它低矮的背板设计,也更多的是出于结构和装饰的需要,所以相比于其他椅子,它会更为小巧轻盈,装饰上也是偏向于雅致灵秀,像券口牙子、壸门、卡子花、透雕等多样的装饰,很常见。

尽管“仙作”概念的提出是近几年的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在仙济地区传承千年的传统家具制作工艺,经过历史长河的打磨,愈久弥新,越酿越香。这份悠久厚重的传承,是仙作得以在传统“老三作”,之后迅速崛起的基础,也是将来突破重围战争品牌沙场的制胜武器。
仙作家具,泛指“中国古典工艺家具之都”-福建仙游制作的古典工艺家具,是传统国画艺术、雕刻艺术与家具制作技艺的巧妙融合,是明清家具经典款式的延续和创新。“仙作” 古典工艺家具主要特点是款式典雅、结构严谨、用料考究。仙游古典工艺家具专业化程度高,形成了一定 规模的集群。2013年5月,仙游荣获“仙作红木家具产业基地"的殊荣,成为中国主要家具流派及产地之一。
仙游的“仙作”工艺家具形成了具有行业特色的区域品牌,在中国木雕家具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并以其独特的地方风格,与“苏作”、“京作”、“广作”并称为全国明清古典家具四大流派之一。

闺秀们在坐玫瑰椅时,也不会紧靠背板,而是时刻保持着如花般优美的仪态与得体的坐姿。


NO.4 镜台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这是汉乐府中的镜子;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这是唐诗中镜子;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这是宋词中的镜子。


但每一面镜子的出现,都少不了镜台的身影。



镜台流行的时间很早,在秦汉时期的记载中就曾出现。但早期也只有达官显贵们才可以使用,。后来随着高足家具的普遍使用,镜台也发展出放置于台面的经典样式,逐渐走向民间。


到了明清,镜台已经有折叠式、宝座式、屏风式三大样式;还有带柜门和不带柜门的区别。




▲南宋 靓妆仕女图团扇 


而镜台对古代女子的重要性,从下面这个故事就能看出来。清人徐珂《清稗类钞》中记载:


康熙年间,江西崇仁的贾家、谢家同日娶媳妇,“两家香车遇于陌上,时大雪,几不辨途径,车各饰彩绘,覆以油幕,积雪封之一二寸,行二三里, 同憩于野亭。”


她们分手时,分别上错车,致使一家的紫檀镜架等奁具被另一家新娘拿走,未陪嫁镜台的新娘到了“夫家”后,看到紫檀镜架等妆奁,又问过新郎姓氏,知道有误,但“心艳其富”,“姑冒昧以从之”。而另一家新娘明白差错后,哭天喊地,不依不饶。




可以说,镜台不止是闺阁女子们里放置胭脂、香粉、油缸、粉盒的梳妆用具,也不仅是保管梳蓖、簪、钗等首饰珠宝的保险箱,更是占据重要比重的嫁妆。


NO.5 美人榻


▲ 民国 美人榻


美人榻,顾名思义,为美人下榻之处。


通常的榻一般四面无围栏,只有靠背且一侧有枕的单称为“美人榻”。清末民国时样式翻新,又出现了沙发式的美人榻。



由于它一般专供妇女憩息,榻面较狭小,制作精美,是榻中极为秀美的一种。有的贵妃榻为单翘头、尾部上卷设计,形态如美人般起伏优美;有的则为双翘头,更为实用。



床上往往也会施以彩绘雕刻,对围栏、扶手、榻腿、牙板的细节设计更是精益求精,无论是直腿、弯腿往往都少不了细琢的花草图案,更显雍容华贵,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