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代屏风多设在床榻居室生活与家具

  • A+

在江苏邗江县胡场汉墓中发现一幅木版彩画,画幅上部绘有四人,墓主人端坐一榻之上,衣施金粉,体态高大,其余三人都面向左呈拱手作揖或跪立状。画幅下部绘帷幕,其下有人坐在榻上,前置几案,案上有杯盘,几下放香熏,侍女跪立榻后;伶人彩衣轻飘,一倒立,一反弓,姿态优美生动;成双成对的宾客皆席坐在地,聚精会神地观赏表演。右边是击钟敲磬、吹笙弹瑟的乐队在进行伴奏。像这幅反映墓主人生前欢乐生活的绘画作品,无疑也是汉代现实生活的形象记录,再现了当时居室生活与家具的真实情况。汉代时期,在“席地而坐”的同时,开始形成一种坐榻的新习惯,与“席坐”和“坐榻”相适应的汉代家具,在中国古代家具史上写下了新的篇章。

由商周时期的筐床演变而成的榻,到汉代已是日益普及化的一种家具,故“榻”这个名称迟至汉代才出现。1958年,河南郸城出土一件西汉石榻,青色石灰岩质,长87.5厘米,宽72厘米,高19厘米。榻足截面和正面都为矩尺形,榻面抛出腿足,造型新颖,形体简练。在榻面上刻有“汉故博士常山太傅天君坐木 翕(榻)”隶书一行,共十二个字。这不仅是一件罕见的西汉坐榻实物,而且更有迄今所见最早的“榻”字。汉榻一般较小,有仅容一人使用且可“去则悬之”、实用而方便的“独榻”。简单的小榻还称“枰”。根据使用要求和场合的不同,东汉以后,更多的是供两人对坐的“台榻”,还有三人、五人合坐的“连榻”。

3

席坐文化时期,居室内常常采用帷幕、围帐御风寒,作遮挡。到汉代,随着床榻的广泛运用,这功能越来越多地被各种形式的屏风所替代。屏风既能做到布置灵活,设施方便,又能改变室内装饰效果,美化环境,因此,汉代的屏风成了汉代家具中最有特色的品种。统治者们都竭力追求屏风的豪华,如《太平广记·奢侈》所记,西汉成帝时,皇后赵飞燕挥霍无度,所用之物极其铺张。有一次,她从臣下处得贡品三十五种,其中就有价值连城的“云母屏风”、“琉璃屏风”等。这些讲究材质和工艺的高级屏风,已成为当时一种珍贵的艺术品,在《盐铁论》中就有所谓“一屏风就万人之功”的描述。汉代屏风的最早实物有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彩绘木屏。该屏风长72厘米,宽58厘米,屏风正面为黑漆地,红、绿、灰三色油彩绘云级和龙纹,边缘用朱色绘菱形图案。背面红漆地,以浅绿色油彩在中心部位绘一谷纹壁,周围绘几何方连纹,边缘黑漆地,朱色绘菱形图案。屏风系座屏式,虽是一件殉葬品,但真实地展现了西汉初期屏风的基本风貌。

汉代屏风多设在床榻的周围或附近,也有置于床榻之上的,形式除座屏以外,更多的是折叠屏风,有两扇三扇或四扇折的,金属连接件十分精致。各种屏风与后世的式样并无多大差异。可以说,在中国古代家具史上,屏风是流传最久远,最富有民族传统特色的品种之一。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