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家具中的罗汉床当木工技艺有雕花镶嵌

  • A+

这世间最无情的东西是什么?是时间。它会不断滋生后浪,把无论多么汹涌的前浪都拍死在沙滩上。它让一切都能被磨平或替代,除了经典。

 因为时间又是浪里淘沙的好手,能淘出如金子般永垂不朽的经典。所以这些经典的前浪无论被后浪怎么拍,它还是那个浪。

比如中国古典家具,再比如中国古典家具中的罗汉床

01

“英雄”出身有点不同

 

“好奇心”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对一件感兴趣的事物我们总会去追根溯源。


可惜在“罗汉床”身上这就成了谜,关于它的由来和俗称始终没有“官方”解释,但也不缺民间说法。
 
最经常与罗汉床捆绑在一起的CP就是“弥勒榻”。它很像佛教中的须弥座,只一张榻,没有围子。后来加上围子,人坐在上头就跟弥勒佛似的,传坊间于是称其为“罗汉床”。
 



另一种解释就与使用它的人有关了。由于晚期罗汉床多被庙堂高人所用,如方丈、住持等等,白昼用于打坐,晚间睡觉。


又普通和尚只能睡通铺,大和尚才可睡“床”,大和尚又称之为“罗汉”,所以这么一“合并”,就成了“罗汉床”。



 
人民大众的思维一旦发散起来当然不会就这样停止,所以还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名称是依据罗汉床的器型而定——其腿牙曲线向外,有较大弧度,像极了寺庙中的大肚罗汉,于是简单粗暴的就称其为“罗汉床”。


 


相比于单一、确定的答案,此种种猜测倒添了不少趣味。再从前辈研究中看其演变历程,也是趣事一件。

 

02

它是时间留下的礼物

 

古典家具发展历程,宋代以前基本无实物可考,好在还有“画家”这一伟大群体,为后人留下证据。比如看床榻发展,唐代吴道子的画中就清晰地表现了维摩诘的坐榻造型。

 



自唐代,“垂足而坐”已成为一种趋势,高型家具发展迅速。唐代罗汉床沿袭隋唐五代时期,此时已具有高挑、细腻、温雅的特点,彼时所留存的绘画、出土壁画等资料可成其为佐证。

 



到了宋代已形成较为完备的家具体系,其中椅类家具尤为突出,而罗汉床则有自隋唐延续下来的箱形结构,还有与此形式相结合的束腰、托泥形制。


再发展到后来,有了三围子榻,工艺也变得更为复杂,这也成了明代罗汉床的发展雏形。

 



到了明代,当木工技艺有了很大进步及审美习惯发生变化之后,改变自然而然就发生。

 

最典型的就是箱形榻中间用于支撑的腿足正在消失,直到完全被忽略,只留下最外侧的腿足。原先垂直相交的板足也渐渐融合成实木的方腿,底部勾尖变为马蹄状,像在明代崇祯朝的《金瓶梅》刻本插图中,这种直足内翻马蹄的床榻就屡见不鲜。

 




由书中刻画的床榻,也能概括此时罗汉床的典型、清晰特征:三围板、无束腰、直足内翻马蹄……


除此以外,明代罗汉床在前人基础上,还在左右及后背都装上围栏,有曲尺、棂纹板、也有三围独板,形制不一,而围子做法也成了罗汉床的主要差别。

 

明 黄花梨曲尺罗汉床


明 紫檀三围罗汉床


到了清代,罗汉床基本保持了明代的风格和特点,最大不同在用料和工艺。


比如用材越来越厚实,装饰也越来越华丽。有雕花镶嵌,金漆彩油等手法,镶嵌的又多以玉石、玛瑙、瓷片、大理石、螺钿、珐琅、竹木、牙雕等为材料。总之,怎么华丽怎么来。

 

清早期  黄花梨三屏风雕螭纹罗汉床



清  紫檀嵌瓷心罗汉床


直至现代,罗汉床的形制也依然在变化,在继承前人基础上,人们再依据当代审美做创新与改良,可见它从未退出历史舞台,相反还呈现出越来越受欢迎的趋势。

 

要论其中缘由,想来除了它身上所承载的历史、文化、艺术价值与美的特性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它真!的!非!常!实!用!

 


03

罗汉床的“花式”用法

 

明代特别会“玩”的画家、园林设计师文震亨在《长物志》一书写道:“古人制几榻,虽长短广狭不齐,置之斋室,必古雅可爱,又坐卧依凭,无所不适。”

 



罗汉床想来是“脾气”最好的古典家具了,它真的可以随你折腾。


床上放炕几,独处时可读书、赏画;也可以撑着一只手,支着脑袋望窗发呆。朋友来访,可邀请上坐,闲聊、品茗、对弈,兴致来了,小酌两杯也是乐事。

 



去掉炕几,它又成了近代更会“玩”的学者王世襄先生口中的“最理想的卧具”。日常生活工作之余累了就躺一会儿或到点午休,最是方便。

 



到了厅堂,罗汉床又成了最为尊崇的私享领地,作用相当于现代的沙发。比如明清两代的厅堂,就常以罗汉床为中心,辟出一方小天地,供主人与贵客使用。



 《韩熙载夜宴图》

在《韩熙载夜宴图》中,就可以看到古人以榻或者罗汉床待客的场面,这种在罗汉床上待客的最高级别礼仪,在清代也已成为定式。

 

可休闲也可正经,一张床满足人们多种需求,无怪乎其长盛不衰。

 


04

它让生活更生活

 

京剧演员王佩瑜曾说:“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人,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人。”


在这同一片文化土壤滋养而成的事物里,想来此话也可改为:“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罗汉床的人,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罗汉床的人。”

 



历史、时间、艺术及古人的生活智慧,为我们打造出罗汉床这一“明星”家具,而我们的使命便是不辜负众人的这份“喜欢”。

 

在“长盛不衰”的需求里,我们愿为生活提供一张好的罗汉床,让生活更生活。

 

雕八宝纹罗汉床


这张罗汉床可以华丽。

 

比如此款雕八宝纹罗汉床以传统七屏风式为床围,中间稍高,两侧依次递减。床围主体纹饰为中国传统的博古图,饰以盆景、鼎、尊、花瓶、书卷等,构图疏朗,雕工精琢。






在床围顶部及鼓腿彭牙处均以典型的洛可可风格的西番莲纹装饰,纹饰富丽华贵,彰显皇家贵族之气。



 

此款罗汉床无论在造型、用材、工艺各方面都体现着富丽华贵的宫廷韵味。

 

红酸枝·板面曲尺罗汉床


它也可以清雅。

 

如此款红酸枝·板面曲尺罗汉床三面设围子,高低错落。围子框架内,以短材攒接成曲尺式,疏密有致,是取自北魏时期已经出现在石窟栏杆上的形制。

 


再细看,曲尺横竖材相交均格肩造,看面起素混面。尤其难得的是转角处均倒圆角,是由较粗的材料上下各踩去一层皮,只留转角处的圆弧衔接。

 

故此,看上去很简单的攒接,实际上工艺相当复杂,极大程度上考验匠师的手艺。倘若尺度拿捏计算不好的话,整个攒接都会错位。

 



另外床面攒框镶板,面下有束腰,鼓腿膨牙。弯弧膨出的腿足,需用大材挖制,色深纹细,质地坚实,纹路清晰炫目,这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梳影罗汉床


自然还有一种雅,是雅致。
 
梳影罗汉床守传统精要,融当代风范,型制生韵,别雅脱俗。三面座围圆材作框,用料浑厚。正面围子棂枝曲成S形,婉转自如。侧面围子直棂疏透琳琅,鳞次栉比。


座面落堂,色泽油润,座面边抹与腿足粽角榫接作框架,内装打洼券口牙子,与腿足文武相接,其下连管脚枨,枨子看面亦做打洼,与牙子惯延一体。

 

西番莲纹罗汉床


也不凡来一次中西文化的交流,将中国特有的家具形式,加入西方文化精髓,承袭传统家具独特的线条美感。

 

如此款西番莲纹罗汉床,七屏风式床围四面打槽装板,板心嵌黄色瓷板,瓷板上绘以西番莲纹,与木材紫气相辉映,色泽富丽堂皇气度不凡。


落堂硬床屉,床面下束腰浮雕回纹,鼓腿彭牙,壸门式牙条下中垂洼堂肚,通体满雕西番莲卷草纹,足下内翻马蹄腿。整体造型稳重大气,雕工精美考究。




这种与洛可可式西番莲纹的浪漫邂逅,不仅仅是皇室对于家具的尊贵品味,亦代表民族自信进而包容不同文化的气度胸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