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量的硬木家具床架四面挂牙双龙戏珠纹

  • A+

   

古典家具的精神内涵是古典家具存在的核心,当我们透过“封建文人和士大夫阶层的思想观念与艺术情趣”观察古典家具,则其形制与特征都会更清晰。这一精神内涵背后是社会思想体系,表现出来则是可以观察、分析、理解的语言要素。我国建筑在漫长历史中表现出语言体系的完整独特,形成了相应的秩序图式。家具是建筑的缩影,尤其是古典家具与建筑一样,具有语言体系的精确完整性,也形成独特的秩序图式。一 建筑之“整体模式”


晋作家具:明代家具中还有晋作家具,也是一不可忽视的流派。

    (1)明代仅作家具也以漆家具为主,尤以大漆螺钿家具最为大红酸枝五斗柜简介著名。其特点是漆灰较厚,螺钿亦较厚。造型沉稳、凝重,富丽堂皇。

    (2)除漆家具外,也有一定数量的硬木家具。民间则以核桃木和榆木最为常见。装饰花纹以类似西洋卷草的忍冬纹为主。北京故宫博物馆院收藏的黑漆螺钿花鸟床、黑漆螺钿花鸟罗汉床以及黑漆螺钿花鸟翘头案等,都是晋作家具的典型实例。
黑漆嵌螺钿花鸟纹罗汉床-中国古典家具网

黑漆嵌螺钿花鸟纹罗汉床 明

    床身四面平齐,三面整板围子。牙条甚宽,与腿足形成壶门曲线。马蹄矮扁。围子嵌螺大红酸枝花几钿牡丹、莲花、桂花树以及锦鸡、喜鹊等花鸟纹。牙条及腿足嵌螺钿折枝牡丹。这件罗大红酸枝圈椅价格汉床是典型的明代晋作家具。


黑漆嵌螺钿花碟纹架子床 明

    床围四面平式,四角立柜形柱,后沿两柱间镶大块背板。床架四面挂牙,以勾挂榫连接,上面压盖顶。腿足短搓粗壮。扁马蹄,外包铜套。通体黑漆地嵌螺钿花蝶纹,背板正中饰牡丹、梅花、桃花、桂花树等四季花卉以及蝴蝶、蜻蜓及洞石,团花纹边饰,两侧矮围两面饰花蝶纹。此床为山西制作,结构稳重,通体采用大漆螺钿工艺,显示出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气派。

(1)本土思想创造的“整体模式”

我国先民很早就拥有了辩证的眼光,也很快明白了一个道理:部分不等于整体,部分之和也不能等于整体。“整体”一经形成就具有了维护自身存在的独特属性——有机性,其最显著的能力表现为:自我调节、内部转换和相对稳定的适应性。李约瑟曾评价中国古代建筑为“没有其他领域能使中国人如此忠实地表达出他们伟大的理念”[30],我们的古代建筑是生长于本土传统的自然观、价值观、生存哲学之中的,因其“整体模式”而可以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得以自我保持和延续,并且建立了牢固而强烈的“秩序图式”。

中国建筑的“整体模式”,由内因和外因共同建成。所谓内因,即建筑的内在品格。中国古建筑的内在品格是“世俗化”了的“天人合一”。我国本土原生的自然观和生存观,在历史早期就表现出相当成熟的特点,其辩证有机的内涵核心就是人与自然的同一性与自然万物的矛盾统一性,并被抽象成“天人合一”。所谓外因,是建筑外在形式语言对内在精神的忠实维护及其本身的相对稳定。隋唐以前,顺应内因的具有强烈象征意义的外在建筑语言已经生成,建筑具有内敛理性的气质,严谨的三段式格局、诚实而灵巧的构架等特点,形成实用于“四海之内”的木构建筑体系。中国古建筑“整体模式”的形成,在内因上受儒学的影响最大。根据李泽厚先生的研究,儒学的核心是“仁学思想”,这种思想由血缘基础、心理原则、人道主义、个体人格等因素组成,并具有“实践理性”的整体特征[31]。这种思想吸收有机自然主义为内核并扩充其社会性内涵而形成具有“整体”特性的系统,能够“消化或排斥外来的侵犯干扰,而长期自我保持,延续下来。”[31]这种文化心理结构,极为符合我国农业社会最本质的存在根基,因此对社会发展有良好的促进作用。农耕的土地世代依存,不仅形成家族共存且稳定的格局,也形成一些颇具特质的思想:① 顺乎自然,爱慕自然(则谴责人为); ② 容易满足,不喜变革(则保守而不求变化); ③ 尚修身自美,抨击奸巧精明(则不事张扬,注重内在品质)。中国建筑的结合自然、注重功能、以不变应万变、强调秩序等特点,无一不是农业生活与思想最本质的反映,也与儒家的“仁学”心理架构相呼应,形成稳定的社会心理结构。

黑漆款彩百鸟朝凤图八扇围屏 明晚期

    屏分八扇,有钩挂相连。屏心一面为《百鸟朝凤图》,以一凰一凤为中心,百鸟围绕四周,衬以奇花异木,树石花草及人马、旗帜和营寨等,四周以花卉和菱纹开光圈边,开光内刻螭虎灵芝纹,开光外雕刻老挝大红酸枝茶盘博古纹及花卉纹。


黑漆描金龙戏珠纹药柜 明万柬埔寨大红酸枝历

    此药箱为四面平式,柜门下接三个明抽屉,腿间镶拱式牙板,柜内中心有八方转动式抽屉,每面十个,两边又各有一行十个抽屉,每屉分为三格,可盛药材140种。柜门、抽屉及足部都有黄铜饰件,正面及两侧面上下描金菱花式开光内绘双龙戏珠纹,柜背绘松竹梅“三友”图,柜背描金书“大明万历年制”款。


榆木框椴木板心药橱 明

    此柜为四面平式,榆木框,两侧及顶部攒边装椴木板,正面下部有三个明屉,上部有42个小屉,屉上皆装铜饰件。直腿方足,带牙板。这是典型的晋作南非大红酸枝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