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木家具还有雕刻、彩绘精美的大木床

  • A+

先秦时代的漆禁与商代和西周的青铜禁已经有较大的差异,如信阳出土的漆禁,其禁面浮雕凹下两个方框,框内有两个稍凸出的圆圈圈口。出土时,在禁的附近发现有高足彩绘方盒,其假圈足与此圆圈可以重合。这说明,禁的使用功能不断扩大,造型也出现了新的变化。

无论是在实用性还是在装饰性上,先秦时期最富有时代性和代表性的家具是漆案和漆几。《考工记·玉人》载“案十有二寸,枣栗十有二例。”可见春秋战国时,案的品种分门别类,已日趋多样化,并且多与“玉饰”有关,是一种比较新式的贵重家具,因此大多造型新颖,纹饰精美。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的战国漆案和河南信阳楚墓出土的金银彩绘漆案,皆是这类漆木家具中的典范。

春秋战国时期的漆几,有造型较为单纯的“H”形几。这种几仅采用三块木板合成,两侧立板构成几足,中设平板横置,或榫合,或槽接,既有强烈的形式感,又有良好的功能效果。较多见的是几面设在上部,两端装置几足的各种漆几。根据几面的宽、狭,又可分为单足分叉式和立柱横跗式两种类型。立柱横跗式的也有多种不同的形制。在长沙刘城桥一号楚墓出土的漆几,几的两端分立四根柱为几足,承托几面,直柱下插入方形横木甲,同时另设两根斜挡,从横跗面斜向插入几面腹下,使几足更加牢固,形体更加稳健。这些先秦时期漆凭几的造型和结构,都足具在不断创新发展中取得的巨大进步。

1594780626405722

春秋战国时期的漆木家具还有雕刻、彩绘精美的大木床,工艺构造精巧、合理的框架拼合折叠床,双面雕绘、玲珑剔透、五彩斑斓的装饰性座屏,以及各种不同实用功能的彩绘漆木箱等。它们无一不是春秋战国时期漆木家具的优秀实例,是中国席坐时代居室文明的重要标志。

适应“席坐”和“坐榻”生活的汉代家具

中国古代社会进入汉代以后,出现了一个长盛久安的新局面,尤其在汉武帝时,无比强大的国力和思想领域的一统化,迅速加快了战国以来社会民风习俗的大聚会。从此,中国成为一个地大物博、人口众多、以汉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汉代的物质文化在历史的基础上又发展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

汉代统治阶层居住在“坛宇显敞,高门纳驷”的宅第中,过着歌舞娱乐、百戏宴饮的享乐生活,与生活内容相适应的汉代家具也更加讲究起来。刘歆在《西京杂记》中,就有“武帝为七宝床、杂宝案、侧宝屏风列宝帐设于桂宫,时人谓之四宝宫”的描绘。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