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酸枝八件套从太师椅到沙发的休闲方式

  • A+

    现在,许多老上海人还能回忆起儿时家中或曾拥有过的海派家具,不论年份长短,它们的共同特点都是能够代表着上海的海派文化,唤回人们曾经的海上情结。

    海派家具是从传统家具走向现代家具的过渡形式,在风格上效仿西方家具,主要是效仿英式(威廉—玛丽式、安妮女王式等)、法式(路易十四式,巴洛克风格)、美式(美国殖民地式和美国联邦式)、德式(比德迈式等)家具。

    在卧房家具中,海派家具出现了大衣柜、抽屉柜、床头柜、梳妆台(镜台)等新品种。高低床屏取代了架子床,床的大红酸枝宫廷圈椅高屏靠墙,可以两边上床,三门大衣柜是专供挂衣用的,中间为穿衣镜,适时地满足了当时西装流行的挂衣之需。抽屉柜是供折叠存放衣物的,梳妆台是供女士梳妆之用的,都是20世纪初,沿海开埠城市生活方式变化的结果。

    在客厅家具中,海派家具的主要新产品是沙发和低矮茶几,真皮全包沙发的流行,改变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坐姿和休闲方式。此外,新品种还有陈列用的玻璃门柜以及独角圆桌等。

    以20世纪上半叶海派家具为代表的家具风格、款式变化和新品类的出现是中国家具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起点,从太师椅到沙发、从架子床到屏板床,从存衣箱笼到大衣柜,从“格子”柜到玻璃门柜是中国现代家具的萌芽,中国家具开始与世界接轨,中国家具开始与现代生活相适应。大红酸枝八件套

方桌依体形大小可称为八仙、六仙或四仙桌。虽非单一用途,但常为餐桌使用。其名与可供坐人数有关。

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一对)【明代】宽59厘米,深48厘米,高113.5厘米

四出头官帽椅在座椅品级中,是身居高位者的坐椅。它匀称的雕刻与艺术的线条,成为最受人们欢迎的中国家具之一。这对四出头官帽椅具有典型的样式——全无雕刻饰品,却有雕刻的流畅线条,可与苏州出土的晚明王锡爵墓中的袖珍家具,以及常见晚明木刻版画中的典型四出头官帽椅相比较。

此椅柔和的圆头形搭脑和双曲线素靠背板流畅地相接,使整体产生圆润及简洁感。扶手在鹅脖处出头,没有强固牙板。椅盘以明榫格角榫攒边法制造,在透眼处与抹头齐;下有两根弯带加强椅面作用。原来的软席屉已换成硬板,椅盘下安置弧度优美的起线壸门券口牙子;两侧及后面则为素牙子。传统的椭圆形扁平横枨使腿足更加坚固。踏脚枨下的牙子尺寸合宜,与上面的牙子相互配合。可谓美材美器。

黄花梨攒镶鸡翅木矮靠背小禅椅(一对)【明晚期】

宽51.5厘米,深44.5厘米,高94.5厘米


 20200515144151_24690

    “海派”家具是从传统家具走向现代家具的过渡形式,但其变化的实质是由形式变化所体现的功能进步。由高低屏板床、大衣柜、五屉柜和梳妆台构成的卧室家具,提供了更加合理的挂衣、存衣和梳妆的功能。床如居中布置可以从两侧上下使用,更加适应现代生活的节奏。软床垫的使用,相对于传统的硬板床而言,提供了刚柔相济、科学合理的垫性,可以大大改进睡眠质量。梳妆台,特别是带折叠的梳妆镜台更加方便现代女性的化妆。

    在客厅家具中,沙发的引进与流行相对于清式家具的太师椅而言,在宜人性和舒适性方面无疑是一大进步。虽然当时还没有“人体功效性”的大红酸枝皇宫椅提法,但沙发确实不自觉地应用了人体工效学的原理,使人坐得更加舒适而不易疲劳,坐的姿态也更加自由。相对于正襟危坐的太师椅而言,其功能的合理性是显而易见的。沙发的“1+1+大红酸枝批发3”的配置,以及放在沙发前的低矮型茶几的应用大红酸枝金星,也更加方便现代生活的需求。以玻璃陈列柜取代“多宝格&rdqu大红酸枝小凳o;和“博古格”,除形式的现代感外,功能上也更有利于物品陈设和展示功能。

    海派家具虽以固守红木为主,但同时柚木、榉木等白木材料以其软硬适度、轻重适合等长处,也予以采用。因此在海派家具中分为红木和白木两类,“红木”工厂专门生产传统的硬木家具,也包括“西式中做”,而“白木”家具则指一般硬杂木家具的生产,以及后来推广使用的胶合板与木材结合的近代化家具的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