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了成套设计的紫檀雕花中西结合的家具

  • A+

    纯粹的东西,给人清新自然之感;互融的物品,更显风情万种。中西结合的家具,在一些人眼中似乎“不中不西,不伦不类”,而在另一群人眼中却是创新之举、时髦之作。应该说,中式的元素也好,西式的元素也罢,无论采用哪种方式,只要最终的家具能达到一种美观、实用的和谐效果,都是成功的设计。

    新生事物总是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人们会怀着一颗好奇和探索的心,大胆地学习和尝试。刚开始接触,可能会不得要领,只是简单地借鉴或拿来。然而,随着了解的不断深入,就会达到意会的境界,粘手即来,便有形神兼备的效果。中国家具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也是不断地吸收着西方的元素,或简单地运用西式图案,或借鉴西方家具的样式,或吸取西式家具的设计理念,其中不乏超越式创新。

    清代家具的异国情怀——“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明代时期,东南沿海一带家具的“洋化”已经有了星星点点的表现。乾隆年间,西来郎世宁传教士设计和监造了长春园里的一系列西式建筑,并为圆明园设计各式西方灯具,宫殿里置放了路易十四和路易十五赠送的家具,在中国掀起了一阵西洋风。嘉庆年间,各类洋货更是在中国广为流行。

 

根据前文的研究,古典家具的“秩序图式”中包含与其他时期家具不同的结构图式,主要是框架结构的成熟带来的家具结构合理性的变化。每个时代的家具都遵循其时代当下的结构合理性,所以当结构性质发生变化时,“结构图式”的内容自然不同。但是框架结构的成熟并非无源之水,古典家具主要的结构类型都与历史上其他结构间有或深或浅的关系,也就是每一种结构都经过历史发展多次的选择过程才最终完形。对于我国传统家具结构的发展过程,有必要再进行一次回顾和梳理,找出它们发展间的关系。“古典”顶峰时期最典型的家具结构是有束腰、无束腰两类,有束腰包括束腰和高束腰,无束腰主要包括梁架结构、案型结构、四面平结构等。我国无束腰家具出现很早,以竹制、板型结构最早,案型、四面平家具的形制商周已有,梁架结构不晚于汉代已经出现。有束腰家具则比无束腰家具要晚得多,是外来宗教文化与本土文化结合的产物。

    图1 紫檀雕花西洋式香几

    在西式建筑流行的同时,中国传统的室内设计也随之发生变化,不少建筑采用西式客厅、西式家具和西式装饰陈设。宫廷中的西洋家具和西式陈设日益增多。到了清代,家具的手工艺技术和装饰手段都已成熟,为了弥补其内涵的不足,便在装饰上下足功夫,进而借鉴西方的一些元素,从而使家具整体都体现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特点。

&nbsp大红酸枝官帽椅;   当时,很多家具借鉴了西方的造型元素、图案和工艺技术。在造型上,不少家具在顶部装饰有带雕饰的部件,看上去类似帽子,其实这些家具部件的造型源于西洋古典建筑。比如,故宫博物馆中的一件清代紫檀透雕夔纹长桌,构件之间采用方瓶式矮柱连接,四腿上节镟出圆环形,面板与枨子的空档中全部镶嵌以透雕夔纹的花瓣,腿下端饰柱础式足,是一件模仿西洋式建筑、受外来影响较多的一件中西结合的范例。图1中的紫檀雕花西洋式香几,采用中式传统的香几造型结构,但束腰和腿部都浮雕有西洋纹和方瓶式装饰,中式的造型,却给人西式的感觉。在装饰上,常镶嵌有色泽艳丽、对比强烈的材料,如画珐琅、插丝珐琅等;在图案上,常采用西方的卷草、蔷薇、西番等西洋图案与中国的云龙、海水等图案结合。如图2中的清代紫檀嵌黄杨木宝座,牙板浮雕有西洋卷草和中国传统的夔纹,遒劲的中国方夔龙与柔美的西番莲穿插交织出又密又透的繁丽,似乎在形象地诠释“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奥旨。紫檀雕西番莲纹半圆桌,其牙条及腿足上浮雕西番莲纹,腿足拱肩下向内雕如意云纹,云纹之下收细至足端,又雕出外翻的如意头式足,西番莲与云纹两种不同地域、不同风格的装饰纹样同时运用在一件家具中,并没有给人牵强附会、生拉硬拽之感,反而有一种妙笔生花的自然美。

    图2 紫檀嵌黄杨木宝座


    民国家具的异国情怀——以“西”为体,以“中”为用

    清朝后期,外国的侵华战争迫使当局打开国门,外国的文化也随之从渗透到涌大红酸枝沙发图片入,加快了中国沿海城市的“洋化”。辛亥革命以后,一些上层人士,以及从国外留学归来的有志之士,他们的日常起居大红酸枝小椅子及生活方式日益洋化。1912年国民政府成立后,人们的思想得到开放,西式家具也越发盛行起来。

    到20世纪初,中国各地先后开设了许多生产西式家具的工厂,闽粤沿海和江浙、上海等地的工匠则最早仿制西式家具。20世纪30-40年代,随着西洋家具的流行和各种设计思潮的大红酸枝宫廷圈椅传播,以及新的现代生活方式的需求,将传统家具与西方家具艺术相结合,中西融汇,洋为中用,创造出了一种具有双重特色的新型家具。


    图3 梳妆台

    民国时期,家具以“西”为体,以“中”为用,在造型、技术、样式等方面,都具有向当时西方开放后所呈现的鲜明的时代特征。首先,功能方面,随着人们生活需求和生活方式的变化,传统的明式家具系列组合已经不再适合人们的向往,而出现了成套设计。大红酸枝家具价格卧室家具的布局模式不再以床榻、几案、椅凳为主要格局,而改成以片子床、床头柜、大衣柜、五斗橱、梳妆台连凳、小桌连椅的准西式家具组合,同时还引进和自主创新了大量新的家具品种,如转椅、独梃圆桌、五斗橱、玻璃书柜、镜台、大衣橱、雕花片子床、多宝柜。其次,在装饰上那时的家具不再像清式家具那样重装饰,作品上的装饰纹样明显减少,只有少量的装饰图案起修饰作用。这时,很多家具上的装饰图案开始以西式纹饰为主,中式则点缀。如图3中的梳妆台的外形轮廓基本上以西式家具为原形,结构、工艺和用材上沿用了中国传统思维,镜框旁的装饰、柜面的装饰方式则越南大红酸枝家具沿用西方元素,腿足采用新古典主义样式,整体看着端庄高雅。再着,在材料上,中式样式的家具接受西式家具常用的胶合板,并借用西方的薄皮工艺,而西式样式的家具则采用红木制,并运用中式雕刻技术,互为融入。最后,在造型上,家具的腿爪吸纳了欧洲洛可可式和巴洛克式的精雕细作、曲线变化或方圆并举等风格。

 现代红木沙发-中国古典家具网

    图4 沙发

无束腰家具包括案形结构、四面平结构和梁架结构等,因为历史很长,这三种结构之间的关系和发展复杂微妙。从先秦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器上,我们可以确认以上案形结构、四面平结构已经出现,案形结构有“四足”和“板足”两种基本形式。汉代画像石中出现了梁架结构的家具,可见这些结构形式是古老的造物基本结构逻辑的产物。不过在跪坐起居时代,梁架结构、案形结构、四面平结构都很难发挥其在家具上的作用,结构发展缓慢。我们从先秦、汉代墓葬中保存的为数不多的证据上可以找到一些早期痕迹:四面平结构被用在床榻上,有带足和箱型两种方式;几案的造型结构较多,结构有板式结构、曲足加跗足结构、梁架结构等,其中曲足加跗足结构用的最多,属于原始案形结构融合了梁架结构产生的一种结构,后世的遗存是带跗足的条案。魏晋朝南北朝,家具的新样式逐渐多起来,最明显的成果是床榻的形制以板型腿足的四面平结构为基本形制,附加宗教题材的牙板装饰。这种结构影响了后世的壸门箱型结构,不过后者当然也受到须弥座结构以及早期家具中板足开光的影响。另外,由于宗教与本土文化结合,南北朝出现将须弥佛座置于床榻之上的形象,而衍生出有束腰高型家具,这是束腰家具大都取方材腿足的渊源。

    由于引进了机械化生产,家具腿的欧化显而易见,像方锤式、凹槽式、弧弯式、纺锤式、圆柱式等;爪有蹄式、兽爪式、爪抓球式、莲瓣式等,最常见的就是老虎爪。沙发,则完全地革新,彻底颠覆了以前座椅的形式,加强了其舒适性,但与西式沙发相比仍有本质的区别,是典型的中式思想、西式造型(图4)。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