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作家具饰纹宽大局部尺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A+

    我们都知道红木古典家具在清朝大红酸枝花架发展到了鼎盛的境界。今天,小编就和大家一起来分享京作家具的特点在哪!

    1、一般规格都要比明代家具宽大

     京作家具一般规格都要比明代家具宽大局部尺寸也随之加 大,家具雕刻装饰的范围更是随之增加。此外,由于造办处大红酸枝皇宫椅三件套不惜工本,物力雄厚,这时的京作家具上还出现了镶嵌金、银、玉、象牙、珐琅和百宝镶嵌等珍贵材料, 使京作家具形成了气派豪华及与各地工艺品相映成辉的特点。

    2、风格上大体介于广式和苏式之间

    京作家具用料较广式要小,较苏式要实,但“皇气”十足。以外表看,京作与苏作在用料上趋于相仿,但京作家具基本不用包镶作法,而且也不掺假。

    清代“康乾盛世”时期,经济繁荣,清统治者为显示非洲大红酸枝其统治地位,对皇室家具的制作、用材、尺寸、雕刻甚至摆放环境等都要过问泰国大红酸枝。因此造办处的官员和从苏州、广州征调过来的工匠在家具方面也竭力迎合皇室的喜好,材料以黄花梨、紫檀、乌木、楠木、红木(酸枝木)等为主,而且用材方面往往不计用料多寡。

    3、京作家具饰纹特点

    清代古典红木家具把古代铜器花纹运用的更加广泛。明代多限于装大红酸枝小椅子饰翘头案的牙条和足间的镶板上,清代则在桌案、椅凳、箱柜上普遍应老挝大红酸枝皇宫椅用。明代多雕刻夔龙、螭虎龙。而清代则是夔龙、夔凤、拐子纹、蟠纹、夔纹、兽面 纹、雷纹、勾卷纹等无所不有。根据家具的不同造型特点,而施以各种不同形态的纹饰,显示出各种古香古色、文静典雅的艺术形象。

从总体上看,宋代家具至少在以下三方面从传统中脱颖而出:一是构造上仿效中国古代建筑梁柱木架的构造方法,形体明显“侧脚”“收分”,加强了家具形体向高度发展的强度和坚固性,并已综合采用各种榫卯接合来组成实体;二是在以漆饰工艺为基础的漆木家具中,开始重视木质材料的造型功能,出现了硬木家具制造工艺;三是桌椅成组的配置与日常生活、起居方式相适应,使家具更多地在注重实用功能的同时表现出家具的个性特征。宋代家具已为中国传统家具黄金时代的到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辽、金与两宋同处一个时代,我们从辽、金的家具中同样能了解到当时家具工艺的许多特色。如内蒙古解放营子辽墓出土的木椅和木桌,河北宣化下八里辽金墓出土的木椅和木桌,大同金代阎德源墓出土的扶手椅、地桌、供桌、帐桌、长桌、木榻等,均反映出它们与两宋的社会生活是相互融通的。出土的各种家具,工艺构造比较简单、粗糙,但基本结构造型与宋制并无多大差异。辽、金地区出土的两件床榻,虽表现出一定的地方特色,但时代性倾向大于地区性。解放营子辽墓木床的望柱栏杆和壶门等装饰方法,都与唐宋以来的传统相接近。从许多辽、金墓室壁画的居室生活图像中,更能看到与两宋文化的密切关系,辽、金的家具也反映着相同的文化倾向。

在元朝统治的89年间,中国古代家具依旧沿着两宋时期的轨迹,继续不断地发展和提高。家具的品种有床、榻、扶手椅、圈椅、交椅、屏风、方桌、长桌、供桌、案、圆凳、巾架、盆架等。较有代表性的是元代刘贯道绘《消夏图卷》中的木榻、屏风、高桌、榻几和盆架等,与宋代家具一脉相承。山西大同冯道真墓壁画中的方桌,在保持宋代基本做法的同时,桌面相接处牙板彭出,体现了一种新的形体特征。山西文水北裕口古墓壁画中的抽屉桌,在注重功能的同时又对构造做了新的改进。腿足彭出在山西大同元代王青墓出土的陶供桌以及大同东郊元代李氏崔莹墓出土的陶长桌上都很明显。这种被考古界称为“罗汉腿”的腿式,不仅是带有地方风格的形式,也是宋代以来普遍流行的一种新的造型式样。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