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檀或酸枝家具的雕刻风格为宫廷家具主导

  • A+


广作家具的雕刻精美细腻

    造型厚重、较为夸张,西式纹样较多,曾成为宫廷家具的主导风格


    如果说“京作”家具宫廷味浓、豪华气派,“苏作”家具轻巧雅丽、文人气息浓郁,那么“广作”家具则以华贵精美、雕刻繁复著称。广作家具深具岭南文化底蕴,精细、华丽、大气,是清式家具的典型代表。作为中西合璧最早且成功的诠释,广作红木家具仍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不断创新。


    ■ 流派简介


    广作:泛指广东地区制作的古典家具,始于明末清初。广州地处我国门户开放的最前沿,是东南亚优质木材进口的主要通道,同时两广又是中国贵重木材的重要产地,得天独厚的条件促进了广作家具的发展。加柬埔寨大红酸枝上当时西方传教士大量来华,传播一些先进的科学技术,也促进了中国经济和文化艺术的繁荣。这些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仙游大红酸枝件,赋予了广作家具独特的艺术风格。清中期以后,广作家具因其形体造型、装饰手法、艺术风貌都与传统明式家具不同,成为一种时尚,并处于主导地位。


    广作家具用料粗大充裕,大多用一种木料制成,常用紫檀或酸枝。且不加漆饰,使木质完全裸露。


    另外,其装饰花纹雕刻深峻,刀法圆熟,磨工精细。它的雕刻风格,在一定程度上受西方建筑雕塑的影响,所刻花纹隆起较高,个别部位近似圆雕。


二是要研究高型家具的发展情况应当首先关注杌、凳和墩这类家具的用度,也要注意椅类家具的使用范畴。杌、凳和墩的制作相对容易,与垂足高坐又形成必然的联系;而椅类因与绳床的渊源,在使用上与结跏趺坐有重叠,不能直接作为垂足高坐普及的证据。另外,椅类家具在《宋史》中北宋时期出现少并不能证明高坐不普及,反之椅类在南宋皇室使用多则说明高型家具不仅普及,且其形制发展已经具有相当的成熟度。这也与椅类家具制作难度高有直接关系,当高型家具形制发展不够成熟时,椅类的形制成熟度较低,舒适度、安全度都有不足,因而难于在皇室中大量使用,这时期垂足高坐的发展主要依赖大型的床榻和小型的杌、墩、凳类;而椅类在皇室的大量采用,则必然证明高型家具发展已经取得相当的成熟度,椅类这种难度高的坐具也达到了较高的功能性。所以《宋史》的记载证明了垂足高坐在北宋时期的渐行普及,也证明了高型家具发展到南宋初形制已经具有较高的成熟度,前者为后者提供基础和需求,后者是对前者的回应和物化。

    融入&大红酸枝办公桌ldquo;西洋风”的传统家具


    17世纪末至18世纪,欧洲巴洛克和洛可可的艺术风格(风格术语,指自17世纪初直至18世纪流行于欧洲的主要艺术风格中的两种。)正如火如荼。广州作为中国最早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窗口,最先接触到这些风格。在继承中国数千年家具工艺传统的基础上,广作人将巴洛克和洛可可风格融入家具中,开创了“广作家具&r大红酸枝屏风dquo;。在诞生之初,广作家具上流淌着“敢为天下先”的血液。从那以后,广作家具就一直以“中西合璧”的特点发扬光大了几百年。


    清代广作家具制作在中国传统家具的基础上结合西方欧洲文艺复兴以后的各种家具形式和工艺技法,创造了花样多变的华丽的家具式样,而且用料厚重,富丽堂皇,这种新颖的家具逐渐受到当时社会各阶层的喜爱。


    清代统治阶级追求一种绚丽、繁缛、豪华之气,这种思想集中反映在室内陈设上,贵胄显要们竞相斗奇夸富,“不差钱”的心理膨胀,他们调集能工巧匠大肆修建住宅、园林并配置相应的家具,彰显其显赫的气势,而广式家具富丽堂皇的风格特点尤其受到清代宫廷、官绅、文人的追捧和提倡,最终这项由民间兴起的家具艺术形式得到了当时统治阶级的推崇,并成为继苏作家具之后的另一种宫廷家具的主导风格。


    史载,雍正年间就有罗元、林斌、贺五、梁义、林志通等多位广东硬木家具名匠奉召进京供职。光绪皇帝成婚前夕,广东名匠梁埠特地被召入宫中,为光绪定制了大婚用的龙床。一时间,广州工匠在京城的身价和受宠程度大大盖过了苏州工匠。


    据故宫博物院副研究馆员周京南考证,清代广东家具的制作名工辈出,清中期每年广东地区地方官员都要向朝廷进贡大批的广东地区名物,其中就有做工精湛的广作家具。清皇室每年除在广州定做、采购大批家具外,还从广州挑选优秀的工匠到皇宫,为皇室制作家具。据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活计档记载,乾隆二十年,造办处曾从广州引进家具人才。


    内务府造办处的“广木作”里汇集了来自广东地方的优秀匠师,为清代皇家打造家具器用,除了广木作外,清宫内务府造办处的“油木作”、“珐琅作”也承担了清宫广作家具的制作。清宫造办处的“广木作”为清代宫殿、行宫、寺庙生产了大量的家具,这些家具涵盖面很广,屏风、佛龛、盒座、香几等皆有,有些家具如“紫檀木西洋四方龛”、“掐丝珐琅玻璃油画格子”等作品明显受到西方风格的影响,现在故宫博物院内还珍藏有不少广作风格的家具。


    在历史浮沉中行进


    被裹挟在历史的洪流中翻转前行,或许是中国传统文化无法逃脱的宿命,广作家具也没能幸免。自清末开始的近百年的战乱和运动,让广作红木家具和其他手工业一样凋敝。

70年代鼎盛时期,由广州著名的红木雕刻艺人创作的“宝鼎床”被时任中国驻美大使选中带到美国,成为直接由广州出口美国的第一件家具。


    中国木雕工艺美术大师、美联红木家具总设计师胡冠军回忆说,二十多年前刚刚来到广州市,所从事的第一份工作便是红木家具修补。来自广东当地、台湾甚至海外的人们带着曾经在动乱日子里遭到破坏的红木家具,或重新雕花,或换板,“该补就补,该修就修,该上蜡就上蜡,红木家具修复的社会需求在当时十分火爆”。修复后的红木家具除了继续使用外,也有部分重新回到流通渠道。

根据上述《宋史》的资料,笔者认为可以有两点推论:

一是垂足高坐的普及在北宋完成。这一推论的主要依据是北宋初高低混用坐式的确定性以及垂足高坐在上层正式场合的礼仪特征,还有南宋初垂足高坐毋庸置疑的成熟特点。当然《燕几图》和张择端绘《清明上河图》也提供了推论不可缺少的时代整体背景,后者是垂足高坐普及的最有力证据。不过《宋史》的前后记载也是不可忽视的文献证据。


    进入21世纪后,广作红木又进入了继承、发扬新阶段,在造型、装饰、功能等方面都有着创新的必要。凳子的高度做一些调整,可以更加符合现代人的习惯;麻将桌下方设置一些可以放杯、放筹码的空间。诸如此类的尝试,都是广作红木家具创新改良的代表。


    创新是精神内核


    广作红木家具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