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类是靠背椅家具框架结构整合了精湛的建筑技术

  • A+


    文化人类学将家具归于“器皿和用具”类属的物质文化研究范畴,强调将器物与生活结合研究。虽然传统家具学术界在民间传统家具的地位问题上一直争论不休,但民间传统家具作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确实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所谓的民间家具是相对宫廷家具而言的,由于民间家具多为平民百姓所制作和拥有,因而更加贴近生活,反映地域的风土人情。它立足于地方传统,集当地的民俗传统与神话传说为一身,是当地文化的缩写,因而更具地域文化特色。由于民间家具造型不拘泥,少规矩,重使用,善发挥,迎合了大众的审美观,充分反映了大众化的审美情趣,更能体现当地的大众文化。这类家具一般依据地域的自然优势,就地取材,淳朴大方,更符合天人合一、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要求,因而在文化内涵上不逊色于宫廷家具。


北宋使用最多、发展最快的椅类是靠背椅,基本形制比较粗简:弓形或直形搭脑,弓形出头弯翘、直形出头较长;面子攒框镶板;腿间有枨,讲究的面子下带牙条;面子侧边、后边入后腿,后腿上连搭脑;靠背为横枨或竖板。这种靠背椅与案型桌配套使用,体现小木作快速发展中梁架结构的优势。

    现在,民间家具的文化价值已成为社会学家、考古学者和家具设计师不可多得的重要素材和研究重点。对于徽派民间家具的研究,我们可以从该地区悠久的历史文化、发达的经济脉络、外来的文化折射和民间美学理念来综合表达,通过古人的伦理观及价值观来透视徽派民间传统家具。

    一.自然因素

    徽州的古村落素以山水俊秀而著称,“黄山向晚盈轩翠,黟水含春傍槛流”(宋?郭熙《林泉高致》)便是生动的写照。徽州古村落多依山傍水,靠近水源,以利于生产生活、交通联络。而在营造村落时,则力求贴近自然,以“山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把自然村落建成“山为骨架,水为血脉”的生命有机体。由于纯粹天然而完美的人居环境难以寻觅,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以及富饶的资源优势,即成为该地区拥有丰富的传统家具资源的重要原因。

20200409160020_26179[1]

    二.建筑人文特点

    人文特点是另一个重要表现,虽然在中国其他地区传统家具中的人文特点也有体现,但徽派建筑的综合性和整合性较为突出。古代建筑赋于了徽派民间传统家具美感的造型和高超的制作技艺。安徽历来拥有技艺精湛的工匠队伍,既为家具制作提供技术保证,也是民间传统家具不断提高的沃土。传统民居建筑中的装饰图案和制作手法被大量地运用到传统民间家具中,充分利用制作条件及物质材料,表现为高度的概括并且美化了构件。如在传统题材中的龙、凤和麒麟等;花卉中各种花朵的独特纹样;二方连续及四方连续;民俗题材的双喜、寿字、万字、八节和回纹,以及人物题材中的力士、仙佛、罗汉等动态形象,都被赋于美好而吉祥的寓意,应用在建筑装饰的部位上;而在家具木雕中以红木、乌木和楠木为上乘。木雕题材以江南民间吉祥图案、宗教人物、戏曲故事、山水和花鸟虫鱼大红酸枝小椅子等为多;在表现手法上讲究艺术美,多用深浮雕和圆雕,提倡镂空效果,错落有致,层次分明,栩栩如生,显示出雕刻工匠高超的艺术才能。其主要表现内容一般分为:

    1.以人物为主的名人轶事、文学故事、戏曲唱本、宗教神话、民俗风情、民间传说和社会生活等题材。描写帝王将相和才子佳人的贵族生活,文人骚客的风雅画面和宗教神话、哲人先贤等事迹。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椅子虽然只出现十几处(详见附录三,分别为:虹桥以东临东岸一大船厅内似直搭脑靠背椅一件;虹桥以东约60 m临北岸大船舱内靠背椅一件;上一件的北面岸上酒家内直搭脑靠背椅数件;虹桥南岸山棚下“脚店”招牌附近靠背椅一件;虹桥以西临北岸第二条船舱内形似圈椅一件;虹桥以西临西岸第二条船舱内直搭脑靠背椅一件;城门外算命铺子直搭脑靠背椅一件;城门内第一家店铺内弓形搭脑交椅一件;“王员外家”招牌东侧似书房内圈背交椅一件;“刘家上色沉檀拣香”店铺内双连座直搭脑靠背椅一件;“赵太丞家”店面内直背交椅一件;“赵太丞家”西侧大宅内厅圈背交椅或圈椅一件),但其中六处都在沿街开放处,总共包含了四种或以上的椅类型,表现出椅类家具使用面扩展的态势。

    2. 民间习俗与传统题材的,有人们喜闻乐见的“八仙过海”、“和合二仙”、“观音渡海”、《西游记》中的“闹天宫”、“猪八戒娶亲”、“三打白骨精”、“瑶池琼会”、“郭子仪祝寿”、“刘备招亲”、“麻姑祝寿”、“福禄寿”、“麒麟送子”、“抬角戏”和“闹元霄非洲大红酸枝灯会”,以及体现劳动人民传统观念和美好向往的忠-“岳母刺字”;孝-“卧冰取鱼”、“封股疗母疾”;节-“民族英雄像”、“杨家将”、“戚家兵”;义-“周仁献嫂”、“苏武牧羊”等画面。

    3.地方山水题材,如:“黄山松涛”、“黄海(山)云涌”、“白岳飞云”、“寿山旭日”、“彰山叠翠”、“石洞流霞”、“碎石滩头”、“大屏积雪”、“石印回澜”、“龙尾山色”、“太白湖光”、“孤峰盘翠”、“烟云铺海”、“双桥夜月”、“阊门石峡”、“青萝线天”、“松萝雪斋”和“屯清归帆”等具有各地代表性的山水风光,当然还有表现新安江、渐江、练江、阊江、乳溪和徽水的沿岸风光。

    4.以动物、花卉、树木、八宝博古、云头、回纹、几何形体和诗文为内容的木雕,如:龙、凤、狮、虎、象、麒麟和鳌鱼,以及鸡、鸭、鹅、猪、马、牛和羊等家禽家畜,还有徽州特有的动物“四不象”;表现吉祥如意的“喜(喜鹊)、禄(鹿)、封(蜂)、侯(猴)”、“喜事连(莲)年”、“鹿鹤同春”、“三羊开泰”、“五福(蝠)捧寿”、“喜鹤登梅”和“岁寒三友”;以及石榴象征多子,桃子代表长寿,牡丹表示富贵等。

   徽派民间传统家具中整合了精湛的建筑技术、浓厚的宗教传统、精雅的文人品位、发达的商人文化和中原文化等因素。人类学大师格尔兹视文化为一种透过象征符号在历史上代代相传的意义模式,以及将传承观念表达于象征形式的系统。民间传统家具作为一种符号以所具有的象征意义为依托,当文化在空间中以传统家具方式呈现时,家具自然被赋于独特的社会文化与象征,成为一种象征符号。在这一空间中,文化通过民间传统家具中的图案、雕刻和结构等静态符号以及家具制作、使用、流通等动态行为与生活方式沟通,发展了文化的主体-人民大众对生命的认识和对生命的态度,由此营造出一种异于其他空间的气氛。随着时间流逝,由该符号行为和族群认同感构成的民间传统家具的文化底蕴,又作为一种传承观念在民众中被逢时唤起,使民间传统家具成为不同时代中的传统文化的延续、再生产乃至再创造的固定物件,这也是民间传统家具虽历经千年而魅力依旧的主要原因。

(5)屏风逐渐变为常用家具和建筑内重要界面。北宋中期后,中层以上居家大都采用屏风,或作为“一桌二椅”的厅堂背景,或作为内室隔断。屏风形制主要为单板攒框式样,中间镶嵌字画或石板、木板。文人喜好屏榻结合,形成可以坐卧、学习、休闲、博古的空间格局。北宋末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显示“最多的家具布置方式是在中堂屏前中央设一椅,或在屏前相对设两个杌子或二人对坐的椅。”[29]可见北宋末年屏风的普及程度。

(6)四面平结构的形制日渐灵巧空透,成为上层人品味的象征。唐代箱型结构的四面平结构逐渐演变为宋代框架结构的四面平结构,腿足的曲线继承自壸门曲线,但要挺拔灵巧许多,是宋代复古与创新结合之思想的体现。《中国家具》(Chinese Furniture)的作者马祖尔克维奇(K.Mazurkewich)就曾明确提出,我国古代家具的腿足在壸门形制出现后凡是有曲线装饰的都有壸门的渊源。这个观点在四面平家具的发展上是确定无疑的,不过三弯腿的外曲线渊源应该更早。北宋新型四面平家具制作难度大,基本上只在上层流行(图4-25)。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