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清家具行业 越黄可能是高仿家具足以乱真

  • A+

信息越来越公开,市场越来越透明,海黄有海黄的底蕴,越黄有越黄的市场。


今时今日,越南黄花梨已经有了自己的市场地位和价值定位,还想用“明清老家具中存在越黄”、“故宫的家具都是越黄”这种故事蒙人欺世,何必呢?



海越之争(海指海南黄花梨,越指越南黄花梨)由来已久,这已经成为了明清家具行业的终极命题,玩家要是能把海、越看准了,那在家具界算是打通关了。



从2012、2013年以后,古典家具行业虽然进入寒冬,行情较之前有所回落,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整个行业一改之前的粗放式经营,在朝着越来越精细的方向发展,这对所有经营者和消费者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今时今日,得益于众多专家学者的指正、众多自媒体同行的宣传以及众多有识之士的呼吁,整个行业的信息越来越公开,越来越对称,市场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规范,就海南黄花梨(以下简称海黄)和越南黄花梨(以下简称越黄)来说,也各归其位,以各自应有的文化内涵和市场价值面对消费者。


清早期 黄花梨灵芝纹玫瑰椅

当然,以上所说的仅是新做黄花梨仿古家具家具的市场。而在老家具的范围内,目前仍然有一股暗流涌动,那就是关于“明清老家具中到底有没有越黄”的争论。

在1996年越南黄花梨进入大陆之前,根本没有海黄、越黄之说,人们只知道有一种木材叫做黄花梨,产自我国海南岛,是明清时期用于家具制作的绝佳材料。

海南黄花梨在海南岛分布图 |

1985年以后,由于黄花梨老家具的价格开始迅速回升,形成了一波家具热潮,在80年代至90年代约十多年间,黄花梨木材的涨速远不及古董家具之快。

1996年后,越南黄花梨即是作为冒充海南黄花梨的木材进入大陆的,产生了大量的用越南黄花梨木材做旧的家具,冒充海黄老家具进入市场。

有个别大师级的仿制者深谙明清家具的精髓,用一些越黄老料精心做旧的高仿家具足以乱真,甚至被当作古董家具的经典被一些博物馆郑重收藏,被一些知名拍卖公司堂皇上拍,被一些专业展览陈于庙堂。

越南黄花梨做旧家具 |

当时人们对越黄的了解并没有太多,多数人都认为是海南黄花梨,这一时期,海、越混杂,市场混乱。

由于很少有人对这段历史有了解,部分行家里手即使辨认出是越南黄花梨的用料,也会认为是明清时期的遗留,认为明清家具中本身就存在着越黄的用料,由此造成了明清老家具中存在越黄的假象。

有人糊涂地清醒着,也有人清醒地糊涂着。大红酸枝

这一历史时期的越黄做旧“老家具”,现在仍有很多藏家奉为至宝,也有人明确地讲述这段历史,还有人以此继续将错就错,论证着“明清老家具中存在越黄”的观点。

越南黄花梨做旧家具 |

如果说家具收藏家认为“明清老家具中的越黄”是被做旧造假者蒙蔽了双眼,他们也是受害者的话,那从木材商和仿古家具商嘴里说出来的“明清老家具中存在越黄”就夹杂着复杂的商业目的以及个人私欲,是明显的欺世行为了。

海黄与越黄对比
海黄底色干净、花纹清晰
越黄底色不纯、花纹凌乱

随着越黄越来越多地进入大陆市场,人们渐渐发觉了越黄与海黄的区别,由于海黄在中国家具史上已有400多年的使用历史,除了木材本身的纹理及质感的诱人,其丰厚的文化底蕴也是其一路看涨的主要助推力。

越黄虽与海黄生长环境近似,木质纹理及品质接近,但在使用历史及文化内涵上不及海黄,于是商家的“明清老家具中有越黄”的论调就喊出来了,其目的就在于为越黄增加文化底蕴的背书,以抬高其市场价值。


新仿越南黄花梨夹头榫平头案 |

越南黄花梨老料板材 |

为了证明这一命题,各家好似化作了八仙一般,各显其能,最雷人的无疑是抛出了“故宫的黄花梨家具都是越黄”的观点。

请问这些木材商或是家具商,故宫的黄花梨家具截至目前都没有完整地展示出来,您看过几件?

2007年1月26日《深圳商报》刊登了记者采访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专家、故宫博物院家具部的研究员胡德生先生的文章《故宫黄花黎家具取材越南实属缪传》。

在故宫保管、研究了一辈子家具的胡德生老师明确表示:

现在很多卖家为了抬高“越黄”的身价,称故宫所藏的黄花梨家具都是“越黄”的,但是可以负责任地说,故宫里约150余件黄花梨家具,全部都是海南黄花黎所制,没有一件是“越黄”的,现在外界所流传的关于故宫黄花黎家具的说法纯属缪传。

明 黄花梨螭纹圈椅
故宫博物院藏

“越黄论”者为了证明老家具中确实有越黄的存在,举出了有力的论据,其中一条是:目前没有发现过直径逾50厘米的“海黄”树,明清的大型家具应该是用越黄做的。

喷喷只想说一句:你们没见过不等于没有啊。


海南黄花梨拆房老料 |

王世襄先生在《明式家具研究》中写道:黄花梨材料很大,有的大案长丈二三尺(4米左右),宽两尺余(接近70cm),面心可独板不拼,至清中期很少使用,可见当时木料来源已匮乏。



4.52m海南黄花梨独板架几案
丹佛博物馆 藏


4.03m海南黄花梨独板架几案
杨波先生收藏

海黄的大料历史上确实存在,这是客观事实,不是王阳明心学,不是你看到了就是存在,你没看到就不存在。

更有某些业内颇有名气的“大师”断言,明清两代大型的老家具在80%的用材上是越南黄花梨!

请问,您当年去海南收料的时候为何不讲这种话?

如果这个观点您可以说服自己,直接去越南进料岂不更直接了当,况且越南料比海黄的存世量更大,何苦于海南一趟,一块门板、一块房梁,踏破了铁鞋,辛苦了自己。

海南黄花梨老料原木 |

如果真是像大师说的那样,80%的老家具都是越黄的话,我们现在这个市场应该更简单了,而不是更复杂了。越黄一统天下不就完了么?海黄完全是历史虚无主义,当年去海南收购木材的全部是吃饱了撑的。

当我们把越黄在中国大陆的发展史理顺出来之后就会发现,“明清老家具中的越黄”是被双方利用的一个观点。

越南黄花梨老料 大红酸枝价格
油性密度很高,极似海黄

一方是古董家具的收藏家及从业者,一方是新作仿古家具的商家,双方都有利用这一观点来把社会的认知引到有利于自己商业经营的一面,他们有受骗者、有行骗者、有受骗之后的行骗者。

传统家具行业,一般是老家具的玩老家具,仿古家具的玩仿古家具,二者虽说有共同之处,但是绝少有交集。“明清老家具中的越黄”把两者绞在了一起,因为它牵动的是整个行业的神经。



从目前的市场表现来看,尤其是明清老家具的拍卖市场来看,大开门的海黄价格远远高于越黄,这一大势不会改变。

经过海越之争的风波,希望海黄、越黄各归其位。现在越南黄花梨也凭借本身优美的纹理与出众的质地等到市场的认可,在仿古家具市场上有着自己的独特地位和经济价值。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