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传统落伍精于制作的贡献

  • A+

海派红木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最有资格向“红木家具传统落伍”论提出异议者,应数曾在20世纪上叶之“东方巴黎”留有生活脚印的老上海居民。当年,正是他们那些代表商都新兴市民阶层的父兄辈,敢于突破传统的束缚,善于吸纳外来的文明,在对生活现代化的热切追求中,联手班门匠师创作出形式多姿多彩、功能完美一新的海派红木家具。以“摩登房间”为代表的时尚红木家具交融中西艺术元素,投合社会大红酸枝书柜生活形态,得到千门万户上海人家的欢迎,不仅在“东方巴黎”掀起了时尚红木文化热,而且引领了中国传大红酸枝方桌价格统家具现代化变革的潮流,深远的影响一直延展到今天,直至作用于当老挝大红酸枝皇宫椅代《红木》国标的制定:作为进口名贵硬木之通称冠名国标、流行全国的“红木”这个词,居然就是沿袭了那个“摩登时代”老上海居民在时尚红木文化热之中,对于喜用材料笼而统之的俗称。

    同样能以自身经历佐证现代红木家具主流紧随生活演进的,还有20世纪下叶的计划经济年代长期在上海、苏州、北京、鉴别大红酸枝广州等地的国营工厂从事外销红木家具生产的一大批职工。正是凭借他们巧于设计、精于制作的贡献,才使得外表看似冷却几十年的中国红木家具文化热流暗涌,通过上海口岸为主的出口渠道,在海外华侨集中的经济发达世界开出鲜艳的花朵。这个时期不但有大批经典款式的功能得到与时俱进的改良,而且有许多新海派的创作新品在海外市场取得开发的成功。诸如红木视听柜一类热销产品功能之时尚,远远超出了改革开放之前境内人们的想象。所以,倘使只从中国红木家具演进的角度来看这一段轨迹,那么首要的意义倒不在于为国家换回了多少的外汇,而在于保存了专业队伍,接轨了国际时尚,从而为改革开放以后快速恢复红木家具内销市场、及时满足广大非州大红酸枝人民对于生活时尚的追求,做好了水到渠成的最大红酸枝茶桌图片充分准备。

图5-7 明式黄花梨圈椅

笔者根据多部明式家具专著中家具实物的尺寸进行归纳,发现“明式”的椅凳面高度通常在50 cm左右,桌面高度大多为80 cm上下,椅面的深度多在41—46 cm,个别超过50 cm深度的椅子,为比较特殊的形制。以人体工程学的角度分析,这样的座椅尺度显然比宋代更舒适,最大的进步是使垂足坐时背部有支撑。座面虽仍然有些偏高,但考虑到管脚枨或鞋厚就比较适当了(图5-7)。椅凳面与桌案的高差关系,“明式”较宋代搭配得更加舒适,符合现代人体工程学的研究数据,即伏案工作情况下椅面与桌面高差在30 cm左右为舒适。“明式”还产生了S形弯曲的座椅靠背,其他形状的背部设计也大都有比较适合人体的弯曲或倾斜,表现出人性化的设计理念。

根据《长物志·几榻第六》记载,榻的高度在一尺二寸到一尺左右,为文震亨(1585—1645)推崇的古朴式样[12],这与《鲁班经匠家镜》中相关项目的记载(大床二尺二寸二分,凉床二尺二寸五分,藤床一尺九寸五分)高度有相当大的差距。对照“明式”实物的床榻榻面高度多为45—55 cm的情况,我们可以发现在明代早期及以前床榻座面高度明显偏高,多在60 cm以上,而明代中晚期床榻高度降低,比较适合垂足坐。文震亨以榻低矮为古朴,应该是对古风时代的怀旧使然(图5-8)。通过宋代与明式家具尺度的比较,说明“明式”相对人体使用的合理性方面明显更优,家具间的关系也更加和谐。所以,宋代家具与明式家具在尺度和功能上的区别主要是:①宋代家具尺度的合理性总体上还不够成熟,还带有趺坐时期留下来的尺度痕迹;明式家具则具有对于垂足起居更高的合理性。②宋代家具在尺寸要求上不很严谨,同类家具间尺寸可以有较大的差异;“明式”则建立了家具与人体操作使用的良好关系,有着比较严格的尺寸规范。

明代紫檀三屏风独板围子罗汉床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