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式家具造型迁有着密切的小插屏世俗文化

  • A+

    1、明式家具的造型美

    简练优美的造型与合理的功能是明式家具的重要特征。具体来看,明式家具的风格形成得益于取材、造型、装饰等方面的总体追求,内敛而高贵的风范流露于细节中。有关鉴赏家总结出十六品,其中简练、淳朴、厚拙、凝重、雄伟、圆浑、沉穆、典雅、清新九品大都朴实率真,是明式家具的主要风貌。它的造型美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线条流畅

(7)图谱中所示只以矩形的桌面单线平面来表现,说明《燕几图》之设计者重视理性组合的思考。图谱的简单化表现,表明了设计者对家具制图并不在行,将组合关系作为创意重点完成后,具体的家具形制交给制作工匠考虑和完成。所以,设计者作为文人的身份是肯定的,以理性思维达到家具组合创意是其目的,对家具细部并不需要追究。北宋时期高型家具的形制发展还处在实践、探索、变化的阶段,所以七星燕几的具体形制,受使用者的经济能力和制造者的制作习惯而产生变数,也是完全可能的。

    明式家具确立了以“线脚”为主要形式的造型手法。“线脚”的装饰是种纯装饰,主要用在家具的边抹和脚足上,通过深浅宽窄、舒急紧缓、平扁高低这些席位处理大大增加了家具的柔和感,体现了简洁明快、典雅清俊的艺术风格。同时,明式家具多曲线造型,在视觉上注意形体的收分和线形的流利,优美的曲线结合朴素的直线,一动一静,家具整体也随之灵动起来。

    装饰明快

    为了追求木质美和造型的整体线条感,明式家具以素面为主,外表多不虚饰,常以很小的面积,饰以精细雕镂,点缀装饰在适当的部位,与大块面、大曲率的整体性形成醒目、节制得体的对比,自然显现出成熟的色彩和光泽。

明式红木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2、明式家具造型美的形成

    社会经济方面:海外贸易发展,资本主义萌芽产生

    明代是我国封建社会海外贸易发展,资本主义萌芽产生的时期。

    隆庆年间海禁开放,印度、缅甸和东南亚一带出产的硬木得以不断输入中国。这些木材具有质地坚硬、强度高的特点,因而在制作家具时,可采用较小的构件断面制作精密的榫卯和加工精细的线脚,使得家具在造型艺术和工艺、结构中有不少创新,为明式家具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物质条件。 资本主义萌芽使城乡的经济得到繁荣发展,手工业和商业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扩大了国内、国际市场,还由此而推动了文化思想领域的变革,大红酸枝官帽椅改变了社会时尚。特别是明中叶后,在经济发展和政治变革的呼唤下,文学、艺术、工艺乃至哲学、美学思想均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景观。一大批文人雅士热衷于工艺的研究和家具的审美探求,著书并参与家具的设计,不仅大大增加了家具的需求还兴起了家具陈设和玩赏之风。汉文化中蕴含的文人气质,通过明式家具的造型得到充分的体现,家具形式也呈现艺术化倾向。在苏州、上海、广州等地相继出现了家具制作中心,为明式家具的造型美的实现提供了手段。

明式红木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思想文化方面:儒、道、市井文化的融合

    与明式家具的造型美关系最为密切的因素是文人思想中表现出来的儒、道美学思想的发展及二者与世俗文化的结合。

    明式家具造型关与儒家思想有关

    儒学是中华文化的主干,在明式家具设计的过程中深深地留下了儒学的烙印。

    ①“玉”的人格和“孝第”的道德

《燕几图》文图呼应,说明社会发展已经到了文人充分参与社会文化创造的阶段,不仅在社会上层领域追求建树,在普通的造物领域也积极参与,并将理性思考、逻辑思维运用于其中。图谱中的形制描述,展现了一个高型家具普及期的使用情景:首先,“几”已经从传统低坐时“坐必设几,所以依凭之具。非尊者不设。”[2]发展成为文人宾朋宴衎、展经博古、赋诗斗茶、娱乐俗趣都可使用的多功能家具,“几”的礼仪象征意味虽存但已经淡薄许多。其次,此七星燕几采用唐“燕几”之名,是源于“视夫宾朋多寡、杯盘丰约”11的宴乐目的,与唐“燕几”用法接近,不过其包含的文人雅趣和变通内涵,使七星燕几的功用远远比宴饮要丰富得多。而且,七星燕几明显是要与带脚踏的椅凳类家具合用的,表现出北宋末南宋初高型家具普及和快速发展时期的特征。


    儒家美学尚玉。荀子把玉看作是君子高尚品德的象征,他说“天玉,君子比德焉”把玉的自然属性与君子人格并列起来。用紫檀、黄花梨等硬木所制作的明式家具在质地、光泽、造型上都给人以玉的感觉:温润、坚钢、无瑕。明式家具中的玫瑰椅即是“玉”概念“文&rdq老挝大红酸枝电视柜uo;、“质”的同意。“玫瑰”古代指宝石、美玉,在玫瑰椅上,玉的君子品质,不但体现在外在华润的材质上,同时也体现在其椅背一反常规低矮造型所传达出的中庸、含蓄的本质上,体现了儒家“文质彬彬”的审美理想。

    “孝弟”是孔儒学说最高理论范畴“仁”的根本。屏风的风格体现了奉上蔽下的孝弟德行,同时也兼具正直、卑谦等优秀的君子人格。明人重视屏风,以寄托对传统儒家人格美的崇尚精神。在明代,屏风的形制有了更丰富的变化,甚至出现了可以放在桌上供欣赏的小插屏。它不仅被当作普通用品,而且被赋予特定的人格,成为儒家道德伦理的载体。

    ②“经世致用”的实学

    明式家具的发展与明中叶以来的儒学变迁有着密切的关系。东林学派在思想、文化领域倡导经世致用的实学,儒家思想从宋明理学重新归入积极入世的使用轨道。科学的精神促进了工具的快速发展,直接造就了明式家具圆熟精绝的榫卯结构,是明式家具坚固耐用的保证。

    明式家具的大红酸枝龙椅审美功能与使用功能紧密相连,它的使用性体现在追求合理的造型和结构,尺寸比例恰当,从而给人以“体舒神怡”的使用美感,具有高度民主的科学性和顽强的生命力。明式家具独特的实用除了体现在尺度的科学运用上,还体现在家具微妙细节的处理上。它的线脚通常是做装饰用的,但桌面边大红酸枝床缘上做出的高于面心的一道“拦水线”却以使用为主,用以防止汤水流下桌沿。另外,翘头案面板两端上翘的造型不但使线形挺拔、美观,更有助于拦住堆积的卷轴往两端滚落。这种细节处理显然来自文人、工匠对日常生活的周到关注。儒家思想对现实、人生的关怀,得以充分体现。

明式红木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明式家具造型美与道家思想的关系

    在动荡不安的社会中失意文人把兴趣和激情转移到对园林和玩器的欣赏上来。传大红酸枝大床价格统主流文化遇到了挑战,与儒家文化思想处于对立互补地位的道家思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明式家具的发展。园林文化是主“退”的,是从剑拔弩张的世俗竞争中退入“虚”“静”的境界,具有“道”的品格。这种审美趣味促进了作为室内陈设重要组成部分的家具的发展。道家尚无为,尚自然,反映在明式家具上就是装饰的简、线形的曲与材质的天然。

    ①装饰的简

    简,是一种饰极返素、趋达本性之真的审美境界。明式家具见解特征的思想底蕴乃是以适当的繁衬托大面积的简,使明式家具体现出一种端庄、隽永的美态。以“朴素”为境界,是普遍可传达、可欣赏的。

    ②线形的曲

《燕几图》图谱具有活跃、创新的性格,同时又表现出很强的理性特点,可以推测古典家具形成之前家具实践的核心问题集中于对功能的研究。这对于“古典”的诞生是重要的预示,也是古典家具以文人审美为核心的部分来源。《燕几图》展现的生活以高型家具为依托,是时代风尚所至。七星燕几的尺寸与后世常见的桌案相当,大者长度超过2 m,又形成如此量大成套的规矩,可见高型家具的形制已经具备相当的积淀。与《燕几图》这一文人设计家具相类的还有《格古要论》中曹明仲设计的琴桌,《考槃馀事》中屠隆设计的多款轻便的郊游家具如叠桌、叠几、衣匣和提盒,《遵生八笺》中高濂设计的二宜床与欹床,《闲情偶寄》中李渔设计的凉杌和暖椅等。

    合度的曲线是明式家具的特征之一,这与道的崇尚阴柔相关。《老子•七十六章》写道:“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柔”是生命之初的外象,富有无限的潜力,是万物活跃、自由的预备状态。明式家具多以精炼、流畅的曲线造型,在曲线的运用上有着明显的古典美的痕迹,观感和触感都特别柔和,极具回转灵动的生命气韵。

    明式家具造型美与市井文化的关系

    当时,明朝正经历着市井文化繁荣时期,明式家具与市井文化形成了有效的融洽。

    明代士大夫们对“真我”、“本色”的追求还反映在他们注意寻求生活的乐趣,与较多的社会阶层相关联,更自由地推广自己的主观世界。这种影响在家具上表现为装饰纹样的文人化与世俗化并存。

    明式家具纹饰多取材于动植物和日用器物题材,主要母题是掺入精神寄托,富含吉祥意象的各种传统图案。大多是石榴、葫芦、牡丹、桃、灵芝、龙、螭、风、喜鹊、蝙蝠、鹿、鱼等。也有比较雅逸超脱,追求文人雅士的高远意境的云头、莲花、扇和“岁寒三友”等。这些装饰纹样衬托家具的脱俗造型只管地显现出儒、道思想和市井融洽并存,是艺术表现世俗大红酸枝皇宫圈椅化的倾向。明式家具的美学思路通过对生活的追求和对品赏趣味的重新审视得到了提炼和表现,并获得了亲切近人的独特魅力。

    明式家具在特定的社会基础上,融合了深刻的文化根源,形成其独特的造型美。传统的儒、道思想受到明代剧烈的思想变革运动和生动的市井生活的影响变得更富于生机和兼容性。明式家具同时寄托了儒家思想中关于君子人格与尽善尽美的美好理想和道家思想中的率直情怀以及人们安享世俗生活的愿望,将功能与审美完美结合起来。其颇具个性的洗练之风可以被称作现代设计艺术的先声。对我们现代中式家具的发展有很大的启发和借鉴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