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大红酸枝家具设计的艺术价值

  • A+

明清家具曾铸造了传统家具工艺的巅峰,其艺术价值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公认,至今仍然备受古典家具行业推崇。但随着生产方式和经济形态的变化,我们已然由传统的农耕社会进入现代的工业社会,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家具功能与形式的新需求也随之产生,设计师也必须对此做出应对。 对于现代设计而言,设计是“问题求解”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寻求“最佳”“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是重点,文化传承往往不是必要条件。但对于中国家具设计而言,家具本身蕴含着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恰恰是与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紧密相连的,或者说家具所体现的文化内涵正是中国文化在“造物”上的具体体现。如何平衡传统家具的“经典”和现代生活的“现代”是难以回避的、让人困扰的问题,学界和业界也总在这两者的重要性比较上产生分歧和争论,甚至势同水火。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应该是什么样的呢?经过几十年的尝试和探索,“现代中式家具”或“新中式家具”的概念应运而生,而且一度被看作是中式家具创新的方向和突破口,吸引众多企业投入设计研发,其中不乏精品出现,但总体上依然未能跳脱传统式样的拘囿,总是在造型、材料、工艺、装饰之间游走、徘徊,难以形成颠覆性的创新。究其原因,人们通常认为来自传统的与本土的才是中国的,而现代的和国际化的是属于西方(文化)的,所以要塑造中国风格必须是“民族的”或“历史的”。这便导致当下中国家具难以摆脱“仿古”“摹古”的怪圈。 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明清家具是一种“历史的存在”,而不是一种“永恒的存在”。明清家具中经典的造型、严谨的结构、精细的工艺、硬木天然的纹理和精巧细腻的装饰等都为现代中式家具设计提供了丰富的原型素材,但不能简单地认为它就自然而然地成为“现代风格的民族形式载体”。相反要注意到传统家具中的许多方面已不适合现代生活方式,甚至与当前主流的社会观念、环境意识、审美价值与评价标准等相悖。例如,传统家具常采用的珍稀硬木(或红木)资源不断减少乃至面临枯竭危险,各国都在制定法律法规限制珍稀硬木资源采伐并加强热带雨林保护,而据统计我国依然有近万家民用家具企业在生产制造红木家具,显然这种所谓的“继承”和复古的偏好是不足取的。当然,中国人传统观念中通常把红木家具看作固有财产或奢侈品,可以传家,其用材、雕工、数量及体量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拥有者的家境、地位、身份,但当今中国主流的消费群体已经认同并接受多元文化,选择家具时,更看重功能实用性、时尚性与舒适性,工作环境下的灵活性和健康性等,而并不希望通过家具来展示自己的财富。因此,一味恪守旧制,而不求创新,只会落入“泥古”的窠臼,难以获得国际家具市场的认同。同样,全盘忽略优秀文化传统而去盲目追随“国际风格”,缺乏自己民族特色,也难以使中国家具形成国际竞争力。"},"apool":{"numToAttrib":{"0":["author","p.144115214565262711"],"1":["textalign","left"],"2":["pap-stylesheet-name","title"]},"nextNum":3}}","storyAtexts":[],"srcGlobalPadId":"300000000$XRKmDBLzlKNF"}" data-version="2.1.0">

现代中式家具理论

家具是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一类人造物,也见证着人类生活方式的发展与变迁。千百年来,不同时代、不同地域和不同种族的人们依据自身的生活需求和审美情趣来设计、制作并选用相应的家具品类,使得家具融入了不同的“文化符码”,从而形成诸多各具特色的家具风格。可以说,正是因为家具的存在,我们的住宅和建筑才成为真正意义的“家”,而生活也因此显出差异。迄今为止,人类从未停止过对家具样式与可实现形式的探索,并尽可能地将新材料与新技术应用其中加以创新和改良,新的概念不断地突破原来的限制、颠覆固有的观念,或以更科学的方式,或以更艺术的形式对人类生活做出新的理解和诠释。

时代在变,生活也在变,家具没理由不变。现代大红酸枝家具设计

在人类造物史上,中国传统造物文化灿烂辉煌。在木作上,明清家具曾铸造了传统家具工艺的巅峰,其艺术价值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公认,至今仍然备受古典家具行业推崇。但随着生产方式和经济形态的变化,我们已然由传统的农耕社会进入现代的工业社会,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家具功能与形式的新需求也随之产生,设计师也必须对此做出应对。

对于现代设计而言,设计是“问题求解”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寻求“最佳”“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是重点,现代大红酸枝家具设计文化传承往往不是必要条件。但对于中国家具设计而言,家具本身蕴含着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恰恰是与中华民族的文化底蕴紧密相连的,或者说家具所体现的文化内涵正是中国文化在“造物”上的具体体现。如何平衡传统家具的“经典”和现代生活的“现代”是难以回避的、让人困扰的问题,学界和业界也总在这两者的重要性比较上产生分歧和争论,甚至势同水火。在这样的形势下,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应该是什么样的呢?经过几十年的尝试和探索,“现代中式家具”或“新中式家具”的概念应运而生,而且一度被看作是中式家具创新的方向和突破口,吸引众多企业投入设计研发,其中不乏精品出现,但总体上依然未能跳脱传统式样的拘囿,总是在造型、材料、工艺、装饰之间游走、徘徊,难以形成颠覆性的创新。究其原因,人们通常认为来自传统的与本土的才是中国的,而现代的和国际化的是属于西方(文化)的,所以要塑造中国风格必须是“民族的”或“历史的”。这便导致当下中国家具难以摆脱“仿古”“摹古”的怪圈。

f904dcf28a6f30ad6ad0b87341580a02.

作为设计师,我们必须明确的是,明清家具是一种“历史的存在”,现代大红酸枝家具设计而不是一种“永恒的存在”。明清家具中经典的造型、严谨的结构、精细的工艺、硬木天然的纹理和精巧细腻的装饰等都为现代中式家具设计提供了丰富的原型素材,但不能简单地认为它就自然而然地成为“现代风格的民族形式载体”。相反要注意到传统家具中的许多方面已不适合现代生活方式,甚至与当前主流的社会观念、环境意识、审美价值与评价标准等相悖。例如,传统家具常采用的珍稀硬木(或红木)资源不断减少乃至面临枯竭危险,各国都在制定法律法规限制珍稀硬木资源采伐并加强热带雨林保护,而据统计我国依然有近万家民用家具企业在生产制造红木家具,显然这种所谓的“继承”和复古的偏好是不足取的。当然,中国人传统观念中通常把红木家具看作固有财产或奢侈品,可以传家,其用材、雕工、数量及体量等都在一定程度上象征着拥有者的家境、地位、身份,但当今中国主流的消费群体已经认同并接受多元文化,选择家具时,更看重功能实用性、时尚性与舒适性,工作环境下的灵活性和健康性等,而并不希望通过家具来展示自己的财富。因此,一味恪守旧制,而不求创新,只会落入“泥古”的窠臼,难以获得国际家具市场的认同。同样,全盘忽略优秀文化传统而去盲目追随“国际风格”,缺乏自己民族特色,也难以使中国家具形成国际竞争力。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