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作家具继故宫家具呈现沟通古今

  • A+

| 明清家具今年年初,广东省博物馆官方发布消息称,将于今年年底举办广作家具专题展览,就在明天,它真的来了,这是继2018年故宫家具馆开馆之后,国内又一场大型的传统家具展。





家具,是场景,是载体,是回忆,是过去,它承载着每个人对于“家”的所有记忆,用不经意间新增的划痕、角落里经年积累的微尘和逐渐变得沉寂的颜色告诉你:你看,我很重要,我见证着你的欢喜与愁绪,失落与期许。



广作家具作为清式家具的最典型代表,也是岭南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从素雅简练到繁缛华丽,广作家具见证了自明清到民国的时代更迭、风雨铅华,因此我们更需走近它,以心领神会其中的美妙意境,借此桥梁而沟通古今。


此次广作家具特展,一批珍藏于故宫博物院的广作家具将“回娘家”,与广东省博物馆等文博单位近120件/套广作家具珍藏一起,首次进行集中展示。


实物与史料相印证、家具陈设场景复原、工艺技法现场展演等多种展示方式,呈现广作家具自明末至民国时期的发展历程,挖掘广作家具的文化内涵,再现广作家具的盛世风华。



值得关注的是,展览现场,从粤博入口处到特展展厅,皇上、广作匠人纷纷“穿越”现场,让观众循着生动的情景式指引感受广作家具的辉煌。



《周礼·考工记》曰:“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 


广作家具在传承中国传统家具结构的基础上,逐步吸收海外文化元素,并适应广府民俗和审美情趣,呈现出融合中西、适合本地的广府风韵。


大红酸枝价值,大红酸枝大床,大红酸枝沙发的价格,大红酸枝皇宫圈椅,越南大红酸枝家具

广作家具起始于明,成熟于清,早期的广作硬木家具继承明式家具风格,造型简练凝重。至清代,繁复奢华之风盛行,雕工复杂、富丽堂皇、有立体感和层次感的广作家具深受广府地区、王朝统治者与海外消费者们的喜爱。


清末至民国时期,广作家具的发展虽几经沉浮,但仍保留有强大而旺盛的生命力。



纵观广作家具的发展史,政策上客观推动、区位上得天独厚、艺术上与时俱进、造型上特征鲜明、传播上影响广泛等特点使广作家具成为了广府文化的闪亮名片,更在中国传统家具发展历史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光阴流转,得以存世的每一件广式家具的流传与收藏都是一场传奇,他们穿过岁月的长河,终是没有辜负那片片匠心。

下面是广东省博物馆藏广式家具的简单介绍,与大家共享——


19世纪 酸枝镶螺钿花卉人物三镶石面西餐台椅

台长228、宽113.5、高 76cm

扶手椅长58、宽 51、通高101cm

靠背椅长45、宽 49、通高101cm

大红酸枝价值,大红酸枝大床,大红酸枝沙发的价格,大红酸枝皇宫圈椅,越南大红酸枝家具

此套藏品一套九件。餐台长条形,活榫开合结构。面心攒框三镶大理石为台面,无束腰,直牙条,面下四只三弯式腿,外翻式马蹄云纹足。两足之间各有一圆形立柱用霸王枨连接,两柱之间用一横枨连接。台面两端各置一扶手椅,两侧各置三只靠背椅。椅均高束腰,鼓腿膨牙,三弯式马蹄云纹足。台、椅木质看面部分除了椅面面心之外,通体镶嵌螺钿,点片式螺钿嵌出孔雀纹、折枝花叶纹、梅花纹、竹叶纹、人物纹等,光线照射之下,熠熠生辉。


广州自古就是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海上交通便利,海外的珍贵木材大量运往广州,为家具业的发展繁荣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木料来源。


清代广州十三行的对外贸易十分发达,为满足西方社会需求而生产的“洋装家具”成为外销商品的重要品类。此套藏品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都具有典型的西洋风格。


清末 酸枝镶螺钿“粤东省城”款石面长几

长112、宽 54、高 97cm

大红酸枝价值,大红酸枝大床,大红酸枝沙发的价格,大红酸枝皇宫圈椅,越南大红酸枝家具

此几亦可称长桌,酸枝木制,全镶嵌螺钿。桌面攒框镶大理石面心,面下有高束腰,并用螺钿嵌出“粤东省城”四字,牙条甚宽直,四角牙头与桌腿抱肩椎相交,浮雕呲牙鼓眼形似狮头,长边牙条螺钿镶嵌分心花“南盛隆造”四字,牙条下方斗簇镂空云纹、瓣纹牙花。方形棱瓣腿,四脚雕鹰头式足。

桌体木质部分通体用螺钿嵌出竹叶、兰花、梅花、缠枝莲纹及雀鸟纹。该件家具藏品不仅造型精致典雅,做工亦是精雕细刻,实属匠心独运,更特别之处在于有款有号, 为研究广式家具提供了极好的素材。


清代的广州,硬木家具小作坊十分普遍,很多作坊都在广州外城的濠畔街等依畔而立,鳞次栉比、成行成市。


这些作坊与当时的洋行和“夷馆”林立的十三行隔岸相望, 生产的酸枝木家具不但风靡国内,更是得到往来欧洲等国商人的青睐而远销国外。“南盛隆”是家具商号名,兴盛于清末民初。


清末 酸枝镶石嵌螺钿五围屏罗汉床

长198、宽 128、通高114cm

此罗汉床酸枝木制,床面硬板。床面之上装五屏式床围, 三面床围各式开光共嵌 9 块云纹大理石。面下带束腰,壸门式如意头云纹牙条,牙条中嵌花鸟螺钿分心花。鼓腿膨牙,四脚三弯式外翻云纹足。此床除面心外,通体平嵌各式花草纹螺钿做装饰,线脚大部分嵌点片式螺钿,看面大部分嵌折枝花鸟纹螺钿。此床酸枝材质与螺钿装饰交相辉映,形体雍容大气却不失雅致,璀璨夺目而又不失沉稳,具有鲜明的清代广式家具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