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式家具装饰形式饰于以玲珑剔透

  • A+

    宁波,地处浙东,古属越国。自7000年前的河姆渡时代起,宁波的工艺美术曾走过了辉煌的历史。一直到明清时期,宁波的朱金木雕、泥金彩漆、金银彩绣以及砖雕、黄杨木雕、竹雕、牙雕(即现在老一辈人说的“三金四雕”)等传统工艺已趋成熟;用于雕刻、镶嵌上的装饰纹样经长期的发展与演进,已形成独特的地域风格。宁波的家具工匠将这些传统工巧艺术用于家具上,丰富了家具的装饰艺术,并使宁式家具的装饰纹样呈现出更为丰富的形式。

    宁式家具上的装饰纹样,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图案优美,充满着生活情趣。在题材上,人物故事、戏曲片断、生活风俗、历史典故、山水风景、花鸟静物、猛禽走兽、盘龙飞凤,无所不包;在手法上,有写意的、写实的,有抽象的、具象的,还常用东方人特有的含蓄、谐音、假托和转喻等曲折的手法,组成具有一定吉利寓意的纹样,或者以写实、半写实、半抽象的手法描绘自然界各种花草鸟兽、建筑物、戏曲人物、神话故事以及反映社会生活的题材纹样,以此表达人们的审美思想、生活情趣及社会文化。另外,工匠们还总结和借鉴其他工艺上的纹样,如宁波传统的漆器纹样、瓷器纹样、木雕、砖雕、石雕上的纹样等,将其应用到家具的装饰纹样中,更大红酸枝老料加丰富了题材来源。总体来说,宁式家具的装饰纹样讲究构图疏密匀称,画面饱满,古朴典雅,色彩上对比和谐,家具造型、功能和纹样密切协调,形成了独特的地方艺术风格。

宁式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宁式家具装饰纹样的分类

    由于家具装饰纹样题材浩繁,分类方法多种多样。宁式家具的装饰纹样,按断代分,大致以清道光为界,清道光前多为临摹当时书画作品的“丹青体”,道光后多为体现民间装饰性绘画的“古体”;按装饰手法分,可分为雕刻装饰纹样、骨嵌装饰纹样、彩漆装饰纹样,其中雕刻纹样又可细分为浅浮雕纹样、透雕纹样圆雕纹样等;按装饰纹样的提炼手法,可分为写实纹样、半写实纹样、写意纹样等;按照装饰纹样的题材来分,宁式家具的装饰题材主要有四种:一、人物造事、戏曲片断、生活风俗、历史典故;二、山水风景、四时景色、西湖十景;三、花鸟静物、博古走兽、桃李佛手、盘龙飞凤、松梅兰菊等吉祥寓意之物;四、回纹、万字纹、葡萄、香草、洋花、暗八仙等装饰纹样。

    综合以上的分类方法,可将宁式家具的装饰纹样分为三大类:

    1、 具象的风景和人物纹样

    这类纹样以自然界各种花草树木、山水风景以及戏剧人物、神话故事、风土人情为题材。

    风景纹样中有梅、兰、竹、菊、等为题材的花草小景,也有以亭台楼阁、树木流水、西湖十景等为题材的风景纹样。风景纹样有独立构图的,也有与人物纹样相结合,构成具有情节性的风景人物图案。这种具有情节性的图案包括戏曲故事、神话故事、历史典故以及生活风俗。这些装饰纹样构成宁式家具装饰纹样中最有特色的部分。

    清末宁波的著名木雕艺人徐筱照,最擅长“京班体”,即以京剧中的人物故事为题材,他能把八面相,小至寸余,大至数尺的人物雕刻得无所不精。典型的人物纹样有“渔樵耕读”、“八仙人物”、“百子游戏图”,以及以《三国演义》、《封神榜》、《岳传》等戏剧故情节来构成画面大红酸枝家具价格。所表现的常常是最为百姓喜闻乐见的剧目和人物,如“桃园结义”、“岳母刺字”、“姜太公钓鱼”等。

宁式家具上的纹饰-中国古典家具网

    2、 半抽象或具象的吉祥纹样

    这类纹样包括具象的花草动物的吉祥纹样、超自然的祥禽瑞兽以及自然物演变成的半抽象纹样,一般都具有“图必有意,意必纹祥”的特点。

    花草动物的吉祥纹样,主要有代表“福”的蝙蝠纹、代表“禄”的梅花鹿纹、代表“延年”的松鹤纹、代表“寿”的蟠桃纹、代表“富贵”的牡丹纹、代表“多子”的葡萄纹等。这些纹样,有的以单体构图,以浮雕、圆雕、镶嵌的装饰手法饰于床的挂面、椅背、橱门等处,通常雕刻细致,栩栩如生;还有的与其它的图案结合,如蝙蝠纹与寿字纹或蟠桃纹组成“五蝠捧寿”,葡萄纹与松鼠组成“松鼠抢葡萄”等,这些都是宁式家具装饰的重要题材。

    吉祥动物还括以龙、凤、麒麟为代表的超自然神兽。龙的造型,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出现,后来历代将龙作为神武和吉祥的象征,民间认为龙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来源。与此对应的凤纹也是吉祥的象征,相传凤为群鸟之长,是羽虫中最美者,宁式家具龙凤纹多以抽象或半抽象的形式出现,如螭龙纹、云龙纹等。

    还有一种是以自然物演变而来的半抽象纹样,典型的有云纹、如意纹。云纹是一种常用的装饰纹样,通常是由卷曲线条组成的对称图案,寓意着升天和如意。云纹线条流畅,可组成灵活多变的图案,常以浮雕、线雕的形式点缀于椅背、椅腿、扶手等处。如意纹也是常见的装饰纹样之一,如意原指一种器物,梵语阿那律,柄端作手指形,用以搔痒,可人如意。按如意形作成的半抽象如意纹样,借喻“称心”、“如意”。除了着两种纹样,其他的半抽象纹样还有象征“平安”的宝瓶纹、灵芝纹等。

宁式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3、 抽象的几何纹样

    几何纹指用点、线、面等基本几何要素组成规则或不规则的几何纹样,作为家具的装饰图案,其中也包括文字图案。除了文字图案以单体出现外,其它的几何纹常常以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的形式出现。宁式家具中典型的几何纹有点纹、直线纹、万字纹、回纹、冰裂纹、由曲折的直线构成的“一根藤”纹,以及花草抽象而成的几何纹。

    点纹、直线纹和回纹等通常以浮雕、线雕的形式呈带状出现于家具的牙口、券口、束腰等处。回纹作为传统寓意纹样,是由陶器和青铜器上的雷纹衍化而来的几何纹样,民间称之为“富贵不断头”。回纹可独立饰于家具部件的边沿,或成为其他图案的边饰,具有整齐划一而丰富的效果。

    万字纹、冰裂纹等常以透雕和榫接的形式饰于床的围栏、椅背、透空的橱门以及茶几或桌的下搁板处,这些纹饰既满足了特定的家具部件需要“透空”的功能,又极大地丰富了家具的形体和装饰效果。

    “一根藤”纹是宁式家具中最有特色的一种装饰纹样。其作法是:取数以百计的小工段,长的数寸,短的半寸,每一小木段前段制成榫头,后端起槽作卯,榫卯相接,组成曲尺形,或大或小,任左任右,迂回盘旋,组成连绵不断的“一根藤”纹,“一根藤”纹,常见于床的挂面、椅背或家具的牙子处,有的整把椅子都饰以“一根藤”纹,给人以玲珑剔透、浑然天成的感觉。

    文字图案也是一种重要的装饰纹样。文,即“纹”,中国的文字本身就具有图案化、几何化的特性。宁式家具中常见的文字纹有“团寿”纹、“长寿”纹、“福字”纹、“禄字”纹等,这些纹饰常以浮雕、线雕的形式出现于椅背正中,或者以透雕的形式装饰于床的挂面、橱门等处。其典型代表是宁式家具中的“文字椅”,椅背正中以线雕的形式以文字,古朴典雅,意味深长。

    宁式家具装饰纹样的结构与布局特点

由此章的讨论我们可以看到,宋代家具蕴含的各种逻辑关系,在宋代之前就已经出现。主要有两大逻辑关系——本土原生家具逻辑和“坐具革命”期文化混融衍生的新逻辑。这两种逻辑体系在后世的家具发展中长期保持其自身语言搭配的固定关联,这种现象在世界家具发展史上也是具有十分独特的性质的。汉文化对造物合理性的热切追求,将不断表现在将大木作结构逻辑运用于高型家具形制、构造的探索上。

参考文献

[1]李浈.中国传统建筑木作工具[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2004:25.

古典家具开拓期

图2-24 起居方式的变化顺序

今天来看,大多人都会认为“椅子已经成为中国古代家具的象征”[14]。但是这种象征地位的获得,却是经历了上千年的演化过程的:从低坐向高坐,从跪坐到垂足坐,从单一起居中心到双起居中心。“坐具革命”最关键的产生原因,一方面来自外来宗教风俗的影响,另一方面来自社会生产力进步对高效生活的要求。产生的最本质的变化则是观念形态的变革。“垂足坐的习俗,像一股飓风,对传统席地而坐的习俗产生了巨大的冲击”[14],但冲击的过程,比我们想象的要柔和,历史上鲜有因坐式不合礼仪而受罪的记载,不过有唐宋文人对垂足坐现象讥诮的描述。趺坐作为跪坐与垂足坐之间的过渡,对中国人改变传统礼仪认识和思想观念是极为重要的。

    1、 宁式家具装饰纹样的结构

    宁式家具装饰纹样的结构大致可分为单独纹样、组合纹样、适合纹样、二方连续纹样和四方连续纹样。

    单独纹样,即一种与四周无关联,独立、完整的纹样,如花卉小景、人物纹样等,都是单独纹样的一种。

    组合纹样,即将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单独纹样组合而成的纹样,如一幅由山、水、花卉、人物组成的风景人物图案等,这种装饰纹样在宁式家具中占很大一部分。

    适合纹样,即将一种纹样或几种纹样适当组织在某一特定的形状(如圆形、方形、菱形、多角形等)范围之内,使之适合于某种装饰的要求。

    二方连续,也叫“带状图案”,是一个纹样单位能向最左右或上下连续成一条带状的图案。通常多作为边饰装饰于家具部位的边沿,如回纹就是典型的二方连续图案。

    四方连续,是一个纹样单位能向四周重复地连续和延伸扩展的图案,如常用于床围的透雕万字纹大红酸枝罗汉床价格等。二方连续和四方连续的结构多用于几何纹样。

    2、 宁式家具装饰纹样的布局

    在宁式家具中,以骨嵌装饰纹样的布局最具特色。骨嵌是宁式家具中最常用的装饰手法之一,骨嵌装饰纹样的布局有着鲜明的地域特点。由于宁波临海,盛产各种鱼胶、牛骨、贝壳,这些材料决定了大红酸枝明式沙发骨嵌的艺术特点,洁白的牛骨和闪烁着自然色彩的螺钿镶嵌在色泽深沉的红木上,高雅古朴。据《鄞县县志》记载:“宁波骨木镶嵌图案古拙,几同汉画,手工精绝,奏刀工致,尚不落伍。”

    骨嵌的纹样通常由工匠自己设计,在布局上体现了以下几个特点:

    (1)因材料的特点,骨嵌纹样布局需疏密均匀。由于洁白的牛骨和深沉的硬木之间的强烈色彩反差,如果布局不匀在视觉上易造成不均衡之感。

    (2)画面的整体布局采用散点透视法。人物通常采用平视法,花鸟、动物、风景采用俯视法,这种构图方法具有汉代壁画的风韵。

    (3)布局上不强调近大远小的规律,不强调风景与人、大红酸枝屏风物与人之间的比例关系。在骨嵌构图中,人可以大于建,花鸟可以大于山石。

&大红酸枝花几nbsp;   (4)景物布局随意性大,在视觉美的前提下,各种景物可以象积木一样任意组合。各个景物之间,如小桥、人物、房屋、山石、树木这之间以互不叠挡为原则。

    总之,以镶嵌的大小块面和线条组成的骨嵌图案,充分利用“动与静”、“柔与刚”、“冷与暖”、“粗与细”、“大与小”等对比手法,呈现感人的艺术效果。

从家具在社会习俗中的角色来看可以将中国历史上的家具分为这样几个时期:礼制家具时期、生活家具时期、商品家具时期。而“坐具革命”是发生在礼制家具时期向生活家具时期转型的过程中。从家具的使用来说,家具是从单件多功能、组合多功能向配套、功能固定逐渐发展的,这个发展过程与建筑的平面布局也极为相关。汉代是我国封建社会早期的盛世,“这一时期……其室内建筑的功能具有相对明确的分工,家具的陈设格局也形成了相对较为固定的模式。” 复杂的住宅建筑主要有卧室、厅、堂屋、厨房、库房等几种房间类型,简单的就以卧室、厨房为主要类型。汉代的住宅建筑明器、墓室壁画和画像石上,表现出卧室是居住生活中最主要的房间。多数家庭的卧室除了用于睡眠,还兼作起居室,床榻的使用表现出多功能性。而唐代建筑的大发展,使建筑空间功能逐渐越分越细,具有多重功能的榻几乎在每个空间都会设置,量的增加是先一步的,逐渐变为家具的位置、功能越来越固定。

    中国传统家具的纹饰文化博大精深,宁式家具的纹饰文化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体现出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不容忽视。期待能引起更多专家的关注,为探索传统地方家具纹饰在现代家具中的应用作理论上的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