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梨福禄寿没有蓝绿色家具为修身养性

  • A+

文 | 明清家具研习社

  研习君语 


放眼往昔,家具的色彩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
一是,家具材质本身的色彩,如石材木材与金属

二是,附加材料的色彩,譬如镶嵌的金银宝石螺钿

三是,人工涂抹的色彩

但是为什么在我们的家具中,极少出现蓝绿的主体色?





早期人类使用的颜料主要源自泥土,兼有少量矿物、植物及动物颜料,红黄(赭石)色系是人类最易于获得的颜色。


阿尔塔米拉洞窟壁画Cueva de Altamira


因此,早期人类社会的基础色是红、白、黑、黄


"

最优秀的绘画常常会将用色局限为四种 白色,黄色,红色,黑色


—— 《博物志》 老普林尼 Gaius Plinius Secundus

"


比如古希腊人的有关于颜色的词汇里只有白色、黑色和红色,其它颜色的描述含糊混乱,而关于蓝色和绿色的词汇却几乎找不到。


在考古复原技术成熟之前,欧洲的考古学家们甚至一度在认为古希腊人的视觉可能存在看不到蓝色的缺陷。


① 真实的希腊雕塑

② 褪色的希腊雕塑


直到现代技术复原雕像后,向我们证明:古希腊的艺术作品其实是丰富多彩的。


但是大量运用的依旧是红黄黑,这些早期基础色往往都用来象征皇权或宗教。


新石器时代漆碗


上层的风尚,引领的是下层的追捧。


其中,家具能够使用的着色涂料和绘画使用的颜料,很多都是相通的,和古代的矿物学更是有很大关系。


战国 衣匫 曾侯乙墓出土 


古人能够获得的颜色有黑、赭、黄、大红、朱红、石青、石绿等,以黑色比例最大。赭、黄其次;一般用的是钛铁矿、赤铁矿、朱砂等矿物质颜料作为着色剂。

马王堆汉墓出土的五彩漆画屏风


春秋战国时的家具大都是漆木家具,以红黑两色为主色调,再辅以彩绘修饰。


尤其是两汉时期的漆木家具,更是繁盛,其装饰工艺纵情驰骋,色彩也开始了多元化,有了红、金、黑、黄与灰绿色。



即使到了颜色获取技术成熟的明清,红黑黄依旧是最主要的漆器颜色。




相比于红黄黑白的稳固地位,绿色与蓝色是一对难兄难弟,作为一种异化的偏色,在早期社会并不受待见。


在旧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的洞穴里,以及在最初的染色技术里,都没有蓝与绿的身影。


法国拉斯科洞窟lascaux


在西方,古罗马时代,蓝色被看作未开化的异邦人的色彩;中世纪前期,蓝色是缄默的,几乎不存在;拥有一双蓝眼睛,更是被认为是人生的不幸。


迈克尔·帕切尔,教会神父祭坛装饰屏局部


而绿色,则是邪恶的,是偶然之色、赌博之色、命运之色、时运之色和机会之色……是魔鬼的皮肤、怪兽的皮毛,女巫的裙摆,赌场的行话被称为“绿话”,反正听起来都不怎么好!


都被嫌弃成这样了,即使不谈对于颜料的取用,蓝色与绿色在家具中的使用自然是会更少。



在东方,蓝与绿虽然对比红黄黑而言稍显冷落,但和西方对比,待遇则要好得多。

越南大红酸枝家具,老挝大红酸枝圈椅,大红酸枝餐台,大红酸枝鼓凳

但是稳定、大量的蓝绿色,太难获取,艺术品中使用蓝色则要等到两晋。



而蓝色与绿色,能够较为常见的用在家具上,还是在隋代之后。


此时,随着佛教有规模地传入中国,佛教造像、壁画以及少量家具中开始出现由天然青金石制成的蓝色染料。


由于中国境内并未发现成规模高品质的青金石矿床,这些青金石几乎都是自阿富汗、印度等地或是海上或是西域舶来。



明万历  朱漆描金百宝嵌庭院人物故事顶箱柜


原料的贵重与运输的困难,让“蓝绿”在民间家具上罕见。


直到宋元时期,除了蓝铜矿之外,东南亚苏麻离青的大量输入,蓝色才逐渐不再那么昂贵。



其中一个侧面的反映就是,“青绿山水”技法的成熟。


“青绿山水”技法中的石青石绿,原材料为蓝铜矿和孔雀石,它们的大量使用可能与当时甘肃祁连山蓝铜矿的发现有关。


蓝铜矿比青金石便宜,易于获取。后来的苏麻离青,同样贡献了青花这一杰作。

越南大红酸枝家具,老挝大红酸枝圈椅,大红酸枝餐台,大红酸枝鼓凳

明 撒螺钿珐琅面圆香几


明嘉靖 青花海水龙纹双铺兽鼓凳


同时,源自波斯的铜胎掐丝珐琅约在蒙元时期传至中国,明代开始大量烧制,并于景泰年间达到了一个高峰,后世称其为“景泰蓝”。


此后,景泰蓝也为家具添加了一抹独特的蓝色。越南大红酸枝家具,老挝大红酸枝圈椅,大红酸枝餐台,大红酸枝鼓凳


清 掐丝珐琅莲花纹冰箱


清 掐丝珐琅寿字纹扶手椅


文人阶层的兴起并掌握话语权,对艺术的审美取向逐渐改变,重工重彩的风格被边缘化,蓝绿等鲜艳但是新兴的颜色,也难以代替成为流行的家具主体色。



而士大夫阶层为修身养性,培养“浩然之气”,摈弃了家具装饰中五彩缤纷的色调,家具着色不再纷繁,代之以单一、沉静为主,似乎又回归到了原始阶段。


明 黄花梨福禄寿十二扇五抹大屏风


明代十分考究家具的用材,对木材的关注从传统的“白木”上挪开,而是以本身颜色就能取胜的硬木,如黄花梨,其色泽金黄明亮纹理动人,节省了雕饰上的繁琐,进而使家具的线条趋向流畅化。



到了清代,其家具以紫檀见长,以紫黑或紫红展现出了贵重品格,极大地迎合了清廷达官贵人的心理。


相较于之前的朝代,蓝与绿进入了皇家的视野,却只能算身影寥寥。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