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传世的老家具工艺雕刻的衔接美

  • A+

面的边挺处干裂达十一处之多,必须进行修复。雕刻牙板多处损坏丢失,要采用接榫生根的办法对缺失的雕刻部位进行补做(采用接榫生根方法是为了达到力量上的强度)。拆卸打散梅花桌的过程非常艰难:由于其榫卯结构是直榫直眼,雕刻繁复的部位很容易产生新的损坏,所以拆卸每一部分时都要小心翼翼;而且由于雕刻连接处比较细小,在打开家具的过程中用力不可过大,以保证肩膀结构不被震落、震掉而造成新的伤害。

在明清传世的老家具和修复文物中,都必须遵守拆卸家具时使用挨打木的原则。即工具不能直接击打家具的任何部位,必须垫上硬度低于所修复家具的一块木头,通过击打这块木头来拆卸家具。挨打木一定不能有硬的棱角,否则在操作中易对家具造成硌痕,这是在文物修复中一定要严格执行的。明清家具

梅花桌前脸镂雕牙板弯曲走形,修复中的镂雕部分有弯曲,最主要的一段镂雕部位要填充松木。因这一段走形最严重,这段镂雕细的部位较多,且防止将来校正时有可能出现的断裂。为治弯曲和皮愣我设计了一种修复方案,这种方案用过数次,都很成功。

1591854951722151

在文物修复中它的制式、雕刻纹饰是不可改变的。但是在所有甩缝亏缺的地方,大量的文物家具在修复过程中都采用了填料的方法,就是在缝隙里填上同材质的料。这个梅花桌面面心严重收缩达1厘米,面心板过窄,一边簧完全撕裂,是新补的。现场没有提供这么长、这么好的料。根据修复的原则,我只是适当地将边框刹了一锯以减少它的缝隙,但是不能再刹第二锯或第三锯,因为它是通身雕刻,这种雕刻不像花草还能随形。它是层雕,分层次雕刻的梅花树桩,如果不填料而只是收严,那它的下交、腿子与牙板之间的距离与面就扣不上盖,差八厘米左右,这个八厘米对于纹饰来说是无法修复的。通观这件家具的种种问题,我们只能是“丢车保帅”,采用补面心板而减少面心板归缝的办法,实践也证明我的这一方案是完全正确的。这个桌子面边的补是一根料拉着三个面:补边簧,采取了这根料的有包浆的一面;补面心板的宽度时,为了达到它的厚度只能片下它另一侧面的料做边簧;再用整体补它的面心,这样才达到了厚度。但是双缝接,通常采用两根料补在一起,既保全了整个造型、工艺雕刻的衔接美,又采用了传统的填缝与刹活相结合的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