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家具创造性的以节俭简洁强盛

  • A+

元代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在中国古代家具研究领域,人们习惯上把宋代与元代的家具风格,统称为宋元风格。其实只要细心观察,我们不难发现,元代家具与宋代家具在风格上有着明显的差异。

    中国古代社会,在历经了汉代的强盛,唐代的纷扬,五代的战乱,到了宋代,已进入了一个理性思考的阶段。面对被历次繁荣和战乱搞得日渐衰弱的自然环境和对前朝内乱的深刻记忆,宋人在哲学上选择了尊崇自然的道教和倡导秩序的儒教性理学说。

宋代城市与前代差异很大,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显化了世俗娱乐和商业发展。北宋中叶“庆历新政”(1043年10月开始)之后,开封成为典型的新型城市。《春明退朝录》(北宋宋敏求撰写的史料笔记)载:“二纪以来,不闻金鼓之声,金吾之职废矣。”可见庆历(1041—1048年)、皇佑(1049—1054年)年间,唐代为坊制管理而设定的报时器“金鼓”以及巡夜城管“金吾”都已经被废除。与此对应的是北宋中叶以后民间节庆娱乐和各种商业活动的繁盛。孟元老在《东京梦华录》中记载汴京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居处与商业空间糅杂相处。苏轼《守岁》诗有“儿童强不睡,相守夜欢哗。”[3]的节日描述。柳永的口语化的慢词中记载的城市风情如:“……元宵三五,银蟾光满。……向晓色、都人未散。盈万井、山呼鳌抃。”;“……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鳌山耸、喧天箫鼓。渐天如水,素月当午。……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4]王筱芸曾从北宋中期新型都市的建构角度,撰文解释了“柳永文化现象”[5]。柳永创作的主要时间是真宗和仁宗朝,其词作证明北宋仁宗朝,街、坊、市已经融合在一起,都市商业、娱乐业很发达;同时,也说明精英文化向平民化、世俗化、口语化的“世俗语言”转化。

    宋人勤修法典,力图在各个方面理出头绪。如在自然科学方面总结了《天工开物》,在建筑学方面制定了《营造法式》,等等。总之,冷静的宋人在造物的过程中所追求的是秩序和法度。所欣赏的是一种工整而规范的美。

    因此,宋代家具除北方个别地区因重受唐末以来藩镇割据的影响,仍部分保持着唐末厚重的曲线风格外,绝大部分宋代家具都呈现出一种极其简约的结构形态和极素雅的装饰风格。其简约的程度,多数已达到了无以复减,减之即毁的地步,从而体现了宋人以节俭简洁为美的观念。

    宋代家具多数以直线部件交结而成。外观挺秀刚直。这些直线部件之间,又常以刻意推敲过的严谨的尺度位置组成优美的比例,取得内在隽永的审美效果。尤其是南宋时期的家具,因受南方竹文化的影响。往往构件断面尺寸极其细小,整体比例优美、文雅、清秀。

    简约、工整、文雅、清秀,是宋代家具的主体风格,但过多的规范和保守意识制约了宋代家具的发展,使其显得理智有余而热情奔放不足。
与宋代社会不同的是,豪放的蒙古族创建的大元帝国,版图辽阔,国势强大,众多的民族文化的融合和发达的海陆交通贸易,促进了各项手工业的发展。

    尤其是处于元代社会上层统治地位的蒙古贵族,势必将其固有的审美趣味带到各个领域。游牧文化中向来是以豪放无羁的生活方式和繁复华美的视觉感受为其尚好的。这些与宋代迥异的社会背景和文化观念,势必对宋式家具造成了冲击和改进。另外,由于地域上与民族间的接近。元代家具较多的继承了辽金家具的部分风格。并有了较成熟的发展。

    元代家具大致有以下特点:

    一、罗锅枨的成熟与广泛应用

    山西洪洞广胜寺元代壁画上绘有一张带高高拱起罗锅枨的桌子,形象成熟婉转。这大红酸枝办公桌是历史上有关罗锅枨形象的较早记录。

    明初山东鲁王朱檀墓出土的四张肴桌上也都装有形象成熟优美的带倭角转角的罗锅枨,这也是元代曾流行大弯高起的罗锅枨的证据。

    像这种曲折的枨子,在宋辽家具上极难看到。仅在金代承安三年山西孝义墓葬壁雕童床上,见有并列的两只弯弯拱起的构件,形象颇似罗锅枨,但其位置和排列形式却更像床下矮老间的壸门。

    另在金代晚期山西侯马董明墓砖雕壁画中,一弯腿供桌两足间有一弯曲部件,其位置较低,两端雕花,弯转过度,不太象个支撑部件,倒更象一件雕花的装饰。以上二种金代出现的形象。是否可视为是罗锅枨的雏形。有待进一步探讨。

    我们在元刊《事林广记》的一些插图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元人无论在床榻上还是在交椅上单足盘座时,随便而舒适的坐姿。为适应人较舒服的使用,改桌子的直枨为罗锅枨,是元朝人对中国家具舒适性和适用性的一种创造性的贡献。

    二、展腿式桌与霸王枨的出现

    在元人所绘《消夏图》中,有一件像把矮桌腿接长后而成的高桌。桌腿腋下藏有曲状的结构。其形象极似明代流行的霸王枨。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元人将草原上流行的矮桌,接腿后改造成了适于中原定居使用的高桌。同时仍可拆装,便于携带旅大红酸枝沙发图片行或在炕上盘足使用。有趣的是,清初也曾流行过这种地炕高矮两用,可拆装的展腿式桌子。但后世的许多此类桌子已演变成为一种腿子“一木连做”的款式。失去了昔日可拆装组合的功能,只记录下一段民族融合的历史。

    这里用来支撑活接腿的斜枨。势必会发展成为一般桌子上用的霸王枨。因为它比其它任何直枨或弯枨都更巧妙美观,利落方便。

    三、喜用曲线造型

    元代家具喜用曲线造型。多用在腿足部位和牙板部位,使家具整体多呈浑圆曲折之势。如:山西北裕口元墓壁画中的弯腿抽屉桌;元大同冯道真墓壁画中鼓腿彭牙的方桌;元永乐宫壁画《朝元图》中金母所用宝座圈椅及小供桌等等,都给人以曲线美。

    四、倭角线形的大量应用

    倭角线在宋代家具上就偶有应用。到了元代,则被喜欢曲折线形的元人大加发挥而盛行。尤其是用倭角线形组成的各种开光图案。不但大量在元瓷上应用,同时也广泛的用在家具的各个部位。

    在古元大都附近的现京东地区,常见到有元代风格的倭角罗锅枨桌子和倭角开光装饰的柜子,似应视为元代遗风。

    五、云头转珠图案的盛行

    该种图案最早见于辽代佛座。入元后则盛行一时,随处可见。如北海元代铁影壁座底足,元代版画《圆悟禅师语录》 座具及脚踏,山西兴化寺元代壁画《七佛图》佛座壸门及豫园元代铁狮座四足上等等不胜枚举。

宋代城市中还出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职业身份,如从事兑换、证券生意的金银交引铺店主,财资丰饶的承包商,仓库货栈的经营者,小学教师,各色艺人,各种雇工与帮闲,黑势力,等等[6]。城市的复杂性日益提高,各色人等构成庞大的市民群体。苏辙在《制置三司条例司论事状》(《栾城集》卷三五)中所述“城郭之户虽号兼并,然而缓急之际郡县所赖:饥馑之岁将劝之分以助民,盗贼之岁将借其力以捍敌。故财之在城廓者,与在官府无异也。”[3]可见北宋中期以后城市“民富”是一大特点。另外,北宋兴学热潮可见遍布于县以上城市的官学网络[6]。《宋史》卷155记载“学校之设遍天下,而海内文治彬彬矣”[7]。“唯有读书高”的社会心理也加固了文人的引导作用。② 市民生活状态

    千百年来,草原上的民族,向终日所对的千变万化的蓝天白云,倾注了无限的情思。历代人细心的观察和浪漫的想象,创造出繁多的云头图案。可以这样说,世界上没有任务一个民族,象蒙族这样对云朵如此极具情感。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蒙古包、蒙古刀、蒙古靴等草原用具上得到大红酸枝价格走势图印证。

    六、较大的形体尺度

  &nb大红酸枝鉴别sp;据观查,凡是具有较明显的元代风格的传世家具,其体量往往较大,多具有雄健豪迈的夸张之式。

    我们知道,不同地域的人群各自有着不同的体量尺度感,曾经在草原上极目干里的民族,尺度感当然要比关内生活在庭院里的人们大得多。

    同时,还有强盛民族扩张心理的支撑,这就使得具有元代风格的家具均有较厚重饱满的形体,关于这一点,我们还可以在元大都宏大的规模和元青花瓷器厚大的胎体上得到印象。

    七、雄丽的雕刻风格

    元代风格家具上的雕刻,往往构图丰满,形象生动,刀法有力。常用厚料做成高浮雕动物花卉嵌于框架之中,给人以凸凹起伏的动感和力度美。

    总结以上诸条,我们得出的印象是:元代大红酸枝方凳家具形体重厚,造型饱满多曲,雕饰繁复,多用云头、转珠、倭角等线型作装饰;出现了罗锅枨、霸王枨、展腿式等品种造型。总体上给人以雄壮、奔放、生动、富足之感。这些都与宋代家具有所不同。

    由于元朝历史较短,有关元代家具的资料很少,这就给研究造成了一定难度。文中借用了明初的一些资料来论述。需要说明的是,前面提到的有元代风格的传世家具,不一定就是元代制品。因为大凡历史上一种家具款式定型后,都会沿续很长一段时间,就象明式大红酸枝方凳家具不一定是明代制做一样。但其所携带的风格形象,是可以为我们的研究提供很多有用的信息的。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