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具在家具风格动荡具有浓郁特色

  • A+

    中国的传统家具到明代发展到巅峰,成为人类文明的瑰宝,继后的清式家具,在康乾时期,仍具有很高的艺术品味,随后就每况愈下,走入了尺度厚重但用料过大、装饰格调低俗而且过度的误区,出现了颓势。其社会原因是封建制度日趋没落,吏治腐败,暗无天日;贪污已呈结构性,统治者骄奢淫逸,争阔斗富;经济上在"闭关锁国"的状态下,农业社会的自然经济已无法养活不断膨胀的人口,生产力凋蔽,更谈不上创新和发展。实际上,东方文明正面临着巨大危机,积弱积贫,大祸临头却浑然不觉。历史延续到清代末期至民国,传统社会崩坏,民族处在流血、死亡、挣扎和灾难的深谷之中,中国的家具及其设计已由旧日的辉煌走向式微。从历史的断代来看,可以认为在19世纪的中叶,或者把它定为1851年,中国家具的风格就出现了断流。其理由为:

 

北宋之前,高型家具已历经唐到五代的发展。陕西西安发现的唐代三彩女俑有垂足坐于墩类坐具上的形象 ,体态自如,右手持花。上层妇女以垂足坐为正式坐姿,显示出在高型家具普及前,垂足坐方式在上层社会已经比较流行,所用坐具为杌、墩一类形制简约的类型。这与北宋墓葬中比较常见的靠背椅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说明北宋时期高型家具有了快速的发展。一 辽代墓葬中的高型家具

辽代与北宋在时间上平行,其文化上承唐制,但也受到北宋一定的影响。辽代墓葬中的高型家具,可以表现出北宋前及北宋时北方地区家具的主要特点。

内蒙古赤峰宝山辽壁画墓是迄今发现最早的辽代纪年贵族墓,有“天赞二年”(923年)题记[8],壁画中桌椅形象很有特点:桌有两件,一件为火焰牙条四腿方桌,似有束腰,腿膨出,带托泥;一件为火焰牙条案型桌,无托泥。椅子靠背、椅面都为攒框镶板样式,方腿很粗壮,腿上下端带球形装饰,四面设有单直枨。这一壁画中的高型家具表现了长期受外来宗教影响的痕迹,不过桌的形制已经突破了唐代盛行的壸门箱型结构而带有后世高型家具发展的趋向。此证据显示案型结构的逻辑性在北宋前已经较为成熟,这个特点还有辽宁昭乌达地区的辽墓绘画可以借鉴 ,画面中祭祀场景用的桌案都为案型结构,不过其前后两腿之间带有横枨和镂空花的装饰板,与南唐吴越绘画中的案型床榻相比形制要落后一些,还有箱型结构的感觉。

    (3)自19世期中期起,西方家具在家具风格动荡、变革的进程中,发生了许多根本性的变化,开始了对现代家具的探索,从重装饰向重功能转变,从重手工向重机械转变。更重要的是,欧洲的理论家如拉斯金(John Ruskin)、科尔等人提出了"艺术与技术结合"等"工业设计"的思想。


墓葬考古中的古典家具早期遗留

    (4)19世纪初期,欧洲各国都先后完成了工业革命。英国为了向世界炫耀工业革命带来的伟大成就,在19世纪中叶提出举办世界博览会的建议,很快得到了欧洲各国的响应。1851年,世界上第一个国际博览会在伦敦开幕。展览大厅全部采用钢材和玻璃结构,称之为"水晶宫"。

    从19世纪中叶,西方家具开始实现现代化,而中国家具却走向了没落。值得指出的是,尽管从总体上来说中国的家具风格出现了断流,但是在局部仍然有着亮点,如上海一带出现的西式家具作坊如水明昌等,采取"西式中做"的方式大红酸枝皇宫椅三件套,做出了一批很好的西式家具,并且在装饰方面应用了大量的中式纹样。另一个亮点就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上海及周边地区生产的"新式家具",它与二次大战后英国推行的"实用家具体制"有异曲同工之妙。

红木古典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中国家具市场是在改革开放以后才真正面向世界的,消费者也才真正开始了解国际家具的风格和潮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家具业如饥似渴地模仿欧洲家具、美式家具及和式家具是毫不奇怪的。

    但是,当西方现代家具思想以新材料、新设备、新工艺为先锋,裹挟着西方文化滚滚而来,我们得重新审视中国家具的现代设计理论和实践。关于这个问题,有几个基本的考虑:

    (1)中老挝大红酸枝电视柜国现代家具若没有自己民族特色的现代风格,在国际家具市场上将没有位置,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必须具备优秀传统和不断创新这两个特点才能生存发展。

    家具是一种深具文化内涵的产品,它实际上表现了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的消费水准和生活习俗,它的演变实际上也表现了大红酸枝方凳社会、文化及人的心理和行为的认知。改革开放以来,西方文化和东洋文化的大量导入,现代的中国人已开始认同多元的文化,但是中华民族有着几千年的文化积淀,中外文化的交融和冲突更显示出多采、复杂的一面。不管怎样,中国已经把现代化作为走向未来的目标,而多元文化就必然成为我们的选择。多元文化一方面以现代化作为价值导向,另一方面它的具体构建却只能付之于特定的民族形式,这已是为世界历史与现实所证明了的(欧洲与日本的现代化和美国的现代化是不同的,各有其特定的民族形式)。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的文化背景要求中国的现代家具应以中国的民族形式,体现现代化的功能和艺术需求,这也是中华民族的生存和发展状态所决定了的。

    (2)中国的传统家具固然留给我们丰富的遗产,但是不能简单地认为它就可以作为现代风格的民族形式载体。中国现代风格的家具的民族形式载体应该是传统与继承传统的现代中国文化的结合。这就要求:

    一方面,要用现代的科学手段,对中国的传统家具进行专业化、立体化和定量化的深层次研究。只有如此,才能充分揭示出其中所含的设计思想和科学精神,提炼出所谓的"中国式传统因子",用符号学的方法抽提出传统中的造型和装饰的元素;并找出由于当时科技水平及其它限制条件对中国传统家具设计的影响点,在此基础上注入现代因子,拓展设计思想,为中国现代风格家具的开创提供比较明确的、可遵循的理论依据和操作途径。以建筑和服装为例,石库门建筑是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上海建筑,改造后的"新天地",更像是欧洲小城里某个温馨舒适的小广场,与上海人的石库门住宅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但这越南大红酸枝价格才是石库门或者说上海的精髓--在中西融合的基础上加以创新的东西。有服装上也有类似的例子,满清的旗袍竟可以做成如此曲线毕露又含蓄温柔的款式;唐装也能大显风采,特别是在北方童装上更显示其民族的特色。

    另一方面,现代的中华民族在文化形态、生活方式上已与传统有天壤之别,在功能上的需求也大相径庭。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复制优秀的传统家具,而是深悟其道,在家具的品种、造型、功能上演衍、创造。中国的现代风格家具应深具东方的文化神韵,又具备现代生活所需的品种和功能。

红木古典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3)一个成熟的家具风格,必定具有独特性、稳定性和一贯性。独特性就是具有容易辨认的明确的特点;一贯性,就是从整个家具系列到个体家具的造型、立面、局部、细节装饰等都贯彻这个特点,构思完整统一;稳定性,就是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基本特点不变,并且产生一批代表作品。而独特性、稳定性和一贯性的获得,必定有赖于它们和影响它们的主要因素,包括社会的、历史的、思想的、文化的、功能的、技术的、环境的等等基本处于和谐的状态。没有这种基本的和谐状态,风格就不会有一贯性和稳定性。通常在历史过渡时期,这时旧风格已经过时,新风格还不成熟。所以,一种成熟的风格有必然的客观意义,不顾客观条件而主观制造风格,或者抄袭过去的风格,都一一失败了。

    中国的现代家具风格的构建之所以艰难,正是由于中国社会自改革开放以来,处于一个急剧的历史转型期,社会和经济体制的巨大变革,思想观念的抵触和冲突,科学技术的飞速进步,一切都在快速地变化之中,还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培养出成熟的品味或者很难对家具的款式、造型、装饰、材料、功能等形成共识或宽容的认可。因此,我认为在近阶段,我们不必急于建立"风格",而是更实际地把重点放在"样式"(Styling)的开发上,这种"样式"可以称之为"新中式"。例如落地客厅柜,它的基本造型和结构原来是现代西式的,但是在功能上它符合现代中国人对视听、会客的需求的,市场也认同了。如果在其中加入中国造型和装饰的元素,使其大红酸枝沙发价格更富有东方文化的韵味,就可以把它改造为现代中式。严格地区分中式和西式,不能越雷池一步,并没有多大意义。重要的是在潜移默化之中,把东方的文融入其中,使中国的家具有着明显的东方符号。

    中国现代家具风格的构建是需要假以时日的,需要几代人薪尽火传地持续努力,而且还必须在明式大红酸枝沙发社会转型基本完成进入稳定时期才有可能实现。但是,现代人是站着传统与未来桥梁上的人,既背负着过去,又展望着未来。因此,我们现在就应该做起来,而当我们倒下,儿孙们接过我们手中的工作时,会理解我们的光荣与梦想,会感叹我们的奋斗与努力,更会感谢我们为他们铺垫的基石。"子规半夜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我深信,当中国成为世界强国的时候,中国家具业也会以同样灿烂的家具文明为人类做出贡献。


相关话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