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家具的高速发展黑漆嵌螺钿罗汉床

  • A+

3、明代家具和清代家具

明代家具的历史条件

宋元以后,中国社会仍然延续着千年以来的封建统治制度。明朝结束元代异族政权之后,经过几十年的恢复,走上了全面发展的道路。至明代中叶,举国上下出现了空前繁华的景象,特别是活跃工商业集镇,促使中国的历史进入了一种新的社会形态,产生出许多新的活力。手工业的高速发展,文化艺术的复兴和昌盛,使人们在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上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在这种前提下,明代在衣、食、住、用等各个领域里,出现了种种不寻常的文化现象,明代的家具,也在发展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当时,各地区家具业的生产都非常兴旺发达。根据有关文献记载,被称为六大古都之一的南京,木器行业大多集中在市内应天府街之南的纱库街,应天府街之北又有木匠营,生产和经营盛况空前。明代河南的省城开封,在五胜角大街的路西,“俱是做妆奁、床帐、桌椅、木器等物”的店铺;在城隍庙的东南角门外,也全是卖桌椅、床、凳、衣盆、木箱、衣箱、头面小箱、壁柜、书橱等木器的市场。在全国最富庶的江南地区,不仅木作、漆作行业兴旺,而且出现了一批专做硬木家具的小木作行业。店铺内不仅生产出售各种硬木家具,店主还常常根据用户的要求到顾客家中加工制造。

明墓出土的珍贵家具资料

从考古出土明代嘉靖(1522-1566)年间和万历(1573-1620)年间的陶制、石制、木制模型来看,仅家具的品类就有方桌、长方桌、供桌,有天然几、香几,有靠背椅、交椅、圈椅、扶手椅、宝座、凳子,有衣架、脸盆架、巾架火盆架,有屏风、踏凳、箱、柜、橱,有架子床、踏步床,品种不少于数十种。其中以上海卢湾潘允徵墓出土的木家具和苏州虎丘王锡爵夫妇合葬墓出土的木家具模型最典型。前者是明万历十七年(1589),后者是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后者出土时,家具模型原封不动地安放在棺椁上,未经扰乱。这许许多多不同品种和形式的家具模型,无疑是当时现实生活中家具以及居室内部陈置的缩影,它们都对研究明代中叶的家具有着极其重要的参考价值。大红酸枝家具哪个品牌好?

10dfa9ec8a1363279881314266f2d4e809fac7d2

明代的漆饰家具

按不同的用材和工艺,明代家具可分传统的漆饰家具和新颖的硬木家具,以及采用竹藤、山柳等制作的民间家具,还有用陶、瓷、石料等制作的家具。明代的漆饰家具和各类五光十色的漆器,正如漆艺名家杨明在《髹饰录》一书的序文中概括和评述的:“今之工法,以唐为古格,以宋元为通法,又出国朝厂工之始,制者殊多,是为新式,于此千文万华,纷然不可胜识矣。”如剔红,即红雕漆,自宋元以来,以此做法用于家具,可能属明代最早。现在我们所知道刻有确切清中期·紫檀面脚踏年代铭款的,除上述宣德的剔红供桌外,还有剔红文椅和榻凳,只可惜很早就流落到国外。国内最早的有宣德时期的戗金细钩漆龙纹方角双门橱(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这种被称为雕填的工艺,比单纯填漆的漆家具更加华丽。明万历时的漆饰家具有黑漆甸沙地描金龙纹架格、黑漆描金药柜、黑漆嵌螺钿彩绘描金云龙纹平头案等传世实物,以上均是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的文物。另外,还有未作刻铭落款的各种漆家具,如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的楠木透雕彩漆宝座,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剔犀卷云纹炕几,南京博物院的园林仕女图螺钿黑漆屏风,安徽博物馆的楼阁园林款彩黑漆屏风,以及北京故宫博物院的黑漆嵌螺钿罗汉床、戗金细钩填漆春凳等。这些有款或无款的明代漆家具,不仅在描金、螺钿、镶嵌、款彩等髹饰工艺和表现手法上,奇巧精妙的程度令人称绝,而且家具造型之古朴,色调之高雅,纹样之得体,都达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所以,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明代的漆饰家具将中国几千年以来的漆木家具展到了历史的一个高峰。这些漆饰家具在明代家具中占有重要地位。明人编的《天水冰山录》是公元1565年严嵩之子严世藩获罪后的本抄家账,其中记载有大理石及金漆等屏风三百八十九件,大理石、螺钿等各种床六百五十七张,七千四百四十四件桌椅,橱柜、凳、杌、几架、脚凳等家具中绝大多数也是漆饰家具。另外,从明何土晋汇辑的《工部厂库须知》卷九所载万历十二年(1584)宫中制造极其精致的各种漆饰龙床等四十件的工料费用,耗资就高达白银三万二千六百两之巨。就是在广大城市乡村民间,同样也以形形色色的漆饰家具为主流。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