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制作当今的仿古家具和红木家具得到社会的认可

  • A+

大红酸枝的木材是古典家具中不可缺少的因素之一,材质的稳定和纹理的优美是选材的关键所在。但在制作家具的过程中,一个梓匠对木性与人性的理解程度,则反映出老一代人待人接物、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知人善任的领导才能。有了这些,我们的古典家具才能够“逸我百年”,这也是古典家具制作中看得见摸得着的文化,也是包括外国人在内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它的原因之一。

2007年我在北京世纪坛参加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一位来自我国香港地区的记者问我:“您宣传家具文化,但是这加大了对东南亚热带木材的砍伐,是对大自然的破坏。”我回答说:“我国古典家具用材广泛,不仅有红木,也有榆木等白木材质,它们都是中国文化的载体。近几年又开发了深色贵重木材,这对传承古典家具文化的用材是一大补充。这些家具能传几代人,使用两三百年,恰恰是节省了制作家具的木材,更有利于家具文化的继承与发展。”

任何事物都是发展的,中国的家具文化、家具制作也要与时俱进。承载了中国文化的家具,在形制和功能上的发展也是必然的。

说到技术和技艺就离不开匠人,所以匠人在技术、技艺上的创造应该得到社会的认可,国家应该推进对先进技术的奖励和激励机制。一个匠人,无论他从属于什么行业,无论他的文化水平如何、有没有文凭,只要他的技术具有科学性和先进性,提高了生产效率且技艺水平突出,就应当得到认可和奖励。国家对优秀的技术工人应该给予重视与支持,并给予相应的地位。

63707598556417117

1953年倪志福发明的高效、长寿、优质的“三尖切”钻头,是对技术技艺的发展,对社会的进步而言难道不是幸事吗?技术技艺本身就是文化,这种成果既付出了体力劳动,又付出了脑力劳动。如果没有科学作为支撑、没有文化内涵,也不会成为先进技术。知识本是被固化了的经验,我们常说的知识仅限于被详细记载在书本上的经验,但这并不能囊括所有的经验或知识。在我国,还有很多未被详细记载但已经被固化且正在发展或流失的经验,它们更应该受到重视。因此,没有大学文凭的人实践出来的先进知识,不应低于“文凭”,所以“唯文凭论”是不全面、不客观的。

在20世纪70年代,龙顺成的一位老工人陈挺楷为北京饭店几米长的大座屏雕刻荷花,2米以外就能让人感觉到荷花在微风中婀娜多姿的婆娑之态。其艺之高,其韵之活,简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但是今天又有谁知道他?因家境贫寒,这位老师父去世时所穿的只是龙顺成给他特批的一身工作服。他老人家不识几个字,但如果不是他在工作上倾注了毕生精力,融合了他对生活的理解,加上他高超娴熟的技艺,又怎么能够在木头上雕刻出活灵活现的艺术“画”呢?用画笔在纸上画,著名画家的一幅字画价值连城;匠人用刀在木头上刻的“画”又该值多少钱?这难道不让我们深思吗?陈老前辈很有“文化”,但他一生没有文凭。

上述言辞可能有不当之处,但最终是为了对得起生长了几百年的贵重木材,为了传承我国红木家具的型、艺、韵、材和人文文化以及工艺。不论是消费者、匠人还是企业领导,都要抱着惜材的理念、传承文化的决心和态度去制作当今的仿古家具和红木家具,使之成为多年后的“明清家具”,这也是当今匠人、企业家对传承中国家具文化的一大贡献。我们不但要挖掘和传承,更要发展,在不同的环境下发展我国家具制作的工艺和水平。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