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情调的古典家具在欧洲的极高身价

  • A+


「他山之石」专栏之初,我们聊到了十八世纪广州十三行里西洋人视角下所绘制的中国明清家具


而本期我们则转换一下地域,在欧洲被人所痴迷的“中国情调的家具”又是怎样的?那场在欧洲持续了一百多年的“中国热”又是怎样的影响了欧洲家具?




欧洲人的“中国梦”


在几个世纪前的欧洲人眼中,区别时髦和土鳖、高雅与低俗的方式是看这个人懂不懂中国风。


区别真贵族还是破落户的方式,依旧是看这个人家里有没有来自中国的东西。


约翰·尼霍夫绘制的南京大报恩寺琉璃塔


由于地理限制和语言沟通上的隔阂,西方人早期对于神秘遥远的东方世界夹杂着许多想象。


13世纪初,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根据经历和见闻,在传记中描绘了一个美丽宜居,神话一般富丽堂皇的中国,由此激发了欧洲人的航海冒险热情。




16世纪末,西方传教士们的船只陆续来到中国,也将中国的文化以及书籍、丝绸、茶叶、瓷器、漆器等,大规模地带回欧洲各国,引发了新一轮的热潮。


欧洲的上流社会了开始沉迷于“中国制造”。



而中国艺术在欧洲的极高身价,一方面是来自上层的追捧,另一方面也是当时启蒙思想家们对古老而陌生的、“高级”的、中国文明的追捧与倾慕。



有谁过去曾经想到,地球上还存在这么一个民族,它比我们这个自以为在所有方面都教养有素的民族更加具有道德修养?


自从我们认识中国人以后,便在他们身上发现了这一特点。


如果说我们在手工艺技能上与之相比不分上下,而在思辨科学方面略胜一筹的话,那么在实践哲学方面,即在生活与人类实际方面的伦理以及治国学说方面,我们实在是相形见绌了。


     ——德国著名的数学家、哲学家莱布尼茨


被誉为“法国思想之父”的伏尔泰则十分崇拜孔子,极力颂扬中国道德和儒家文化,他还将《赵氏孤儿》改编成戏剧,引起了欧洲文化界的剧烈反响。


当时巴黎的文化沙龙上

众多学者和思想家在研读伏尔泰改编的“中国作品”


更耳熟能详的童话大师安徒生,那篇《夜莺》里提到的瓷器宫殿与御花园,正是这种中国情调的反映。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中式风格的日用品,家居装饰,园林建筑等,开始全面渗透到了欧洲人生活的各个层面,上至王宫贵族,下至商家乡绅,都对所谓的中国风尚充满了狂热的痴迷与追捧。


狂热到何种地步?


体现在住上,那一水儿的中国风宫殿,足以看出当时欧洲各国国王对于东方风格的偏好,德国波茨坦无忧宫(Sanssouci)的中国茶室 大红酸枝家具



德国德累斯顿的皮勒尼茨(Pillnitz)宫殿的中国亭:



英国伦敦邱园的中国宝塔:



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中国宫:



体现在“行”上:

1700年1月7日的时候,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就在凡尔赛宫迎接新世纪时盛大舞会上,
身着中式服装,坐在“八抬大轿”出场,



至于服饰与食物更不用提,瓷器与茶叶的魅力至今仍在影响着西方。


约翰·谢布贝尔的《关于英国国民的书信集》这样描述:


房间里每一把椅子、每一个玻璃镜框、每一张桌子,都必定是中式的:墙上贴着中国墙纸,图案满纸,却无一摩写天然……房间的几面墙上,中国情调的小壁架托着呲牙咧嘴奇形怪状的瓷狮子,放在也是瓷制的花棚架之中,黄铜箔片被漆成了绿色,就像阿卡狄亚的情侣们—样在树阴下躺着。不仅如此,对中式建筑之爱变得如此泛滥,以至于当猎狐者们跳着追捕猎物时,如果把他们的腿弄折的篱笆不是依东方情调到处都插着小截小截的木桩的话,他们都会认为腿断得太冤了。中国情调是如此盛行,就连哑剧中的小丑也不得不从中国情调的场景和人物中找噱头。



人们后来称呼这种装饰风格为“Chinoiserie”,源自法语中的“chinois“,意为”中国的“,而这种中国情调更直接形塑了西方时尚上著名的洛可可风格。


便携式写字台  大约1750年代

德国明斯特漆器艺术博物馆


华托,布歇,皮耶芒,齐彭代尔,钱伯斯,瑞普顿等著名的艺术家,设计大师,以及其他大大小小的设计师,工匠所创作出的众多中式建筑,艺术品和工艺品为后人记录和保存了它席卷欧洲大陆的深刻痕迹。


布歇的中国皇帝系列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