嵌石木雕家具辉煌历史卯眼逐渐伸开

  • A+

    20世纪90年代初,英国女王访问云南时,云南省长向女王赠送的礼品是云南剑川县的白族木雕家具,据说当时女王对木雕家具非常喜欢,连连称赞。可见,剑川木雕当时在云南工艺品中享有很高的地位。

    而今,时光的列车已飞速驶入了21世纪,在剑川,木匠已成为了令人羡慕的行业。尤其是剑川木雕,更是以其精美绝伦与卓尔不群扬名中华大地。北京故宫,承德避暑山庄,昆明金马碧鸡坊、圆通寺、建水孔庙、保山飞来寺、香格里拉归化寺等不少著名古建筑上的木雕装饰便是剑川木雕的经典之作。

    而且,有的作品更是漂洋过海,向世人展示了身处在云贵高原滇西北腹地的剑川的辉煌与骄傲。

    剑川木雕的辉煌历史

    据史书记载,剑川木雕起源于唐朝天宝年间,宋代时技艺渐趋精湛,民间能工巧匠甚多,明嘉靖后,豪门贵族大兴土木,修建亭阁水榭,民间儒、佛、道三教俱兴,庙宇祠堂林立,剑川木雕和木匠工艺得到了大力发展,到了清代,剑川木雕达到了鼎盛时期,剑川木雕随着剑川木匠的足迹遍及滇西北各地州而赢得了良好的口碑,至今仍流传于民间的“剑川木匠到处有”之说,充分印证了剑川木雕影响的久远和广泛。

    经过千余年发展与积淀,在充分吸收汉族和周边各民族文化技术的基础上,剑川木雕逐渐形成了自己独具一帜的雕凿风格,丰富的艺术想象力、浓郁的民族风格和精湛的技艺是剑川木雕千余年来长盛不衰的关键所在。剑川木雕题材广泛,造型优美,形象生动逼真,构图严谨统一,工艺精美细腻,尤其是传统的山水、花鸟和人物画,精致细腻,有呼之欲出的真实感。

    剑川木雕种类繁多,经过长期的发展,日前已形成四大门类,即:嵌石木雕家具、古建筑装饰、室内装饰、旅游工艺精品。嵌石木雕家具,又称云木雕花镶嵌大理石家具。此种家具,选用优质硬木,精心雕刻出龙、凤、狮、孔雀、喜鹊、牡丹、梅花、茶花等传统装饰图案,制成各式家具,再镶嵌上苍山特产的彩花大理石,显得古朴大方,新颖高雅,别具一格,富于民族特色,是既实用,又精美的装饰艺术品。古建筑装饰中尤以格子门出名,被誉为“仙窗”,雕花格子门窗,制作工艺精巧,一般分为上下两层,上节采用多层镂空技法,底层雕出几何图案,表层为表现山石花鸟或人物故事的浮雕,线条柔美,生动活大红酸枝如何鉴别泼;下节则饰以各种动物浮雕,造型朴实,概括洗练;上下节浑然一体,相得益彰,既美观,又稳定,构成一幅完整的艺术品。木雕室内装饰又称木雕挂屏,是传统格子门的变种,由格子门中的窗体衍变而来,此类室内木雕挂屏,大多采用镂雕法,层层镂空,精雕细作,其图案取材寓意深远,多以儒家经典故事为体裁,重教说理,透着一股浓浓的书墨香味。旅游工艺精品,又称作旅游工艺小件,是近年来剑川木雕开发出来的另一新品种,这些旅游工艺小件,题材更为广泛,从花草鸟兽到传统人物,从家居饰品到文房四宝,应有尽有,加之完全采用手工制作,具有较强的亲和力,深受外地游客的喜爱。

    1996年,剑川被文化部命名为“ 中国木雕艺术之乡”,目前,剑川木雕产品以其精湛的技艺、古朴典雅的风格和上乘的质量而远销30个国家和地区。

剑川木雕

剑川木雕-中国古典家具网

剑川木雕

    剑川木雕“三绝”

    在离剑川坝子西南六十多公里处的弥沙井,剑川木匠在这里留下了“善规矩斧凿者”的木雕技艺“三绝”。早在元末明初,剑川木匠在弥沙井造出了亘古未有的木拱桥——“架子桥”,只因后来仿照者颇多,还不算“绝”,于是聪明的木匠师傅干脆把他们的绝活展现在佛教寺庙——昭应寺里。

&大红酸枝餐台nbsp; 鉴别大红酸枝  昭应寺始建于何时,目前无法考证,根据《新建昭应寺碑记》镌载:“至万历己未(1573年)年梵刹朽蠹,四壁倾颓……”,到天启二年(1622年),壬戎太簇月竣工,历时四十九年,只见“宝阁森然”于参天柏树与盘枝交错的楸木林间。

    第一绝是“镂雕四层绣球”。在昭应寺一殿大慈大悲的佛像左右两边有一对木雕狮子:狮子游戏佛和狮子吼佛守护,每一个狮子手中都有一颗四层镂雕绣球,如果用手指拨动里边的一颗,两颗里层绣球连同最里边的珠子一起转动,发出音乐般的响声。这种别具匠心的构思真乃一绝。人们在顶礼膜拜受苦受难更加超凡绝尘的菩萨之后,仿佛周围的世界顿时紧张,动一下狮子手中的绣球,听一听狮子游戏佛手中的福音,心情也就缓和下来,轻松多了。

    第二绝是“分凿运气方孔”。 佛前廊檐下,左右两边的两大金刚佛,俗称“哼哈二将”,那丈二金身全用整块木头雕成。左边的金刚前,一根一合围的磉柱正中,用三分凿子凿成方方正正的直径二尺多长的方孔,旧时,香客常来观看,传说看通亮孔运气通,看不通亮孔运气糟,因此,虔诚的香客只好耐心等待,一定要看通亮孔才肯离去。其实,大殿坐北朝南,方口的方向也顺南北方向,如果在晴天的巳、午、未三时,就能把方孔看通。否则在“宝阁森然”的大院里就别想看透这奇特的方孔来。即便在科学发达的今天,我们也不能不惊叹这种构思的妙绝。

    第三绝“仙窗”。在这众多非常考究的格子门中却有一扇引人注目的“斜格豆腐窗”——人称“仙窗”。粗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豆腐格”,与其他类似的没什么两样。但只要走近一看,真妙!是斗拢吗,没有斗的痕迹,是雕凿成呢,没有凿成的影子,而窗格条条棱线,整整齐齐;榫头、卯眼相接,天衣无缝,仿佛雕出来的一般。怎么斗拢呢,数百年来,多少名人逸士,能工巧匠都解不开这个结构之迷。这一绝,大凡以往剑川木匠师傅几乎无人不晓。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随着昭应寺古刹的毁坏,“仙窗”之迷也即解开,从幸存的一爿窗格中我们发现,原来,聪明的木匠,把榫头做成由薄渐厚的椭圆形,将卯眼凿成下宽上窄的凹字形,利用新木材的韧性卯榫相斗,卯眼逐渐伸开,张到榫头最厚处的棱线,然后紧紧一缩,箝住两条棱线,再用棱刨出一对棱线,整扇窗条纵横交错而又整齐无暇。

    如今,剑川木雕已远销国外,可昭应寺却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到六十年代摧毁殆尽,只幸存仙窗、磉墩、碑记和参天古木。现在的昭应寺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重修的。虽然面目一新,然而却远不及原来的景观了。著名的剑川“木雕三绝”,也只剩一绝仙窗,至于“镂雕四层绣球”,“分凿运气方孔”,亲眼目睹的大多数都年过花甲,越来越鲜为人知,令人惋惜。

宋代生活状态表现出多元、丰富、乐于享受的特点。杨万里的《诚斋诗话》中云:“东坡谈笑善谑。过润州,太守高会以飨之。饮散,诸妓歌鲁直《茶》词云:‘惟有一杯春草,解留连佳客。’坡正色曰:‘却留我吃草。’诸妓立东坡后,冯东坡胡床者,大笑绝倒,胡床遂折,东坡堕地,宾客一笑而散。”这则典故是典型的北宋文人聚会的例子,文人将赋诗作词与宴饮、伎乐形成密切的关系。周扬波的《宋代士绅结社研究》一书,显示宋代文人各类结社活动是十分频繁的[8],这类集物质与精神享受于一体的活动,产生巨大的社会影响。例如各类“经社”不仅是文人士大夫与僧人进行雅逸、佛事的平台,还为北宋儒释道融合做了很好的铺垫[8]。大量的社会活动需要特定的家具承担礼仪和实用功能,如酒桌、凳椅、供案、书案[8],因而家具的发展被需求促进着(图4-1)。

图4-1 《夜宴图》局部,南宋,佚名

    一个木雕村的幸福生活

    提到剑川木雕,就不能不提到狮河村,这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木雕专业村。全村从事木雕加工生产的人占全村总人口的89%,村民人均收入8000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裕村庄。

    狮河村木雕历史久远,很早以前就有木匠艺人从事房屋装修和木器制作,都掌握了一手木雕绝活。改革开放后,随着木大红酸枝龙椅雕生产在剑川的蓬勃发展,从小就开始学习木雕的狮河人也不甘落后,一大批家庭手工作坊纷纷兴起,叮叮当当的声音响遍了整个狮河,在当时,狮河村几乎每一个家庭都从事木雕制作,农闲的时候,妇女们也提起斧凿,操起木匠活来帮着做事,难怪人们都说,狮河村是家家户户加工,人人都是巧匠。

    走进剑川县甸南镇狮河村,空气中弥漫的木材气味和此起彼伏的锯木声无不显示这里与“木雕之乡”——剑川的血缘关系。在狮河任意推开一户村民家的院门,眼睛所能触及的地方都是木头:堆叠成山的木料,被切割成各种形状的初坯,以及雕上花鸟的格子门。走进狮河村,从村里的小卖部到音像店,随处可见正在雕刻的身影。人们在这里干的都是些手艺活,每个人在这里都可以称之为“艺术家”。那些雕刻在门窗椽垣上的龙凤花鸟渗透出手工艺者对于木雕在思想上和行为上的唯一性,而正是这种唯一也使得这些村落更为简单和直接。

    木雕改变了狮河村的命运。狮河紧邻剑湖,在沿河公路没有修通前,这里的老百姓到县城要撑船渡湖,过去的年代里,剑湖水经常泛滥,使得这个村子的农民在庄稼地里很难获得幸福的生活。然而木雕产业的发展,给他们的日子带来了“一日十年”的变化。木雕大市场吸引着更多身怀木雕技艺的人们,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个行当中,家庭式作坊开始星罗棋布地出现在狮河。目前狮河村有32个木雕工艺能人大户,拥有厂房128间,占地5668平方米,在外地拥有63个经营网点。“狮河木雕”今天已经打入了日本、美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今年年内仅泰国、美国、日本、缅甸等国外订单金额就达500多万元。

宋代有一典型的现象是“上茶坊”,富家子弟以及衙门吏人频繁会聚于茶楼,还混杂着学习乐器、教唱歌曲,叫“挂牌儿”[6]。此外,厢坊间众多的“瓦子”,包括各类商业经营和演出杂艺的“勾栏”、数量巨大的商店和餐饮店,都是宋代社会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吴自牧的《梦粱录》卷13“铺席”一目,记载了100多家出名的商店,商店间已经出现商业竞争的特点。这些商业需求必然成为高型家具在民间普及的重要推手。

    既是木匠又是艺术家

    木雕工艺在剑川是一种非常广泛的社会性行业,具有很深的社会根基,民间艺人的名字更多是从民间传说故事中流传下来。例如:从前,有一位剑川木匠叫赵十斤,他带着徒弟远走他乡做木工手艺。不巧,当他们经过一个龙潭边时,徒弟被潭中的母猪龙抓去了,要他给母猪龙建龙宫、雕龙床。赵十斤于是雕了一条木龙,与潭中的母猪龙斗了九九八十一回合,救出了母猪龙因爱慕白族先人的木雕工艺而强招为附马的徒弟。这则传说体现了剑川木雕艺人的勤劳勇敢和智慧幽默。

    介绍大红酸枝家具价格图片一位真正的木雕工匠,张健宏。张健宏有三个儿子,现在都从事木雕行业,张家在整个狮河村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下午的阳光从格子门里斜斜地射进堂屋,张老汉为我们讲述着剑川木雕曾经的故事。“祖上也卖木雕呢,那时候每年的‘三月街’我的爷爷、父亲就赶上马车到大理去卖,一年就是做这一两趟生意,但是那时剑川木雕就已经很有名气了。”“文革的时候不让卖木雕了,我们这个家族后来再开始做生意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张老汉有一年到昆明,正巧遇上他的一个侄儿需要一堂格子门(一堂有六扇),于是就向张老汉订做了一堂。没想到就是这一堂格子门,让外面的世界再次看到了剑川木雕的价值。订单接踵而来,张老汉也开始成批制作格子门,再拉到商业街上卖,但由于生产能力薄弱,张老汉家的格子门供不应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全手工操作,时间“皮”(慢),要的人很多,有人要就是做不出来。采用部分机械化生产后,张老汉在下关开了自己的第一家铺子,他家在下关的店一天要销售近十堂格子门,经常脱销。第一家店铺成功后,张老汉又在丽江、鹤庆、巍山、大理等地开起了铺子,通过市场信息反馈来掌握市场需求,这种主动出击的方式使得作坊式的小规模生产得以存活并快速发展起来。张家成了狮河木雕生意做得最大的家族之一。“我们家的木雕到过沈阳的故宫、北京的故宫,还建到了昆明世博会和东寺街古建筑一条街呢。”张老汉得意地告诉记者,他曾经在北京故宫修复过皇帝当年的轿子,在昆明东寺街古建筑一条街的招标中,他带领的施工队以精湛的技艺和最具竞争优势的成本,一举中标。在狮河张家不但是生意做得最大,也是剑川传统木雕技艺最得力的传承者,无论是北京故宫的轿子,还是沈阳故宫的大格子门,或是昆明东寺街的古建筑,甚至世博园台湾馆的龙舟……都留下了剑川木雕“韵刀法”的痕迹。

    颇有意思的是在剑川一名成功的木匠,还是一位颇有艺术鉴赏力和创造力的民间艺术家。他们可以一只手拿着家什做活,一只越南大红酸枝图片手抓着笔杆跟你对对子、写对子、画图掌墨线。竖柱上梁时,他们害可以随口编一段既工整又合韵的吉利语哦。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