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式家具装饰有力而含蓄详细的追索风格

  • A+

    明清两代的家具是中国古家具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也是中国家具的精髓所在,两者虽然都是精华,但风格各不相同。清代家具是在明代家具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在期间出现了另外一种现象,就是清代制作的明式家具具有明显的清代家具装饰形式风格。因此,对这类家具的研究可以使我们对明清家具的发展和演变有更为深刻的认识。

    具有清式家具装饰风格的明式家具,处于明式家具发展到清式家具的过渡阶段。这类家具的特点是,从整体和结构上看,是属于明式家具,但有的部件或某些局部装饰是“清式”风格。

早期古典家具的研究中,宋代文献中流传至今的家具专著《燕几图》特别值得重视。笔者手上这本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4年3月第一版的《重刊 燕几图·蝶几谱·附匡几图》是将营造学社癸酉年冬天(1934年初)刊印的《存素堂校写几谱三种》进行了重刊。卷首朱启钤先生的《教刊记》,对图谱的身世渊源进行了详细的追索和介绍。《燕几图》记载的家具形制特点,对“古风”到“古典”的转型过程很有参考价值,本书对它再进行一些深入探讨。

    泰国大红酸枝方桌

    清式家具中很典型的一种装饰手法,也是被用的最多的一种构件,被称为“攒拐子”。“攒拐子”标志了此桌子是一件已有清式家具装饰特点的明式家具,只是因桌子的腿足仍为内翻马蹄足。虽然兜转方式和角度已与明代的内翻马蹄足有了差异,但还可以称为“明式家具”。如若桌子腿足改成长方或正方的回纹式马蹄足,尽管它是由黄花梨木制成并有一些明式家具的特点,也不应再称其为明式家具,而是一件地地道道的清式家具,因为清式家具的腿部多用直角回纹马蹄,可以说这是清式家具的一个标志。

清式方桌-中国古典家具网

    罗汉床

    罗汉床是指左右和后面装有围栏但不带床架的一种床。围栏多用小木做榫攒接而成,也有用3块整板做成。罗汉床有大小之分,大的罗汉床可供坐卧。古人一般都把它陈设于厅堂待客,中间放置一几,两边铺设座垫,典雅气派,形态庄重,是厅堂中十分讲究的家具。自唐至五代《韩熙载夜宴图》以来,通览历朝历代的绘画作品,频频可以见到古人以榻或罗汉床为中心待客的场面。明代以后,特别是在清代,这种礼仪已成定式。因此,罗汉床由朴素向华丽发展,逐步强调自身的装饰。

    明代的罗汉床有束腰和无束腰两种形式,有束腰多为鼓腿彭牙大挖内翻马蹄,无束腰则为直腿式。罗汉床的差别主要表现在围子的做法上,最简捷朴质的只有三块光素的整板,正中一块稍高,或有的整板加一些浮雕花纹;另一种是围子四周有边框,中部用短材攒接出各种各样的花纹。明代的罗汉床围子多为3屏,往往是独板式由短材用攒接的工艺拼成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并且很少有镶大理石的。

《燕几图》流传时间很长,所以在版本和作者问题上存在一些疑问。根据营造学社1934年重刊时的追溯,《燕几图》传世有两个版本。一为“李氏”《说郛》本,是坊间最通行的版本;另一为《欣赏编》内收存的版本,《欣赏编》有民国时期国立北平图书馆藏“沈润卿”本和故宫图书馆藏“茅一相”本。《说郛》一书为元末明初类书,收录了自上古到中古很多平时难见和散失的笔记资料,所谓“取经史传记,下迨百氏杂说之书千余家,纂成一百卷,凡数万条。”[1]它是一部杂糅的百科全书式古籍。而《欣赏编》的版本溯源则可以达到更早,相关的传抄者至宋末元初。现根据朱启钤先生的《教刊记》作《燕几图》的版本传承如下(图3-1):

    明清罗汉床的制作有许多区别,大理石做围子是明代家具中不曾见的,其次是围子装石的形式也与清代施工手法大异其趣。清代工匠往往先用芯板夹住大理石,再装入框架中,而明式做工往往直接将石装入框架,有时由于石板不平,框架打槽也随形弯曲,凡此类施工手法,年代一般较早。从床腿亦可区分出明作还是清作,明式鼓腿彭牙与清式的大挖缺做工区别完全在于对罗汉床腿的理解,是有力而含蓄,还是有力而夸张。总体上,明式罗汉床鼓腿彭牙腿足,给人有力度但十分含蓄,清式罗汉床的大挖缺腿足,在力度上多了活泼,显得夸张了一些。

   大红木酸枝 架格

    架格对于研究明清家具的演变也颇具价值。明代的架格以规矩、简洁、文雅为主要设计思想,在结构上一般仅分为2至3层,每个隔层或空厂或安券口,以及每层格子的分割也是等分的。并且整个架格为框架式结构,左右两侧均无旁板只有背板,因此十分明亮,所以明代架格也被称为“亮格”。

    到了清代,这种架格转变成为多宝格,多宝格是用横竖板将空间分割成若干高低长短不等,大小有别的格子。就每个单元格而言,体积要比明代的“亮格”小了许多,但就整件家具而言,其体积是“亮格”的好几倍。顾名思义,这种变化的产生是为了用来摆放文玩器皿的。

    从这种家具的功能和其本身的形式上看,都是富有装饰效果的清式风格。同时,从多宝格上,我们又看到了清式家具装饰的惯用手法,用"拐子"作为多宝格的圈口。所以,有人也把多宝格看作清式家具的代表。

    树根家具

    明代和清代在树根家具的制作上也存在不同的制作大红酸枝特点方法。明代的树根家具,讲究利用天然树根自然形成的造型,不加修整或稍加修整,提倡天然形成为上品,因此颇具自然情趣,深得人们喜爱。由于自然形成,所以某些大尺寸家具是绝对制作不出来的,例如不可能有架子床、柜子等大型家具。可以说,明代的树根家具是在其自然形式的基础上来表达设计者的用越南大红酸枝价格行情意,而清代的树根家具则是借助树根材料来表达设计者的思想。

    清式的树根家具严格地来说应称为“用树根为原料制作的家具”,就像木制家具一样,树根家具有榫卯,有栽梢,甚至用特殊的腻子来弥补部件上造型的不足,或与其他材料一起制作,例如与木料一起混用。这样,各种类型的家具明式大红酸枝沙发都可以以树根的形式出现。清式树根家具的这种做法扩大了树根家具的品种,但失去了自然的情趣,因而无法与明代的真树根家具相提并论。

    我们仅仅通过以上几件家具的对比,不可能全面而准确地把清式家具的起源等问题说清楚,但可以证明清式家具风格在康熙晚期已基本形成,与明式家具相比,在风格上有本质的不同。明式家具求意,清式家具重于形式,特点是求创新,富于变化,装饰性强,风格为整体粗犷但讲究细部装饰。清式家具虽与明式家具风格截然不同,但是在明式家具的基础之上发展起来的,并非是完全独立的创新。因大红酸枝明式沙发此,即使是典型的清式家具与明式家具也有着渊源的关系与传承。


正如朱启钤先生所述,图谱“均见四库存目中。当时馆中屏而不收,盖以其艺事小道,不足称也。”[2]可知民国时期对前代文献的继承多有删减,加上自清末中国格局的混乱颠错,所以造成后代可以依据的图谱版本十分有限。不过仅就现有的证据来看,《燕几图》的作者虽然存有疑问,但在历代的流传基本还是承接有序的。现在能追溯的可信传承是自元末陈叔方始,后先由沈津(字润卿)于正德六年(1511年)将《燕几图》收于《欣赏篇》庚集,又由茅一相于万历年间受沈刊《欣赏篇》影响而作《续欣赏篇》分甲、乙十集,依旧保留《欣赏篇》的内容。图谱在文人间的流传,不仅说明“燕几”作为文人原创的事物,其包含的文化内涵被后世文人所珍惜,而且显示了文人作为文化创造主体和继承主体的主动性得以发挥的社会特征。家具一般被认为仅是匠人造物,但宋代三百多年的发展,明确地使文人阶层成长为对社会进步最具有主动性和责任感的阶层,其传承和发展文化的意愿很强,因此产生了生活中的文人设计和“格物致知”的研究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