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作家具低调内敛工艺历史悠久

  • A+












——什么是“闽作家具”?

——闽作家具就是由福建区域所做的家具。

 

这个问答看起来好像很废话,很欠揍,但我觉得还是需要强调一下。


一来,我相信如果你认真看完此篇,一定会因闽作之美原谅我;二来在苏作、京作、广作“大行其道”的当下,闽作确实鲜为人知。然而其艺术成就与价值丝毫不逊色于这些耳熟能详的流派,甚至更高。

 

闽作家具就像身怀绝技又藏于深山的高人,低调、内敛,可只要一经发现,那便是个个光芒万丈,件件是重器。

 

 

黄花梨独板平头案

 

在现今被发现的闽作家具中,最被传统家具爱好者知道的,想必就是这张让马未都悔到肠子发青的“第一大案”。


之所以称它为“天下第一”,是因为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最长的黄花梨条案——足足4.52米。

 

这条黄花梨条案来自福建莆田,曾在一农村宗祠里放置使用了350多年。1993年它被人发现,并以30万买走。


收购的人打算以50万转手于马未都。马未都一看就被震撼了,评价其:“案面是一块独板,俗称‘一块玉’,就是说整块板跟玉似的,漂亮至极。”不过最终还是因价格超过预算,与它失之交臂。

 



后来这张条案几经转手,流失香港,被香港富商购得,又转卖美国一位大收藏家。为了避税,这位收藏家把条案放在丹佛博物馆捐展,一展就是十几年。

 

15年后,这张条案在拍卖行重出江湖,估价150万—200万美金。现场买家竞相举牌,最终成交价定格在908万美金,合当时人民币5645万元,是当年卖家给马未都开出50万价格的100倍。

 

综上所述——男人还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黄花梨子母螭龙纹大理石屏

 

闽作家具中的“巨星”还有这件黄花梨子母螭龙纹大理石屏。

 

这件座屏的尺寸为高215公分,宽181公分,深105公分。在存世的明清大理石座屏中,如此大的尺寸极为罕见,所以它一出现就立即吸引众人眼球。可惜许多人都以为它是苏作,对此福建人民表示相当的不服,幸好还是有人为它“正名”。




邓雪松先生曾在《被遗忘的闽作》一文中提到,他朋友曾经转给他一篇明式家具的研究论文,文章将这座屏风列为苏作明式家具经典作品,他回复:“这件家具不是苏作家具,是福建的。”因为他知道这件家具是从福建泉州流转到海外。

 

那么这件屏风的光芒是怎么个万丈法呢?

1993年,这件云石座屏在香港以20万美元被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购藏。三年后,该博物馆决定将其所有107件馆藏家具拍卖。

 

这场拍卖由纽约佳士得举办,名为“中国古典博物馆藏珍藏珍品”专场,这也是全球首次明式家具专场拍卖,堪称空前绝后。


现场107件明清古典家具悉数成交,总成交额达1120余万美元,被业界称为“中国古典家具跻身世界级重要拍卖品行列”的标志。

 

而这件云石座屏在这场拍卖中拍出了最高价——成交价110余万美元,成为拍卖史上第一件超百万美元的家具,买主为美国明尼苏达州的首富BruceDayton先生。又过三年他将它捐赠给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新开馆的家具馆,成为镇馆之宝。



 

由以上两件闽作重器我们可以为它们概括出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大”!


不得不说我们老祖宗真是有钱任性。实则闽作用料能如此豪奢,确实离不开当时的贸易经济条件。




关于福建的黄花梨,宋代大官汝适记载了一段沿海贸易的情况:

 

麝香木出占城、真腊,树老仆淹没于土而腐。以熟脱者为上。其气依稀似麝。若伐生木取之,则气劲而恶,是为下品。泉人(即福建泉州)多以为器用,如花梨木之类。……俗以贸香为业,土产陈香,……花梨木……黄腊,石蟹属其货。……以盐,铁,鱼,米转博与商贾贸易泉舶以酒、米、麦粉、纱、绢、漆器、瓷器等为货岁抄或正月发舟,五六月间回舶,若载鲜槟榔搀先则四月至。



 

由此可知,从宋代开始,泉州与海南岛商人就形成了良好的贸易关系。至于到明代,泉州港已是世界上最大的贸易港口自不必说,其经济之繁荣也是显而易见。这些都为闽作拥有黄花梨等珍贵硬木提供了便利。



 

另一方面,福建工艺历史悠久。据《莆田县志》“工役”:“莆木工、土工、金工、石工皆有,木工分为二,曰都绳,曰细墨,曰雕柴,都绳唯能建造屋舍……细墨制造椅、棹器用等项,间有新巧之工,然而坚织细密,视他处多矣。雕柴,凡一切雕刻之工归焉……”

 

此外闽人还善雕刻,雕刻风格甚为独特,下刀深骏,高浮雕甚至近乎圆雕,布局繁密,层次丰富。《闲情偶寄》载八闽雕漆“数百年于兹矣,四方之来购此者,亦百千万亿其人也”,更有名匠魏兰如、王孟如等。


2018年香港中金国际春拍

这件来自莆田的黄花梨《洞天福地》拍出236万港元


所以福建能做出黄花梨家具不仅不难,闽作家具自成一派、风格独特也是必然,就像这张明代黄花梨三围罗汉床

 

黄花梨三围板罗汉床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福建仙游赖店已经形成一个成熟的古玩圈,这张罗汉床就出现在此地,听闻最后被一位买家以几千元购走。2017年嘉德香港秋拍,它拍出了3435万港元。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另一方面,就算人们不知其来源,也可以依据这张罗汉床的工艺特点判断其为闽作家具。


比如,不同于一般罗汉床的后围会高与侧围,闽作罗汉床的后围与侧围相平,又为了视觉上的错落感,工匠又会在交界处挖出一个45度角,形成一个虚的榫卯线。



再从罗汉床背后看,也许在设计的时候主创人员觉得边缘太单调,所以闽作的围子边缘又有翻边修饰,这是闽作家具比较典型的做法。他们还喜欢在罗汉床侧面加一个罗锅枨,在别的区域里这种做法可不常见。



还有牙板和腿足相交处用燕尾榫相接,结构非常科学。其中闽作做法里,往往会把牙板的弧度挖的较大,剩下一个狭长窄牙板,这也是一个显著特征。

 

总之,这种种细节皆揭示了闽作家具的独特之处,也“出卖”了福建工匠爱玩的个性。


另外在这三件大器之外,闽作还有诸多精品:


 

黄花梨带券口挡板翘头案


这张黄花梨带券口挡板翘头案发现于泉州一带,案面独板,也是“一块玉”,用料粗大厚实,再次证明老祖宗们有钱任性。

 

黄花梨螭龙螭凤纹翘头案

 


这款黄花梨螭龙螭凤纹翘头案现藏展于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中国馆的显著位置。其器型巨大,设计舒展大气,庄重伟岸。案面独板,装饰华美。牙头大面积雕饰,吊头和相对应牙板上均统一列入雕饰区内,成繁华似锦之态。另有腿足外翻,俗称“香炉腿”。

 

由此顺便总结一下:案面独板、大翘头、香炉足,有此三要素基本可以判断是闽作家具了。



黄花梨寿字纹十二扇围屏


这件黄花梨寿字纹十二扇围屏是原美国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旧藏,载录于王世襄《明式家具粹珍》一书中,1996年上拍佳士得,以42.05万美元成交。


在《清风山房藏明清家具》一书中,张志辉先生将其断为清代制品,同时非常明确地指出这是一件典型的闽作家具。

 


黑漆螺钿屏风

 

还有这件黑漆螺钿屏风,现藏于南京博物馆。

 

这是一件命运比较“坎坷”的闽作家具,它一直被埋没、无人关注。直到上世纪80年代,陈增弼发现了它。也是从陈增弼的研究开始,它被官方确认为是出自福建的家具。

 

这件屏风从背面十二条山水条屏的内容和髹饰工艺看,大体可以判定为福建作品。

……屏风髹饰过程中所用的粗灰、细灰中混杂有白色粉粒,似是砺粉颗粒,这也可以作为产于福建沿海地区的佐证。

——陈增弼(《记明清之际一件软螺钿巨幅屏风》)

 



其实关于闽作家具,早在1944年艾克所著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最后一页就附有一张明代中晚期泉州某祠堂照片,照片上两张明式长供案清晰可见。犹记得书籍前言艾克提到,上世纪20年代“在福建旅行时,第一次发现了中国细木家具之美。”

 

如今这句惊叹已过近百年,闽作家具依然被忽略。我们庆幸于近二三十年不断有闽作重器被发现,让一部分人看到闽作家具,不过人们对其的研究依然微不足道。


因此希望未来能有更多专家、学者及家具从业者、爱好者能关注闽作家具,关注福建的人文艺术。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