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木木材自身特有的油性是给家具做装饰

  • A+

5. 起蜡

使用起蜡工具依次把家具各部位的蜡起净(包括雕刻部位),同时也起到了“干磨硬亮” 作用。

6. 擦蜡

大面积的擦蜡和腿、枨处的擦蜡是很讲究的,其诀窍是要像搓澡一样,顺纹理用力擦,直至没有浮蜡。雕刻和镂雕部位需要配合使用工具和蜡布,穿过镂雕部位擦蜡。

7. 抖蜡

用板刷和两或三行的鬃刷依次对家具各处的表层进行擦拭,尽可能地将材质鬃眼内残留的蜡抖尽。

建议大家在家具的背面只烫蜡不起蜡,尤其是桌、案、椅子类。

在这里我还要阐述一下烫蜡与擦蜡、蜂蜡与核桃油的不同。很多朋友多次打电话向我提出,他们的前辈就是用核桃油保养家具的。其实无论新老家具,适度用核桃油进行一下保养没有什么大碍,但这要将新旧家具分开来谈。

起蜡

擦蜡

首先,我们要知道硬木木材自身特有的油性是任何油质都不可代替的。但是随着使用时间、家具寿命的延长以及生活环境、自然环境的变化,加上人们生活中会不断地和家具进行接触、触摸,都会使家具表面附着上一层尘土和生活中的油渍混合物。这就将老家具木材本身的油性封闭或半封闭地保护起来,形成了一道封锁线。如果没有这道封锁线,木材本身的许多矿物质和油性(油性也是矿物质之一)就会与时间成反比,也就是说年代越久、油性挥发越多,家具自身所含油性就越少,直至成为炭材。我们看到不保养或不太注意保养的老家具就像百岁老人的皮肤一样暗淡无光、皱褶重叠,正是说明了这一现象。

20200520102110_99047

一件家具始终用核桃油保养,短时间不会有什么太大变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核桃油的渗透性和核桃油的活性(氧化酸败),在油与树脂成分及水分之间产生了一道“分界线”;同时被核桃油所浸透的那一层的木质纤维将遭到分解,组织细胞的分裂使木丝(纤维)变成一缕一缕的情况,当然这里也有木材纤维自身性能的原因。请问,是整体木质纤维的抗性强还是分解成一缕一缕的抗性强呢?另外家里都吃炒饭,如果我们将油放多了,炒出的饭是一粒一粒分散的;而我们蒸出来的米饭,越是好的米(含油量高的米)就越是抱团黏糊。

在我从事硬木家具的制造、修复过程中,常常遇到老家具贴补不牢的现象。因此我才采用了修复补活的“接榫要生根”,而且还要利用燕尾结构接补。这样的情况主要因为含蜡、含其他油性所造成的,由此可见,无论用蜡还是用油均不可过多、过滥。旧家具在多年的使用过程中,木性已经比较稳定,为了不断保证木材内应有的水分,按家具外表所反映的具体情况来进行保养是十分必要的,但擦蜡的多少要依具体情况而定,不是千篇一律的。

而烫蜡、擦蜡就与核桃油不同了,蜂蜡与木材本身的油性是不相溶的,这是由蜂蜡本身的“活性”性质所决定的。它在家具中所起的封闭或半封闭等的作用,与擦核桃油所形成的分界线是有本质区别的。烫蜡是在一定的木材层将木材本身含有的多余水分赶出去,让蜡来占领这块阵地,对家具应含的水分进行有限制的“管理”。既要使家具本身含有所需水分,又要加以限制,不能让它肆意增加。这如同我们国家的管理,要有充分的民主,但又要有法律、法规以及组织纪律的约束。哪一方面都不可或缺,也不可多余,这才是一个“和谐的社会”,不会出大毛病。

烫蜡是对家具进行面膜式的保养,擦蜡是抹雪花膏式的保养,与人对皮肤的保养是一样的,因此擦蜡不仅仅是给家具做装饰,而是从源头给家具做了保养;而核桃油只能给家具带来一时的亮度。综上所述,这也是核桃油不可常用的道理。当然,蜡也会吸尘,但是等到温度低下来时,蜡又会恢复成固体;而油与灰尘的组合物是“油耗子”,长期使用核桃油擦拭家具会使家具成为螨虫和细菌的滋生地。好的蜡工,必须经过烫蜡、起蜡、擦蜡的到位、认真、严格的工序才行,只有这样家具浮蜡才几乎是不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