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爱明代骨董家具 全屋的空间色调保持和谐一致

  • A+



诗意的栖居在大地上




中国也有极简主义!

黄玄龙夫妇用少许的明代与现代家具器物,辅以大量的留白,打造出中式风格的极简空间。




明代的生活主张和家具设计,强调「清」与「雅」,和现代极简主义不谋而合,却比现代极简早开始五百年。





如今的台北,就有一个中式极简风格的住家。少少的家具、大片的留白。房子主人更透过「古物今用」,使古老的好东西,不再束诸高阁,而是能和日常生活密切互动,让它们美好的质地,在新世纪,继续散发光彩。

一件真正的好东西可以用多久?答案是,一辈子!






迎接访客的二十平大厅,只有四件中式骨董家具,和两张现代主义的经典椅,整个空间约有八成是留白的。

从大厅向右走,经过一面青石砖墙,就是大书房,四面书柜的书房裡,只有一张明式大木桌、和四张黄褐色沙发椅。





这中式极简居家另一个令人惊艳之处,是所有骨董,不是被锁在保险柜裡,而是真的被拿来在生活中使用。




书桌旁,晚明「黄花梨百宝箱」裡有七个大小抽屉,整齐的收著笔、剪刀、胶水、订书机、橡皮擦、名片盒、迴文针等文具,让访客不禁瞪大眼睛:「嘎,这么精致昂贵的骨董,你拿来放奇异笔?」




「东西就是要拿来用的,能够『古為今用』,是当骨董商的乐趣。」黄玄龙的自在瀟洒,使访客暂时忘却价格的压力,觉得满室的古物都变得可亲起来。

万一有个闪失……?「那也没办法,基本上我们会好好的爱惜使用,尽最大的能力来保护它们!」




中式家具内敛含蓄,如果一心追求华美的效果,容易变成金光闪闪的“土豪”风。

台湾的收藏家黄玄龙就用少量的明代家具,搭配现代家居,并辅以大量的留白,以字画作为点缀,打造出一个简约、清爽的中式风格的家居。




黄玄龙对家居的设计有两大准则,一是:不买全套家居。

水满则溢,全屋古董家具,犹如全屋都是重点,容易让空间显得很沉重,相反,只是将中式家具和字画作为点缀,反而更能让重点突出。




他的客厅就用柯布西耶沙发和中式家具搭配,丝毫不显突兀,反而衬出一屋子静雅之气。

二是:在混搭的基础上,全屋的空间色调保持和谐一致。

老挝大红酸枝餐桌,老挝大红酸枝皇宫椅





卧室和床品的颜色,与客厅、书房保持一致,都是庄重清雅,又不失暖意的黄褐色。

这样可以减少了一切环境的干扰,更突出了家具自身的优雅气质,简约中呈现出文人之气。




他阳台挂着细密的竹帘,一眼望去,影影绰绰。看似简约,内质清爽,彰显出这一位收藏家的审美和性情。





大红酸枝宫廷圈椅,大红酸枝圆凳
黄玄龙自称是「古人」,热爱明代骨董家具,学设计的太太徐盼苹在他眼中,是「摩登的人」,家裡的现代家具,都是徐盼苹挑选的。

虽然他们的生活品质,非一般人所能及,但他们买「一辈子的家具」,和布置居家的「减法」精神,倒值得取法。






黄玄龙力行古物新用,将以前人用了一辈子的家具拿过来,準备再用一辈子。徐盼苹也以这样的心情挑新家具。


老挝大红酸枝多少钱一吨,大红酸枝种类


「很多人习惯搬进新家就要把家具一次买齐,我觉得,一次把乐趣享受完之后,以后就没得玩了,而且匆忙之下,可能会误买。大可慢慢来,一次一件单品,家裡的气氛就会跟别人不一样!」

所以徐盼苹挑家具时,只选很喜欢、可以跟著自己一辈子的。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