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酸枝家具四攒边工艺的文化内对应面心板穿带槽

  • A+

为了简单易懂,我采用问答的方式和大家交流。

问:什么叫四攒边,它的特点是什么?

答:四攒边是由两根边挺、两根抹头、面心板和穿带四个方面的部件组成的。四根边与挺通过打槽(北方称“扒槽”),面边出榫,抹头打眼(凿眼交于45度格角肩),通常采用透榫,面心板四面材口将心板四角按要求刨去一定的厚度、宽度,俗语称“材口簧舌”(北方匠人称为“刷槽”)。

面心板背面横向做穿带槽,一般大型攒面约三十厘米;相间做一带槽,带槽通常应分为大小头呈梯形,约差1.2毫米;槽口内成燕尾状,北方称“穿带”。顺穿带的纹理做成相应的梯形,由带的一端可见燕尾状,这称为“裁簧”。

重要的是穿带上的燕尾簧宽度对应面心板穿带槽的宽度应略肥一点(宽一点),以手穿至心板另一端约有三四厘米的紧度为适宜。穿带的木丝纹理较顺为佳,绝不可使用大斜丝。斜丝纹理越大越影响带簧的抗扭曲力度,会造成挑簧的情况。大红酸枝家具四攒边工艺的文化内对应面心板穿带槽

问:四攒边的伸缩缝是四方均留吗?

答:不是。

问:为什么?

答:四方留伸缩缝不但不美观,在今后的使用中还多了三处藏污纳垢的地方,且红木材质的纵向收缩基本等于零,没有留缝的必要。而且我在第一、二章阐述过木性与环境,留逢会造成面心板因干湿环境变化产生刺头,也就是裂纹。因此,抹头与面心组合称为抹头。不但不能留所谓的伸缩缝,而且还要像拼板一样进行严缝问:许多家具有很多横头也有缝了,是怎么回事?

答:那是因为年久和环境变化的原因使抹头收缩了,这更证明了不应该留伸缩缝。如果您留了缝,多年后这道缝会更大。

20200512143534_67232

问:穿带为什么要分大小头?在当今的环境下穿带应注意什么?

答:就传统工艺来讲,四攒边工艺的文化内涵体现得最完美最全面,它包含着匠人对木性与人性相一致的理解,里边有力学、几何学和哲学原理的体现。当今全世界的气候变化和仿古家具使用环境的变化,促使我们要更加注重这些工艺和人文文化的发展。我在北京电视台五频道《城市》栏目中简单地提过这个问题。四攒边因为是三面严缝一面留伸缩缝(边挺的一个边)、另一个边挺与抹头一样严缝,而且严缝的一边面心板与边还要使用鳔粘贴,因此,为了尊重木性、顺应木性、引导木性,要让面心板按一定的方向去收缩。所以,我们要把穿带做成大小头,让它往小头的一面收缩。这跟我们社会一样,要有个人的自由,但又必须接受纪律的约束。

问:我在2006年《中国红木》杂志看到过您的一篇关于抄手穿带的文章。抄手穿带是怎么回事?

答:抄手穿带是指两根穿带朝相反方向穿。但根据各种环境的变化,个人认为这一工艺应该得到传承和发展。抄手穿带不应该有死规定,即一个向前、另一个就必须向后,这要视面心板的纹理走向而定。在之前我已经谈过纹理与木性的关系了,如果面心板的纹理走向崎岖,出现了弓背纹理,那就要在弓背的纹理处逆弓背穿带,尽可能减少心板变形。这种力量叫反作用力。面带的另一作用就是承托重量。

问:您提到两面的抹头与面边要像拼板一样严缝,是什么原因?

答:我们的D字头火车能够高速行驶,第一靠的是铁轨与火车轮的严紧光滑,其次就是双轮与双轨的宽度尺寸要严格一致,这样才能保证速度和平稳。我们的攒面工艺同样是通过两边抹头与面心板抹头的平行来与穿带配合,使面心板沿一定的轨道和方向有约束地抽涨,大家可以观察一下。不按这种工艺做的话,会很快由面心板抽涨引发的面心板与边挺之间的缝严重不均或与边挺斜向走形的情况,有时甚至会造成将边抹结构顶开走形等情况。

问:我看到有的家具面心板表面出现了波浪现象,这是怎么回事?

答:我把这一现象称为“肋条”,像瘦人的肋骨一样。原因是心板用材过薄,面心板拼板时对纹理掌握得不好。无论是二拼三拼还是四拼,面心板木材横切面纹理都应该旋切面向上使用。也就是说心板的横截面纹理应该是罗锅向上,这样其木性反应方向才会一致。只要穿带工艺做好就不会发生鼓面现象,“肋骨”现象更不会发生。很多老家具都出现过这种情况,但是上百年的家具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这种情况呢?这主要是由于环境变化所引起的,所以我建议现代高仿红木家具要适合现代的整体环境。因此工艺和用材要改进,尤其面心板的用材要比明清家具厚一些,同时要相应加深穿带槽,从而增强力度,以适应气候变暖的环境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