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木结合圈椅弧度优美对古典家具扇形座面

  • A+

[两木]办公大楼背面有排竹子。它们四季常青。晴好天气光影斑驳;惠风和畅之日,叶子与叶子间稀稀疏疏、摇摇曳曳,各有风情。


 


为了这些竹,[两木]创始人林锐群特意把大楼一层外墙改造成玻璃,于是它们就成了天然背景,衬得家具愈发光彩。

 






中国人爱竹。《诗•卫•淇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雯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加磨,赫其烜兮。”在中国最早的集第一次出现竹的倩影时,它就与“君子”联系。




宋徽宗《竹禽图》



白居易更在《养竹记》一文中记载:




“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健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用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之为庭实焉。”


 


他从竹子的本、性、心、节四种属性上,明确归纳了它与君子所应具备的品德之间的一致性。



吴镇《墨竹谱》


不过世人爱竹,爱其君子之性,更爱其旺盛的生命力。竹子“既间霜无凋零,亦中暑而增肃”,不怕寒冷,也不怕炎热,冷热起伏,只会使它显得更青翠挺拔。




张彦辅《棘竹幽禽图》


可就是这样的傲骨,却也有着柔韧的品性。它随大自然的脾气变化身形,随狂风摇摆,任暴雨侵打,风雨过后又傲挺于世。这世间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打倒它,令人服也、叹也。




倪瓒《竹枝图》


如此也不难想见从古至今,多少文人士大夫爱竹成癖。


王维经常“看竹到贫家”,“暮持筇竹杖”,“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杜甫说:“平生憩息地,必种数竿竹。”梅尧臣:“买山须买泉,种树须种竹。”更有大众耳熟能详的苏轼那一句:“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杜堇《东坡题竹图轴》



直至今日世人依旧爱竹,竹子柔软坚韧的特性也常成为设计师们的创作载体,比如林锐群就偏爱竹。




他一向喜欢为人先,喜欢在创作中摸索各种材质的有趣结合,竹子被他选择是为必然。在他手里,竹与红木相遇,有了新的形态与名字,曰:《藏月》扇形圈椅。





林锐群作品:《藏月》扇形圈椅


犹记得这把椅子2017年上保利春拍时,预展期间大众评价用得最多的一词便是“灵动”。




区别于常式,藏月椅靠背用了S形竹节棂连接。特殊工艺所制竹节棂韧劲十足,给予坐者背部更柔韧的劲道。座面攒框做活屉,双面座板可自由翻换,一面为竹,一面为木,弹性适宜。








有心的人还在形态上看出了特别。此款圈椅弧度优美如弓似月,甚有动感,并将座面设计为扇形,与椅圈遥相对应合抱成圆。




又观椅盘下四面安角牙,角牙造型独特秀丽,曲线优美,腿足间以步步高赶枨相连。在这款椅子上,竹之柔韧与红木质坚达到最恰当的融合。






更有意思的是,对古典家具研究颇深的专家们看到这款圈椅时提出了有趣观点——“这可能是古往今来第一款扇形座面的圈椅,也应该是中式家具里第一把竹木结合的椅子。”





而在林锐群的创作理念里,它还被赋予了更深的内涵:




“圈椅藏圆月,遥寄传统文化归顺圆满;加以竹的气节,赋之些许傲骨,些许韧劲,传达自古文人雅士皆崇尚的君子精神。”








即便没有设计师的解释,优秀作品本身亦能表达设计师的用意。自《藏月》问世以来,每个人都可从中破解一些密码,领略东方文化赋予它的丰富寓意。而在当下,这份竹之精神又显得尤为重要。






是的,当下我们每个人都在共同面对一场艰难的防“疫”战,以及面对它带来的种种困难。在过去,我们曾举全国之力共同度过艰难二月,直至好消息跟着春天不断地到来,令人欢欣。




这一切也令我们再一次看到这片土地几千年延续下来的顽强精神,如竹一般即便历经狂风暴雨,依然屹立于林。





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人生之旅无论遇到多大困难都不要轻言放弃。[两木]且借这把椅子遥寄希望,愿我们都如竹子一般“既间霜而无凋,亦中暑而增肃”——愈是困难重重,愈青翠挺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