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居家具的稳定性家具装饰图案用榧木制作

  • A+

    希冀子孙繁衍生息——生殖观念的象征

    远古的人们从自然的性意识发展为性崇拜和生殖崇拜,在本质上,是为了祈祷繁殖与丰收。《礼记•礼运》曰:“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生殖崇拜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重要的影响,道家的思想源于远古的女性崇拜,《老子》:“玄吡之门,是谓天地根。”而儒家哲学原则源于男性生殖崇拜,孟子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中国传统哲学的阴阳二元论和太极一元论也是生殖崇拜文化。

    随着生活体验的积累,性感知超越了原始的粗俗观念,向广义、多元的方向发展,导致性象形物、符号、象征物的产生。进入封建社会以后,中国体现生殖崇拜的装饰纹样被纳入以儒家思想为代表的伦理道德体系,天道与人道合一,生理与心理换位,伦理性、文化性、审美性得到加强,体现了中国生殖性纹样独特的观念和风格。

    首先,将性欲移位为“爱”,另外,将生殖移位为“孝”,从而使生儿育女的一般生殖现象上升到社会道德的高度。爱情、婚姻关系是社会秩序的保证,子孙兴旺是家族昌盛的标志,人丁兴旺,世代绵延通常成为家庭生活幸福的标志,家具装饰图案纹样中多用石榴、葫芦象征多子。作为一种载体,装饰纹样兼容了性与美,其审美意义也就是多方面的。从内容上看,更具人情味。凤戏牡丹、鸳鸯荷花等再没有原始的粗俗和直率。从形式上看,更具有典雅性。如凤凰鸡,借完美的形式和祥瑞的含义来象征未来的幸福。纹样中的并蒂莲、连理枝等象征两情的难分难解,在形象上,则充分体现了高雅、优美的特色。从色彩上看,更具吉庆感。常见性纹样的代表色——红色。中国民俗婚礼仪式习惯使用大红色,有意无意地暗示着性的本质。民居家具中最典型的就是婚床,以红色为主,颜色鲜艳,床围四周刻有各种各样的图案:麒麟送子象征早生贵子,葫芦图案象征子嗣昌盛。

    满顶床是皖南传统床具。因为床顶、床后和床头均用木板围成,故称“满顶床”。床柱多用榧木制作,因为榧数年之花果同树而生,象征“四代同堂”和“五世昌盛”。床板常用7块,寓“五男二女”之意。床的正面,雕饰较为讲究,左右两侧一般雕饰为“丹凤朝阳”,上牙板雕为“双龙戏珠”。床周兰板一般均雕有“碟恋花”、“凤凰戏牡丹”、“松鼠与葡萄”、大红酸枝边柜“鸳鸯戏水”等精美图案。

    莲与鸟:“莲”喻女性,“鸟”喻男性。这样的纹样有:鹭鸶闹莲、鹭鸶探莲、鹭鸶卧莲、双鸟闹莲等,与“鱼戏莲”同义,将“鱼钻莲”和“莲生子”组合在一幅画面,如“鱼钻莲,莲生子”。另外还有许多这类组合纹样如娃娃鱼、娃娃抱鱼等。这些都是民间以生殖大红酸枝罗汉床价格崇拜为主题的艺术表现形式,十分巧妙地将物与物结合,其象征意义也显而易见。

皖南古民居中的家具-中国古典家具网

    祈吉避害——生存观念的象征

    中国象征文化所隐含的象征意蕴丰富多彩,但其所指涉的对象都与人类心灵中趋吉避害的生存意识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求福求喜求吉祥,是我们中华民族一种普遍的心理诉求,也是质朴的文化生态。这种心理沿袭了图腾和宗教崇拜,与自然物结合以寄托情怀和慰藉。求吉心理即尊重别人,又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表现为利地他性,是一种共谐关系。吉祥题材在民间造物中一用几百年,有着惊人的稳定性。

    在民居家具中,象征祈求幸福平安吉利意义的装饰题材有以下几种:龙凤题材、花卉题材、几何纹题材、神话故事题材和其他吉祥图案。这些题材作为一种象征符号与它所蕴含水的象征意义之间有多种连接方式,本文就从谐音、形式和功能三个方面来探讨其象征表达意义。


“古风”文化对“坐”的关注,使家具中“坐具”的改变成为首要的关键点。“坐具”的革命始于壸门床榻,这也是家具向高型发展的起点。壸门结构非常牢固,对于刚刚萌发的高型家具(特别是大型的高型家具)而言,这种结构是经过检验、值得信任的方式,所以得到普遍使用。榻由汉代的四面平矮榻发展到板足支撑的壸门高榻,牙条也从平状变为锯齿状再到壸门状,然后采用单人榻结构的重复来实现家具的高大化,就形成了壸门大型家具。作为能胜任床榻功能的牢固形式,壸门箱型结构自产生后延续了很长时间,也成为家具向“高型”发展过程中影响最大的形式语言。

    (1) 谐音象征

    汉语的同音字很多,这为通过谐音的途径造就吉祥物,以各种活动象征吉祥祝福意义创造了方便条件。如鹿(禄)、蝙蝠(福)、花瓶(平安)、鱼(余)、莲(连)、笙(升)、峰猴(封侯),以福、禄、寿三星象征福、禄 寿,以蝙蝠象征“福”,鹿象征“禄”,并以仙鹤、寿桃象征长“长寿”;“红枣”与“荔枝”组合,谐指“早利”,即“早早得利”,这些题材在民居家具的装饰上非常普遍几乎无处不谐喻。

    如意,系指一种器物,柄端作手指形,可如老挝大红酸枝餐桌人意,随佛教从印度传入我国(梵语“阿那律”之意)。民间按如意形做成如意纹样,谐喻“称心如意”。在图案造型上如意的端头多为心形、灵芝形、云形,把如意如花瓶组合象征平安中山大红酸枝如意是皖南民居家具部件装饰中最常见的手法,多见于椅背和床的围板。(图6)

    (2) 形式象征

    形式象征指人们根据特定事物在外形、属性、特点方面显现出来的特征,与自期望获得的健康幸福平安进行类比推理,来建立象征连接,使之产生期望中的结果。例如:龟兽象征长寿,大红酸枝长方形餐桌鸳鸯、双飞燕象征恩爱,牡丹象征富丽华贵、石榴象征多子,浮萍象征淡泊,岁寒三友象征高洁不屈,这都属于人们利用象征思维来进行类比联想的结果。古人诗句“年瑞人欢花解语,春融蝶舞鸟知音”,故在装饰中蝴蝶也被用来象征春光美景。

    符号的象征性不仅在形式上使人产生视觉联想,更为重要的是它在思维上蕴涵象征的意义,能唤起人们的联想,进而产生移情达到情感的共呜。在民居家具中最常见的是一些连续性几何图案,有:回纹、“卍”字寓意吉祥、与其它吉祥物组合成“万年如意”、“万代长春”等吉祥图案,象征幸福永存。龟背纹象征长寿,盘长喻意福寿绵长。

前文已经说明了佛教在“坐具革命”过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这种影响的深度,在家具束腰与须弥座的关系上表现得淋漓尽致。王世襄先生著文《家具名辞“束腰”和“托腮”小释》来说明佛教的须弥座对中国家具束腰的深刻影响,他对“托腮”名称是由“迭涩”而来也进行了详细的证明[13],明确了家具的束腰结构与须弥座从总体到细部上都密切关联。笔者在前文谈到,南北朝时期须弥座与高床榻结合的形象是束腰家具的前身。这种原本奇怪的形象,随着中外文化的融合被发展成后世重要的“束腰”类家具,无疑是“坐具革命”过程中最富戏剧性的历史选择了。

    (3) 功能象征

    功能象征在民居家具中最常见的是驱邪禳灾的象征意义。象征驱邪禳灾内容一般是仙界和佛国人物、动物,如蟠桃盛会、麻姑献寿等,床的栏杆上雕有玉兔,兔子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与月中嫦娥相伴,为仙界动物,有吉祥之意。有以暗八仙和佛八宝为题材,这些祥瑞图案象征着对全家安康吉利的保佑。在民居的靠背椅中出现较多暗八仙的雕刻图案。

    民居的客厅中央都有一张可开可合的圆桌(图7),当其合并时,称为“团圆桌”,当其分开时,称为“半月桌”。古时徽商经常出门在外,若其男性朋友来访,见到“半月桌”得知男主人不在家,由于古代讲究“男女授受不亲”,他们就离开了,若见到的是“团圆桌”就意味着男主人已归,可以入书室拜访,故这种圆桌因其功能上的象征意义被称为“最早的信息工具”。

    象征主义是一个大题目,其内容丰富多彩,涉及面十分广泛,中国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民居建筑与宫廷建筑艺术是我国传统建筑中两个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宫廷建筑影响民间建筑,并从民间建筑中汲取丰富的营养,才使自己不致僵化,才能保持其青春和生命力。作为一种文化形态,皖南民居家具其物质实体被赋予了“文化”的意味,并通过图像的、空间的、环境的、序列的方式表达了人们的需求、价值与情感。

    传统设计语言的意义在于启迪和发展现代思维。研究皖南民居家具艺术的象征主义有助于理解传统亿间家具艺术,并深刻理解家具装饰对表达文化所起的重要作用,从中汲取有益营养,融古今文化于现代家大红酸枝桌茶具设计中。